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高层再开扶贫会 县委书记缘何成参会主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中共的扶贫攻坚进程,虽然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中共加快了复工复产,但中国第一季度的经济总量受影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况且2020年已经过去了四个半月,中共扶贫路上的变数似乎超出预期。

受疫情影响,中共脱贫攻坚压力陡增,已多次召开高层会议推进扶贫工作。图为2020年1月19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腾冲市清水乡三家村中寨司莫拉佤族村了解脱贫攻坚情况。(新华社)

4月13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再次召开脱贫攻坚会议,会上中国政治局常委汪洋、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胡春华约谈了中国中西部11个省区的24位县委书记。

县为基本的扶贫单位

这是中共历史上少有的中央高层直接约谈县委书记的现象。除了中南海已经认识到当前的经济形势已经对目前的扶贫工程带来无法忽视的影响之外,县委书记在地方扶贫领域的关键性作用也是主要因素。

据中国媒体《中国经济周刊》对某省扶贫办负责人的采访介绍,“中国的贫困现象有一个特征,从国家层面来讲,贫困人口集中于14个片区,进一步来看就是以县为区域的区域性整体贫困,当然,这之中还包含一个更小的概念,就是贫困村。贫困县摘帽意味着比较好地解决了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

2012年的两份名单(“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和“全国连片特困地区分县名单”)中确定了832个贫困县,于2015年开始了以县为单位的扶贫行动。因此在中国这场举世轰动的国家工程中,作为一县之长的县委书记起着关键性作用。他们既得要明白“上头”,又需要了解“下头”,最重要的是要把“上头”的扶贫政策和“下头”的行动融合在一起。

在4月13日的视频会议上,汪洋称县委书记为脱贫攻坚的“一线指挥官”。汪洋直接点明该次会议针对两类县委书记:“脱贫攻坚任务重的县委书记”和“考核发现问题较多县的县委书记”,表示该会既是对他们的“督战和加压”,又是对他们的“信任和加油”。

高层密集召开扶贫会议

自2020年2月以来,中共在控制疫情的同时,多次召开扶贫会议。2月13日,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通知,强调要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脱贫攻坚工作,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和脱贫攻坚战。2月27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胡春华出席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战脱贫攻坚电视电话会议,指出要在毫不放松抓好贫困地区疫情防控的同时,毫不动摇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3月6日习近平出席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时表示,“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必须如期实现。”

所以,4月13日汪洋召开的脱贫攻坚约谈会已经是中南海高层在疫情爆发以来,不到3个月中的第四次专门会议。会议对象从高层到省级官员,再到县委书记,中共高层针对扶贫工程的预警乃至要求逐步“下沉”,从宏观要求到具体实施,可谓是环节上的“全覆盖”。

按照官方统计数据,自2015年启动“脱贫攻坚”行动以来,中国绝对贫困人口已从5,575余万人,锐减为2019年底的551万人;贫困县也从832个不断减少到52个。可以说中共的扶贫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效。但是正如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3月6日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表述,“(剩余脱贫任务)虽然同过去相比总量不大,但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除此之外,脱贫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严重,存在“算账式脱贫”“指标式脱贫”“游走式脱贫”“突击式脱贫”“材料式脱贫”等现象。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多重因素推动了此次汪洋脱贫攻坚约谈会的召开。

2020年是中国脱贫攻坚最后一年,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共在扶贫时间和扶贫质量上都必须加快节奏。此次会议无疑从思想和行动上为县级官员再加一把锁,以确保保质、保量、按时完成脱贫攻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