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疫情中国涌动的思潮:极左派与自由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4月8日,消息爆出方方日记的英文与德文版将分别由美国哈珀克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和德国霍夫曼坎普出版社( Hoffmann und Campe)在近期发行,目前已在亚马逊网站上开始预售。消息一出立即在中国网上激起了巨大争议和舆论分裂,大批方方曾经的支持者亦开始反对方方,甚至有不少人指责她“背叛者”、“抹黑国家形象”。

为何方方日记在前后期遭遇如此巨大的反转?方方究竟该不该在国外出版这部在人们看来记录了中国地方政府在疫情初期“罪证”的作品?言论自由究竟和国家利益是否冲突,知识分子在个人与国家之间是否存在张力?围绕方方日记及其出版,在中国社会掀起了许久未曾有过的争议,体制内的开明知识分子、极左派、传统自由派、新时代国家主义者、小粉红、网络民粹……几乎所有思想倾向的观点都随之喷涌而出,一时间绽放出中国社会的复杂思潮。

极左派和民粹民族主义

对方方日记反对声音最大的可谓是极左派和民粹民族主义派。极左在这里的用法不是就其主张内涵意义上的左派,而是就其行事风格来说。这个派别的人往往自认为站在维护政府、党和国家利益一边,对批评政府的人进行围攻,其方式相当粗暴,颇有文革时期的政治批斗的作风。

他们不仅从方方开始记录武汉疫情开始,便极力地反对方方,污蔑她在日记中陈述的内容绝大多数来源于道听途说,于抗疫无益;不符合抗击疫情时的主旋律,没有传播正能量。对“方方日记”中揭露的疫情苦难,对政府的质疑,以及对一些政策的抨击,他们认为,这是“给国家形象抹黑,给政府抗疫添乱,给敌对势力送刀”,认为她“以偏概全、误导大众,居心不良”。

而各种谩骂诅咒、喊打喊杀更是比比皆是,充满了文革时的极左味道。比如网络上充斥着类似这样的文字,“方方是黑暗反动势力的发言人,是中国人民的敌人,她的言论,既有巫婆的狰狞,也散发着法西斯气息,表现出了暴力镇压批评者的强烈企图,应该引起所有善良的、热爱自由的人们的高度警惕”。

更有甚者,4月14日,武汉街头甚至出现讨伐批斗方方的“大字报”,内容写道,“吃人血馒头方方,吃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享受着种种国家体制内优好的福利和待遇,却干着严重伤害构陷国家的事情。”大字报最后写道,“我强烈的要求方方把自己的全部财产,毫无保留地拿出来还给国家,然后削发为尼或者以死的方式向国人悔错谢罪,否则,我个人将会以‘中华民族那种古朴的侠义方式’,对方方你进行文攻武伐。”

莫衷一是的传统自由派

中国传统的自由派也分温和派和激进派。他们对方方总体上是报以支持态度。比如,很多自由者认为方方在此期间大胆地顶住压力,发表言论,扮演了一个难得的监督者和批判者角色,揭开了地方治理能力低下以及在防疫思路、措施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具有积极意义,如果没有方方和当时很多人的呐喊、质疑,官僚与形式主义可能还会在歌颂中继续泛滥和危害社会。

但在方方因在海外出版日记而引起的巨大争议之后,不少自由派也开始不解方方这一举动,他们开始在言论自由和国家利益之间感觉到一种紧张,尤其是在当时的中美紧张对峙的形势下,有些自由派也开始批评方方此时出版不合时宜,甚至有的开始因前期支持方方而感到尴尬。

当然,也有激进的自由派,虽然支持方方,但更认为方方做的还不够,批评方方还在体制允许的范围内隔靴搔痒,未能更进一步倡导宪政和自由民主。比如,自由派的张雪忠在《对方方受到舆论围剿一事的看法》一文中就表示,他不但支持方方女士,而且还很敬佩她,却不太认同她以及她的一些支持者,以她的言论“已经很温和”,或她的书“跟国家之间没有张力”,作为辩解的理由。

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辩解实质上是对言论自由原则的放弃。“在我看来,此次舆论风潮中,真正的问题只有一个:政府有什么资格来审查一位作家的言论和作品?”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