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坝导致东南亚旱灾?美媒热炒湄公河问题为哪般

撰写:
撰写:

东西方之间围绕新冠疫情的舆论战似乎又有了新动向,美国《纽约时报》近日刊文热炒湄公河话题,指责中国“限制湄公河上游流量,引发下游多国旱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不得不在4月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正面回应。

事实上,所谓的中国在湄公河上游修建大坝导致下游东南亚国家出现旱灾、生态等问题,就如同中国互联网上的“月经贴”一样,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被西方媒体翻出来炒作一番,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曾亲自下场称“湄公河下游干旱,是中国的决定”。湄公河下游的旱灾是否是与中国大坝有关,需要专业的数据来解答,但美国媒体一再热炒湄公河话题绝不简单。

2019年8月1日,泰国曼谷第52届东盟外长会议期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中)出席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五国举行的“湄公河下游倡议”部长级会议。(AP)

湄公河发源于有“亚洲水塔”之称的中国青藏高原,其源头就是有名的中国三江源地区,因中国两大“母亲河”长江、黄河以及澜沧江(湄公河)发源于这一地区而得名,在越南南部湄公河三角洲入南海。湄公河干流全长4,180公里,为世界第十二、亚洲第七长的河流。

中国境内为湄公河上游,被称之为澜沧江,全长2,139公里,流域面积16.7万平方公里,澜沧江由中国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出境后才被称之为湄公河。湄公河干流自勐腊出境后,在老挝泰国边境接纳了其最大支流、来自泰国东北部呵叻高原上的蒙河,在柬埔寨又接纳了源于东南亚最大湖泊洞里萨湖的洞里萨河,并在柬埔寨首都金边附近一分为二——湄公河与巴塞河;进入越南后,湄公河在湄公河三角洲入海前又一分为三,与巴塞河一同在湄公河三角洲入海,形成了土地肥沃、适宜农业发展的冲积平原。

从公开资料来看,中国境内澜沧江流域面积16.7万平方公里,占全流域面积的20.6%,多年平均径流量占16%;缅甸境内流域面积为2.1万平方公里,占全部的2.6%,径流量占2%;老挝境内流域面积21.5万平方公里,占全部的26.5%,径流量占35%;泰国境内流域面积18.2万平方公里,占全部的22.4%,径流量占18%;柬埔寨境内流域面积16.1万平方公里,占19.9%,径流量占18%;越南境内流域面积6.5万平方公里,占8%,径流量占11%。

也就是说,上游的中国仅占湄公河多年平均径流量的16%,在湄公河流域六国中排名第四,占比35%的老挝才是湄公河第一大水源地,泰国、柬埔寨也比中国为高。以中国在湄公河径流量中的份额,说中国可以人为影响湄公河流量,导致泰国段湄公河水位比常年偏低1米以上,进而导致旱灾,真是太高看中国了。

中国承建的老挝南欧江水电站。南欧江为老挝境内湄公河最大支流,该电站是南欧江梯级水电站中的一座,南欧江开发承载着老挝“东南亚蓄电池”梦和改善北部地区民生的希望。(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公司老挝公司)

事实上所谓的旱灾,根本原因在于东南亚地区去年以来降雨较常年偏少。耿爽在记者会上就指出:“2019年5月以来,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大部分区域出现持续干旱少雨现象,主要水文站6至10月平均降雨量较常年减少2至5成。降雨量减少、非正常季风和极端厄尔尼诺现象是造成这次旱情的主要原因。”

从气候上来说,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属于季风气候,每年11月至次年5月本就是旱季降水较少,每年6月至10月则为雨季降水充沛乃至泛滥成灾,这种水资源的时空分配不均本就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季风气候地区面临的共同问题。同受西南季风影响,下游的东南亚降水较常年偏少,上游的中国云南地区降水也多不了。

此前,西方媒体就以环保问题攻讦中国大坝,比如破坏鱼类洄游等等,一些所谓的专家、非政府组织也现身说法,中国很多海外投资项目都曾遭遇这样的待遇。中国与缅甸合资的密松水电站就因此停建,而据维基解密披露的美国外交文件显示,美国驻缅大使馆资助了反对密松水电站的活动团体。此次湄公河下游因降水不足导致旱灾,中国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中国大坝对下游真正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也并非没有相关领域专家学者的声音,芬兰阿尔托大学“水与发展研究组”博士后研究员蒂莫·拉萨宁(Timo Rasanen)2017年发表在荷兰《水文学杂志》上的文章就就是一例。通过对湄公河多年水文资料的观察研究,拉萨宁指出:“水力发电导致泰国北部河流旱季水流量极高,雨季则极低。2014年,该地区旱季河水流量为长期平均值的二至三倍,创历史新高。同年的雨季河水流量则出现历史最低值,仅为长期平均值的三分之二左右。湄公河下游柬埔寨境内超过2,000公里的河段都出现了此类流量变化,2014年旱季该河段流量增长了50%。”

也就是说,在拉萨宁看来,中国大坝不仅没有导致下游的旱灾,反而起到了反向调节湄公河径流量的作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衡的问题——旱季增加了下游的水量,雨季则削减了下游洪水的峰值,不仅不是“罪魁”反而是有功。只不过,面对降雨不足,大坝的调节能力也成了无米之炊。

中国承建的中老铁路老挝琅勃拉邦湄公河特大桥。中老铁路是中国一带一路在东南亚布局的重要交通线,未来将延伸到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构成中国与东南亚之间的陆上交通线。(中铁八局)

长期以来,攻讦中国海外投资项目是欧美媒体的常规动作,从东南亚到非洲、拉丁美洲多如牛毛,炒作湄公河话题就是其之一。如果是在平常时期,对于这些攻讦常规应对就可以了,但在中美贸易战、新冠疫情可能引发世界局势剧变的形势下,需要引起重视不可等闲视之。

在逆全球化声音愈来愈大、世界经济深陷危机之下,世界有重回各自为政局面的危险,而世界经济危机又需要各国抱团取暖,各种势力分化组合在所难免,一如1920年代经济危机后英国搞出了“英镑集团”、法国搞出了“法郎区”、美国搞出了“美元区”以邻为壑。在这样的局势下,东南亚各国是中国必须争取的,不仅能为中国商品提供市场,还能与中国形成产业链上帝协作关系,当然中国市场也是东南亚离不开的。2020年第一季度东南亚就超越欧盟、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并且还在中国外贸普遍下跌的背景下实现了6.1%的增长。

将东南亚纳入中国经济体系,在亚洲东部建立起以中国为中心的产业分工体系,中国经济才有了自己的基本盘。一个拥有超过20亿人口的经济区在亚洲东部出现,对于世界、中国、东南亚各国都是有益的,所谓的“亚洲世纪”才真正降临。一盘散沙只会被域外势力各个击破,一如这次的热炒湄公河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