【新冠肺炎·国际舆论】指责与质疑齐飞 中国该如何应对

撰写:
撰写:

自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成为人类社会的一大威胁以来,中国一边经历了从深受病毒肆虐之害到率先基本控制病毒蔓延、再到成为全球最大抗疫援助力量的“打怪升级”,一边却在国际舆论中始终处于下风,似乎困在了“被骂”的“封印”里。

疫情在中国爆发之初美国官员用看笑话的口吻称“美国胜利”,美国媒体也颇为不敬地打出“亚洲病夫”的标题,同时又质疑中国采取“封城”的做法损害了“自由”与“人权”。随着病毒开始在全世界迅速蔓延,“病毒从哪儿来”成了口水仗,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中国病毒”讽刺中国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始作俑者。近期西方媒体与一些西方政客又在津津乐道于转述中国出口医疗物资的各种质量问题,并质疑中国在疫情问题上“数据造假”,更有西方保守派智库发表研究报告称中国应为没有及时控制住疫情向其他国家“赔款”,与一些美国政客鼓动盟友起诉中国的言论遥相呼应。

特别是,如果说中国疫情爆发初期西方媒体与政客出于“看热闹”、“看戏”的心态对中国冷嘲热讽,只能算是意识形态挂帅下“反华惯性”式的常规操作,那么当中国成为全球抗疫的“优等生”并大规模开启对外援助之后,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批评与质疑不降反升,尤其值得关注。中国在抗疫上取得的成绩,以及不断做出体现大国担当的对外经验分享与物资支持,非但没有让中国所处的舆论环境有所改观,反而被贴上“政治宣传”、“赎罪”、“口罩外交”等标签。

身处如此不利的舆论环境,“怎么办”成了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一大紧迫问题。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中国方面首先需要懂得,要在挨骂中保持自信。无论是对病毒起源地的炒作、对防疫数据真实性的质疑,还是紧盯中国援助物资的质量,抑或要求中国“赔款”的声音,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人们相信:中国有问题。

疫情首先在中国及东亚地区爆发,本来给西方国家留出了充足的“备战”时间,但西方政客要么对病毒不当回事,要么出于意识形态有色眼镜或政治利益刻意淡化病毒威力,同时其恪守的自由主义秩序也无法让大部分西方国家提前做出有效应对,最终导致病毒在全世界迅速蔓延。当西方民众也开始像当初中国民众在武汉封城后开始反思“何以至此”,通过质疑中国来证明自己国内的防控没有犯错,是最为便利的推卸责任的做法。近期《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纽约地区的新冠肺炎病例主要是欧洲旅行者带来的,而不是中国,美国总统特朗普居然可以在推特上大骂《纽约时报》报道“假新闻”,目的是“想要回到中国”(此前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三大媒体驻华记者被中国政府驱逐),可见其“甩锅”的决心。

何况西方国家一直习惯以领导者的姿态自居,并坚信着自己的医疗水平处于世界顶端。现在不少西方国家国内的防疫压力与医疗资源的窘迫程度,比起当初封城的武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令其在心态上无法接受。而在实际行动上,发布禁足令、封锁城市要道、戴口罩、呼吁全面收治病人等措施,其实表明已经认同了中国的做法。

美国旧金山湾区米尔布雷市一处公园内的儿童游乐场被关闭。美国多地已经采取了与此前中国封闭式防控的类似做法。(新华社)

心口不一的现实自有其缘由。多维新闻曾在《想象的共同体走向破灭》一文中提到,民主、自由、人权是资本主义阵营最重要的纽带之一,但在此次疫情的冲击下,这一“想象的共同体”正趋向于破灭,出于抱团取暖的本能,“反中共同体”随之建立起来。疫情带来的焦虑与恐慌的情绪无处安放,而“中国”这一疫情最先爆发地,就成了最好的宣泄口。

即便跳出疫情的背景,西方国家面对中国时的矛盾与纠结,是常态。暂时摘不掉有色眼镜,对中国误解、质疑、诋毁,也很正常。疫情并不会中断政治斗争,全球“大变局”甚至因此加速。现阶段,中国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推上风口浪尖。这是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必须走过的历程,必须承受的代价。

“被骂”其实并不可怕。中国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曾说过:“不要怕外国人议论,管他们说什么,无非就是骂我们不开明。多少年来我们挨骂挨得多了,骂倒了吗?”中国今天所处的舆论环境,总体上要比邓小平时代更宽松,中国在国际场合的影响力也已大幅跃升,有了更多话语权。面对新冠疫情以来的舆论战,中国当然不是要任由“他们说什么”,但完全可以“不要怕外国人议论”。

对中国来说,“除了军事战,什么战都可以”。这并非小觑舆论战乃至贸易战、金融战的威力,而是在中国遭受不公正指责与不公平待遇的时候,更需要有基于未来国际格局的演变以及中国处境的现实基础上的自我认知。

其次,中国需要看清西方舆论加强“炮火”背后的目的,“在战略上藐视对手,在战术上重视对手”。最近抨击中国的声音从“政治宣传”、“口罩外交”发展到要求“赔款”,是一次标志性的转变,其中蕴含着“影响疫情后世界秩序演变进程的重要环节”。

美国前国务卿、知名政治家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不久前投书媒体,认为这场疫情将很大可能促成国际关系格局的根本性转变。这一观点引发了全球政治学者的普遍共鸣。针对西方智库与媒体提出的“政治化追索”,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指出,以封闭信息、掩盖疫情等理由对中国政治制度与治理体系的污名化以及对中国的全球抗疫贡献的无底线诋毁,客观上服务于为疫情后打造一个世界秩序构建正当性基础与权势关系有利于美方的格局。

不少西方国家此次应对疫情的低效甚至无能,是近三十年来因为迷信自由主义秩序、忽视客观变化而不思变革所导致的自身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急剧弱化的集中体现。对未来世界秩序可能走向进行再观察、再认识的心态正逐步浮现。与其说一些西方智库、媒体与政客索要经济赔偿,“倒不如说是在确定和维护疫情之后世界秩序构建的正当性原则。”

面对美英一些追责索赔者们试图迫使中方最终接受一个类似一战后严酷惩罚战败国的“凡尔赛式”秩序,中国除了保持自信,更需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和立场。目前对涉及新冠病毒来源等的诸多科学研究还有争议,中国需要持续开展、推动相关科研攻关,用权威公认科学结论对相关缺乏根据的指责予以辨驳。同时,面对将疫情灾难的罪责“政治甩锅”给中国的企图,中国方面需要发挥出舆论战中“斗争”的一面,组织法律领域专家尽早着手应对预案,将追责赔偿议题严格限制在法律范围之内。

中国面临的是一场国际话语权的争夺战。(Reuters)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所有对中国的责难都不过是“中国威胁论”的变奏版,这在根本上要求中国需要改变在国际话语权争夺中“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老问题。而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看到和敢于承认自身的不足之处,切勿粉饰太平。

中国偌大一个国家,不可能一点问题也没有,中共作为世界最大党,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从毛时代到今天的习时代,中国从积贫积弱一步步成为今天的世界第二,走一些弯路、经历一些曲折,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面对各种“问题”,以及经历过的“曲折”,要实事求是的看待和认识。这些“弯路”和“问题”,也是构成今日中国的一部分,尤其是避免再次犯下“颠覆性错误”很重要的一部分。

今天的国际舆论揪着中国的一些“问题”不放,除了别有用心的反华势力外,有些“问题”是西方世界傲慢与偏见的结果,也有一些“问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如何一步步让诸多“敏感问题”渐次脱敏,一步步解决切实存在的“问题”,才是长久之计。立足现实,不管是反华势力,还是带着意识形态有色眼镜的西方世界,中国在短期内很难真正促使其卸下“反华惯性”,或是摘掉有色眼镜。给一些“敏感问题”脱敏,解决切实存在的“问题”,才能越来越不惧怕“骂”,才能更有底气有理有据地回应各种“骂”。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有关部门在面对国际、国内两个全然不同的舆论战场时,往往选择“一刀切”,以为只要沿着既定的维稳思路阻断“骂源”就能解决问题,殊不知,在这个过程中,既加剧了国际场域批评的烈度,也在渐次丢失国内舆论场的主导权。尤其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任何试图用“删帖”、“封号”等老一套来紧急公关,短期看遏制住了舆情,长远看其实埋下了一个个“雷”。近期因为“方方日记”要出版英文与德文版本而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掀起波澜,监管部门似乎又拿出了删帖封号的老办法来应对,实属人为的增加“敏感”,显得非常没必要。

中国进入世界舞台需要不断完善自己,修炼自己,世界接受中国也必然有一个适应甚至挑剔的过程,面对于己不利甚至有些凶险的国际舆论,如何自处与应对,同样是对中国能力的一次考验。自信、务实与坦诚,是“讲好中国故事”、持续缩小对华不友好者市场的不二法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