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疫情中国涌动的思潮:开明知识分子和改革开放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方方日记,英文版名Wuhan Diary,由一名中国武汉女作家方方以日记的方式记录了中国疫情中武汉封城后的故事。2020年1月25日起,方方在中国的网络新浪微博上每天撰写“方方日记”,记录她本人在疫情中的所闻所感,共持续到3月25日,一共60篇。方方日记自发表之初,国内便对它争议不断,但主流仍是以支持为主,认为她书写了封城期间武汉人的心声。

而2020年4月8日,消息爆出方方日记的英文与德文版将分别由美国哈珀克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和德国霍夫曼坎普出版社( Hoffmann und Campe)在近期发行,目前已在亚马逊网站上开始预售。消息一出立即在中国网上激起了巨大争议和舆论分裂,大批方方曾经的支持者亦开始反对方方,甚至有不少人指责她“背叛者”、“抹黑国家形象”。

为何方方日记在前后期遭遇如此巨大的反转?方方究竟该不该在国外出版这部在人们看来记录了中国地方政府在疫情初期“罪证”的作品?言论自由究竟和国家利益是否冲突,知识分子在个人与国家之间是否存在张力?围绕方方日记及其出版,在中国社会掀起了许久未曾有过的争议,体制内的开明知识分子、极左派、民粹民族主义者、传统自由派、新时代国家主义者、小粉红……几乎所有思想倾向的观点都随之喷涌而出,一时间绽放出中国社会的复杂思潮。

体制内开明知识分子(传统改革开放派)

方方本人其实属于体制内传统的开明知识分子,或者说他们属于改革开放派。他们多从毛泽东时代长大,经历过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并对这些苦难记忆犹新,反对从毛泽东时代后期遗传下来的极左倾向,要求进行全面的经济、社会、政治的改革和现代化。

而他们成就于改革开放的时代,并在这个体制之中占据一定的社会地位,比如方方本人就是前湖北省作家协会的主席。因此,他们对体制保持善意的批评和监督,相信体制总体是好的,但对体制内的弊端保持大胆的批评和建议,比如要求对此次新冠疫情初期的武汉政府官员的失职进行追责等,但他们的总体主张依然是在现有体制架构内,认同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走向。

比如方方在日记中对武汉疫情的记录,对政府的批评和追责,尽管有不少悲观色调,但总体言论仍是体制内可以接受的批评尺度。这也是她的日记总体上能在网上正常流传的一个关键原因。方方在接受采访时亦说过,“官方有人找过我”,“至少从表面上看,他们对我的观点表示了认同”。

方方的支持者很多也属于这一派别,他们有普通的民众,也有许多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和媒体。比如许多网友评论,认为方方的日记反映了疫情重灾区武汉社会真实的一面,“是难得讲真话的”,不少国内媒体也表达“方方日记”是武汉封城期间的“社会良心”。

而众多体制内的学者、作家、教授也纷纷表达类似观点,对方方进行声援。再如中国知名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阎连科写道,“要感谢方方,是她捡起了作家和文学掉在地上的脸”,以此向方方表达敬意。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唐翼明说道,“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能够在这样的事情上没有自己的立场,没有自己的看法,不敢说话呢?方方是最出色的‘战地记者’!”

体制内开明的知识分子如同方方,即便是对中国防疫早期的表现不满,对中国政治体制的弊端、对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批评,都出于他们对改革开放以来体制的认同,以及对在体制内进行改革可能性的希望。

(未完待续:【方方日记】疫情中国涌动的思潮:极左派与自由派;

【方方日记】疫情中国涌动的思潮:新时代国家主义者与小粉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