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观察】中共重磅人事洗牌尘埃落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王君正接棒孙金龙,多名“一把手”职务空缺补齐。(多维记者/摄)

北京时间4月18日,一年前从东北远调西北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王君正被任命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政委。至此,始于原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因处置新冠肺炎疫情不力而被免职的地方诸侯大换血已基本尘埃落定、各归其位。

春节前夕,新冠肺炎疫情在湖北大扩散并蔓延全国,之后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因被舆论指责前期应对疫情防控不力(中国官方从未公开指责蒋超良存在失职行为)2月13日突然被免职,同一天原上海市长应勇火线驰援,接替蒋超良的湖北省委书记一职。而由此,中共开启了重磅人事调整的序幕。

3月23日,原山东省长龚正南下,接棒应勇留下的空缺,以上海市政府党组书记身份代理上海市长。4月9日,原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空降山东,被任命为山东省党委副书记,随后代理山东省长,补缺龚正。仅仅4天后,生态环境部官方网站披露消息,原新疆建设兵团党委书记孙金龙已经被“征召入京”,继任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一职,是否接替李干杰的生态环境部部长一职尚未明确。

而随着4月18日王君正正式接班孙金龙,从而在57岁时跻身正部级行列,这意味着这一轮连锁人事布局已经基本完成。

其一,无论是应勇救援湖北,还是此后的上海市长久久难产最终锁定龚正,以及之后一系列人事变动,可以看到这数人均为中共党内的核心精英圈子——中央委员会成员,其中王君正为中央候补委员外,其余4人均为中央委员。而从年龄看,除应勇外,其他人均为当下冉冉升起的“60”后群体。

所以,这轮人事调整,主要是调整政府一把手,含有强烈的铺垫和备战2022年中共二十大的含义。

其二,毫无疑问,此轮人事大调整中表面上的最大赢家应该就是王君正。

公开资料显示,1965年3月出生的王君正为山东临沂人,他的早期仕途经历与后来曾任云南省委书记的令狐安有莫大关系。曾经有中国国内媒体披露,1988年,王君正研究生毕业,进入劳动部办公厅,后来成为时任劳动部副部长令狐安的秘书。事实上,根据公开履历,王君正进入劳动部后历任办公厅科员、副主任科员、部长办公室主任科员、副处级秘书;令狐安则从1988年10月开始历任劳动部办公厅主任、机关党委书记兼老干部局局长,次年升任劳动部副部长,可以说王君正一直是其直属下级。1993年9月令狐安空降云南,云南省委副书记,王君正的仕途亦由此转入地方,“追随”令狐安到了云南,在省委办公厅任秘书服务令狐安。2001年令狐安再度入京时,王君正留在了云南省,历任昆明市委副书记、云南省高院副院长等职,并主政丽江市5年,颇有名声。

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王君正离开云南,跨省升任湖北副省长,跻身副部级官员,次年兼任襄阳市委书记。在湖北不到4年,王君正一路北上吉林,主政长春这一重工业副省级城市。王君正说,在吉林省,长春市发展独树一帜,还是不错的,但是一旦把自己放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中来比较,放在一个更大的格局中来思考的时候,就能感到差距了。你不能关起门来搞发展。要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找到位置,你不仅仅是吉林的长春,你是全国的长春。

在此后的两三年内,长春经济增速惹眼。直到2019年王君正再度跨省赴新疆任职,他总结道,长春“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经济总量迈上7,00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新台阶,在全省经济的首位度不断提高,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实现了争先进位”。刚刚调任新疆期间,王君正重新回到政法口工作,直到此次接棒孙金龙。

事实上,历史地看,新疆建设兵团是中共政治体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单位,在西北扮演着压舱石的角色。近年,历任新疆建设兵团党委书记仕途前景都较为不错,如现任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即曾在2010年至2015年间担任该职务,尔后辗转浙江主政最终跻身一方诸侯。算起来,当下王君正要比彼时的车俊更具有年龄上的优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