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中共如何推动治理现代化

撰写:
撰写:

数码时代的技术创新始终面临的永恒难题便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抉择困境,甚至可以说,“To Centralize or Not to Centralize”几乎成为无时不困扰着科技创新者的“灵魂拷问”。不过这样的问题在强调实用主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这片大陆上似乎并非无解之题,常言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用在区块链(Blockchain)和虚拟货币的发展上也同样适用。区块链是一种由多方共同维护,使用密码学保证传输和访问安全,能够实现数据一致存储、难以篡改、防止抵赖的记账技术,也称为分布式账本技术,此技术现大多运用在金融方面。

自从2009年,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比特币(Bitcoin)横空出世,而它和背後衍生的区块链技术也被许多科技乌托邦(Utopia)相信这会是改变世界的新兴科技,其核心理念不外乎强调平等、安全、保护隐私、民主等等。然而经过国际社会在数字金融的十年探索,比特币除了成为金融投资标的、黑市交易货币之外,对於许多期待它能够改造世界的人来说,显然比特币并未发挥它应有的功能。而在比特币的交易实践中更是证明数字货币本身无法脱离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关系,而在强调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的交易场景中往往更是需要第三方平台的“加持”才能使得交易最终成为可能。

换句话说,一种完全匿名化的交易模式几乎是无法想像的,而在黑市交易的实践经验中显示,往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堆假身份充当冤大头,使得真正的罪犯逃之夭夭,而这样的情况也点出比特币的发展似乎有其局限性。

此外,数字货币做为跨国交易的媒介最终必需得到各国政府的认可才有其效力,否则它只能充当一种金融衍生商品,并无法取代法定货币成为流通的交易媒介。而号称市值有1亿6,000万美元的比特币在世界各地主要是被当做资产来看待它的合法性,背后考量仍然是增加国家税收。虽然比特币本身有它特殊的应用场景和生命力,但这也意味着“投资”它始终伴着风险,若没有资本在背后的“热炒”,这个气球或许也不会越吹越大。

而比特币的生命和发展会否因为数字法币(或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面临大的挑战呢,这点其实是非常值得观注的现象。2019年10月24日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的集体学习时提到“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而就在坊间还以为中国官方要承认或者力推比特币时,比特币当日狂涨了30%,殊不知原来中国即将朝向发行中心化的数字法币(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迈进。

此前在2014年,中国央行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而一直到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也让外界认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2020年4月2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组长姚前在媒体上说明区块链和数字法币的关系,“区块链作为一种可能成为未来金融基础设施的新兴技术,对于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二元模式而言,有助于实现分布式运营,同时并不会影响集中管理”,这段发言可视为介绍区块链技术在中国数字货币的基本应用逻辑。

2020年4月16日,中国央行正式宣布数字法币将率先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而此讯息一出,也证实了中国已经有意全面推动数字法币,但距离具体落地时间和相关措施目前仍在有序规划中。

而中国为何有意推动数字法币呢?首先,推行新政策往往会有阻力的问题,但推行数字法币的阻力在中国显然并不存在。在中国民众的日常交易中已经十分熟悉像是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等虚拟货币的支付方式,因此推行法币数码化对於中国民众来说其实并没有适应性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70%,这都能显示移动支付已经涵盖中国民众的生活面向。

其次,法币的发行、印制、回笼、储藏、防伪等各个环节成本非常高,用数字法币可降低这部分成本,或者将这些成本转而推进区块链技术的整体发展。举实际的例子来说,美联储的资料显示印制百元美元钞票的成本是15.5美分,以美国这次在新冠疫情预计发行的2万亿美元纾困经费,换算起来成本高达310亿美元。

再者,外界认为中国政府推动数字法币能够有效执行现钞管理和反洗钱丶反恐融资等相关金融规定,将能大力推动中国政府的执政效率和廉能,加速往现代化社会发展的步伐。最後则是数字法币有助重塑贸易清结算体系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而这将有助提升中国的国际金融上的话语权。

不过,中国推动的DCEP必然是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而其技术内容也尚未完全流出,外界对其仍然充满质疑和一定程度的观望态度。例如,中国政府会否利用数字法币进行监控等违反个人或企业的隐私问题。此外,虽然它是使用区块链技术,但背後的安全问题是否能够成功把关。最後则是国际社会对於它的态度会是如何,以及它会否间接推展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都不纯粹只是金融问题,背後更存在国际政治的博弈。

虽然比特币做为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所象徵的理想世界尚未到来,然而中国政府和民众已经逐渐用实践证明数字货币仍然无法摆脱中心化的权力架构和金融监控,在实用主义高涨的中国社会中,邓小平的名言“黑猫白猫论”似乎也成为回答区块链技术发展的一盏明灯,继续引领中国朝向现代化社会迈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