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诞辰150周年】列宁从未忘记中国 中国也需要列宁主义这把刀

撰写:
撰写:

2020年4月22日乃列宁(Vladimir Ilyich Ulyanov,1870─1924年)诞辰150周年,中国列宁思想研究会、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为此联合举办“开创新时代的源头活水”暨纪念列宁诞辰学术研讨会。会议上,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于鸿君和中国列宁思想研究会会长王东表示,列宁既领导俄国十月革命,又于晚年探索社会主义国家的制度建设与国家治理,因此研究列宁主义有助于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与发展。

对中国这样一个全球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言,列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俱是不能毁弃的政治根本。而在马克思(Karl Marx,1818-1883年)与列宁形塑他们充满个人灼见的思维历程中,中国也扮演过颇有份量的启发角色,比如马克思提出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对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痛斥、对太平天国的同情等。至于列宁对中国的关切自然就更深厚与频繁,毕竟其后半生,恰好与中国自帝制走向共和的转变重叠甚至影响。

列宁对中国革命的未来始终保持关注。(Getty)

早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列宁就于《火星报》(Искра)创刊号上痛批“沙皇政府在中国的政策是一种犯罪的政策,它使人民更加贫困,使人民受到更深的毒害和更大的压迫”,声称那只对一小撮资本家与官吏有利。接着当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列宁更是发表了不少相关文字,分析中国革命的性质与重要。

比方列宁于1912年11月发表《新生的中国》,既盛赞“地球上四分之一的人口可以说已经从沉睡中醒来,走向光明,投身运动,奋起斗争了”,也指明由于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与政党属性,“没有得到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农民究竟能否坚持民主主义立场对付那些伺机向右转的自由派——这在不久的将来便会见分晓”。这段话既预示了中国新生的共和制的溃败,又表明农民问题乃中国革命的根本,而这恰好是国民党最难以着力的部分。

这些洞见不但呈现列宁对于第三世界革命缺失的把握,也显示其对中国命运的密切关注。且最早使用“半封建”与“半殖民地”来形容中国社会的人,也正好是列宁。而列宁之所以如此重视中国,主因有二:

一为中国乃全球农民最多、又遭列强侵逼最深的最古老国家,任何变化都会给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双方带来极大的冲击,前者视之为最辽阔的原物料与消费市场,后者视之为最雄壮的反侵略助力。故列宁重视中国革命,实有扶助弱小民族、推进世界革命以达成共产主义天堂的理想。

二为争取俄国本身革命的成功、与破除资本国家包围的现实形势考量。毕竟在1917年十月革命后,协约国入侵西伯利亚打算扼杀苏维埃政权,在四面楚歌的险境下,列宁更要拉拢中国以缓解红军的压力,故苏俄先后发布两次对华宣言争取中国好感。1923年,列宁在《真理报》上呼吁“为阻止西欧反革命国家扼杀我们所应采取的策略”,不仅要联合“革命的和民族主义的东方”,更要抓紧时机建设自身,“以发展我们的大机器工业,发展电气化,发展泥炭水力开采业”,这才能保住苏联的存续。

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后,协约国于1918年派出大军侵入西伯利亚,意图扼杀苏维埃政权,图为参与入侵的美军。(Military History Now网)

尽管列宁终究没法甩脱继承自沙皇俄国的地缘利益,归还掠夺自中国的土地与中东铁路等特权,但列宁主义仍是中国建设进程里不可或缺的部分。毕竟列宁是将马克思主义转化为实际斗争武器并建政成功的第一人,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诸多行动纲领与组织俱受其指导,中共的群众路线更是沿袭自列宁的经验,因此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历史都有不可磨灭的影响。倘如马克思提供世界广袤的思想养料,那么列宁毋宁是将之烹调成精致菜肴并营销四方的成功经营者。

更何况列宁对帝国主义的阐述和抨击,是中共与初期国民党反帝反资本剥削的理论后盾,迄今仍不显过时。譬如部分欧美国家或学者,有时会诋毁中国也是个“帝国主义国家”或“社会帝国主义”,但无论是依据列宁著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或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1930─2019年)的“世界体系”理论的定义,中国都未符合垄断全世界生产与抢占殖民地的标准,更未像欧美强权般对落后国家实行不平等的输出,甚至还在诸多领域承受已发展国家的宰制──譬如《瓦森纳协定》(Wassenaar Arrangement)的高科技输出限制,故绝非帝国主义列车上的乘客。

澳洲学者山姆‧金(Sam King)于2014年便撰文分析称,中国的对外投资仍比不上欧美,且未掌握许多产业的核心技术,故利润率很薄弱,也导致中国工人受世界剥削,根本算不上帝国主义。中国国务院在2019年于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会议上的报告,也承认“参与国际规则制定能力有待提升”、“我国处于价值链中低端的状况尚未根本改变,产业大而不强。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根据统计,2019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超过16%,对世界经济贡献率起码有30%,但前三季的服务贸易逆差高达11811.1亿元!虽然该逆差正在收窄,但仍显露中国尚处于边陲体系的较弱势区位。

也因此,即使中国自改革开放以后引入西方资金与技术提振经济,但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坚持,再结合中国文化里追求“世界大同”的传统,不但提点中共得时时关切农工阶级福祉的执政初心,更彰显对第三世界受压迫族群和阶级的普世关怀。况且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理论亦有承继自列宁主义的痕迹,迄今这仍是中国何以始终重视第三世界声音的重要外交法则。

故拥抱列宁主义,对内既可防止过度右倾到靠拢资本家利益,以及提供“从严治党”的参照;对外更能传达邓小平所宣示“中国永远属于第三世界”的意义,也防止自身在发达后沦为压榨发展中地区的霸权,更能反击部分西方国家的对华恶意攻讦。尤其值此全球多边体系备受摧残、欧美国家对华敌意更形膨胀的时刻,正急于发展的中国,更需要列宁主义做为思想武器,诚如毛泽东于1956年所形容的,这是把丢不得的“刀子”,决不是某些地区想急于清除的“共产主义幽灵”。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