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海外出版:谁会摁下暂停键

撰写:
撰写:

中国作家方方在疫情期间所写的日记有可能在美、德出版引发舆论场的讨论。(微博@韩东言)

舆论场上有关方方日记的争论,现在基本上是围绕在是否要在国外出版来展开讨论。

那些压根没有读过方方日记,仍对其进行构陷和人身攻击的人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先分析日记。

日记中,不仅记录人在疫情肆虐期间情绪的变化,还有国家政策在疫情期间的调整。

例.3月4日

疫情控制住,已是板上钉钉的问题。我长居武汉,知道这是很难做到的。毕竟武汉那么庞大,三镇格局那么混乱,老式的里巷和旧街那么复杂,加上病毒无处不在的恐怖,能在这样的时间内,控制到如此程度,委实不易。尤其疫情前期,恰逢春节,加上官方昏招迭出,致混乱更甚。换帅之后,政府以铁腕抗疫,效果确实很明显。现在,大头朝下,余下的只是扫尾,应该可以腾出手来,解决后续事宜:比如,被困于武汉而不得返家的外乡人,又比如,流落在他乡不得而归的武汉人。按说,这都不是很难解决的事。今天医生朋友说,局势继续向好,估计明天即可进入低位运行状态。到现在,我想,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例. 3月18日

纵观整个疫情过程,自国家倾力救湖北后,抗疫所采取的种种措施,相当有力也相当有效。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

例.3月24日

只是当下,周市长正领着市府众官员为抗疫四处奔波,他的疲惫和焦虑,一眼可见。我推测,他甚至也想过事平之后自己将有什么样的下场。人到此时,内疚、自责以及追悔莫及忐忑不安之类,他必然都有。然而,他到底是市府首脑,无论如此,都得振作起精神去面对眼前这件天大的事情。他也是个凡人。我听人说,周市长是很本分务实之人,口碑一直不错,他是从鄂西山里一步步实干出来的。可能人生中,从未遇到如此大事。

同意出版者认为

提取几个关键点:记录 自由 不具备强大的杀伤力

记录:在疫情期间,方方真实的记录了武汉封城期间的所闻所见所思,记录了疫情开始武汉人从初期的恐慌、焦虑到后期的乐观和坚韧。日记中不回避问题,也不吝啬赞美,是中国抗疫最好的版本。在中国的社会和舆论环境下,显得弥足珍贵。众所周知,"404"在中国是常态。因此,疫情期间,方方的日记才有那么多的关注度。它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这种贫乏的一种象征。

自由:方方有言论权、有出版书的权利。新华社记者廖君在疫情期间写的500多篇正能量的报道,尽管很多人认为有失偏颇,但是也不能阻碍其发表的权利,甚至可以在海外出版,让西方看看中国的正能量。兼听则明。

不具备强大的杀伤力:日记书写的有称赞亦有批评,只是一个生活在武汉的人,在面对突然肆虐的疫情来时的一种非常本能的反应,是一个正常人的在疫情期间的所想和担忧。

尽管批评者认为方方日记有可能会损害国家形象,但是方方的日记在疫情期间是持续更新的,这说明国家整体是包容的。

中美之间的博弈不会因为一本日记而改变,更不会一本日记而消灭了中国疫情取得的初步胜利。

+2

不同意出版认为

方方作为体制内的作家,享受着体制带来的优越,家丑不可外扬,日记里描写了太多苦难、阴暗的事,甚至对政府的批评让西方看到也不好。进而引出,会给正在博弈的中美关系递上子弹,让西方趁机抓住中国的把柄。

提取几个关键点: 方方个人 批评政府 中美博弈

我们围绕这几个点试着分析。

方方个人:方方作为体制内的作家,不能享受着体制的福利(这些不延伸讨论,如果真的需要,要有举证),还要检举体制。顺着这个逻辑下去,你如果是一个公司的职员,享受着公司给你的工资、以及一些社会地位,你就不能说公司的不好,即便是你在公司里看到了很多不合理的东西,譬如会计造假账,你也不能说。你说便是吃公司福利,砸公司的碗。

批评政府:一个大前提,在世界上一个国家,言论自由也是相对而言的。回到中国,在高墙内,言论一定是有所限制的。方方在疫情期间写的日记,确实有对当地政府的批评,武汉疫情爆发后,湖北省和武汉市展现出的治理能力不足,重视不够,以及武汉红十字会调配物资状况的不均,都引发了公众的质疑,而与此同时,北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换了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同时该市纪检监察机关共问责处理违反疫情防控纪律人员达630人,因此,这并不是方方一个人对政府的批评。

中美博弈:

三个基本事实 1.稍微有些世界观的人应该了解,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不是只有最近关病毒起源、疫情防控的争议。

2.西方的反华势力,无论如何都会找到(造假)批判中国的武器。譬如在疫情之初,中国和意大利的封城举措,《纽约时报》连续发布推文,点评中国封城"给人民的生活和自由带来了巨大损失",意大利封城则是"为遏制冠状病毒肺炎,冒着经济风险"。就一个事实做出俩个判断,这是反华势力常用的做法。

3.武汉政府在早期存在防控不当,这个只要关注疫情的人都知道,那么方方日记里所披露的也只是记录真相。

基于三个事实,可以说明,方方日记在西方出版并不会像批评者担心的那样,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给西方递子弹。同意和不同意者本质上对方方日记的出版并不具备决定权。

像是两个早知道教练不许自己学游泳,但他们却硬要幻想着比一比谁在水里游泳的姿势美,这感觉一言难尽。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