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诞辰150周年】昔中共纪念列宁 多与“苏修”针锋相对

撰写:
撰写:

诞生于1870年、俄罗斯帝国辛比尔斯克(Симби́рск,今乌里扬诺夫斯克)的列宁(Vladimir Ilyich Lenin,1870─1924年),于20世纪初领导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终在1917年“十月革命”成功后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苏维埃俄国(1917─1922年),并于1922年12月30日与南高加索联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共同组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联)。苏维埃政权的成立,揭示着挣脱帝国主义剥削的力量崛起,也给了当时中国知识分子莫大的启发,亦影响此后的中共成立、国民革命运动、国共合作、国共内战,以及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形成迄今两岸分治局面。对于列宁这位“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中共又是怎么评价和纪念的呢?

图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КПРФ)为列宁诞辰150周年所设计的图像,上面写着“Lenin Lives”(列宁永垂不朽)、“150周年纪念日”以及列宁的全名─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官方网站)

从庆祝活动到意识形态论战

虽然中共建政初期,宣示向苏联“一边倒”的外交政策,直到中苏论战、彻底决裂前,双方关系大致上还是维持相当友好的状态,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的《人民日报》迄今有19,610则报道标题出现“列宁”,但对于纪念列宁诞辰一事,《人民日报》提及“列宁诞辰”的专题报道却出乎意料的低调。检索“人民日报数据库”后发现,迄今只有152则关于“列宁诞辰”的报道内文,而从1949年至1978年宣示改革开放期间共有93则,另有58则是从1979至今,还有一则是刊载于1947年4月6日的《四月的纪念节日》:“廿二日─列宁诞辰,列宁一八七0年此日生于希米必尔斯克(现在的乌里亚诺夫斯克)。”

经统计,《人民日报》报道“列宁诞辰”的文章主要集中在1960年(32则)、1990年(18则),以及1950年(10则),这些也是单一年度报道数超过10则的年份,1955年、1956年、1958年等三个年份皆为8则。从1992年至1995年,每年只出现一则,而自2000年至2020年4月的20年时间里,仅仅只有10则。为何1960年对“列宁诞辰”的报道会突然暴增,恐怕和中苏交恶、互批对方为“修正主义”有莫大干系。

1960年2月9日,《人民日报》刊载朝鲜劳动党决定纪念列宁诞辰的讯息,再来是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决定隆重纪念(3月8日)、波兰华沙举办列宁形象画展(3月15日)、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机关报《红色权利报》发表社论(3月15日)、罗马尼亚人民广泛开展活动(3月30日)。时序进入4月后,还是报道苏联、越南、蒙古、波兰、民主德国(东德)、阿尔巴尼亚、朝鲜、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活展开劳动竞赛或举行纪念活动,但多了三篇重要的评论文章:《列宁主义万岁》(《红旗》杂志第8期)、《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人民日报》,4月22日),以及中宣部长陆定一(1906─1996年)在纪念列宁诞辰90周年大会上作了《在列宁的革命旗帜下团结起来》的报告。作为八大民主党派之一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其党中央向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组织发出《关于学习纪念列宁诞辰90周年重要文件的通知》,要求全体成员认真学习上述三篇文章。后来这三篇文章集结成册─《列宁主义万岁》,除了中文之外,还被翻译成英文、俄文、日文、法文等多种语言向海内外发行,引起国际上极大反响。

抬高列宁 批判“苏修”

《列宁主义万岁》文中称:“以铁托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者,适应帝国主义者的需要,提出对于列宁学说(即现代的马克思学说)的修正”。表面上批判南斯拉夫領導人铁托(Josip Broz Tito,1892─1980年),实际上则剑指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1894─1971年)。台湾中共党史研究者、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副教授钟延麟指出,这是由于赫鲁晓夫在1956年苏共二十大痛批斯大林(Joseph Stalin,1878─1953年)的行为,造成社会主义阵营的政治动荡;且中苏两国当时已出现路线分歧,中共发动“大跃进”等一系列冒进的集体化生产政策,造成农产歉收严重与大范围人口死亡,苏联不仅袖手旁观,还在舆论上冷嘲热讽,对此中共非常不满。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认为,要持续以不公开的方式阐述中共对“马列主义原则”的立场,如同1959年12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表《纪念斯大林诞生八十周年》一样,发文婉转批评苏联,在列宁诞辰90周年时再来讥讽苏联一番。

1960年1月,毛泽东指示,鉴于赫鲁晓夫于1959年下半年向西方过度倾斜、主张美苏和解,影射中国“像一只公鸡一样准备打架”,并在华沙公约协商会议上,将毛比拟作“一双破套鞋”,要求社会主义国家“不抢先也不落后”,必须“互相对对表”,以及“和平过渡”等观点撰文批判。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荣休教授白思鼎(Thomas P. Bernstein)表示,此时的毛泽东已不认为赫鲁晓夫是社会主义和反帝阵营可信的领导人。

于是,除了上述撰写发表赞扬列宁、纪念列宁诞辰的文章,邓小平还组织编纂《列宁选集》,钟延麟分析,这是由于邓小平要与苏联在思想论述上针锋相对,从列宁的“革命经典”中,找出能支持中共坚持“暴力革命”的论述,与境外异己为敌的“合法性”,并反衬赫鲁晓夫推行“三和路线”(和平过渡、和平共处、和平竞争)悖离列宁主义所犯的“严重错误”。在中苏论战期间,最有名的当属毛泽东从1963年9月6日至1964年7月14日亲自主持撰写了九篇评论苏共中央《公开信》的文章,即所谓的“九评”,直到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下台,中苏论战才基本告一段落。但意识形态的冲突对抗,已将原先中苏间紧密的经济联系破坏殆尽,即使“大跃进”失败后,苏联愿意向中方提供食物以缓解大饥荒,并提供军事援助,中苏间的巨大裂痕却难以再弥合。

苏联时期纪念列宁的图像。(新浪微博@苏联红星)

文革时借列宁批苏联:新沙皇、社会帝国主义

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由于主要动机毛是希望“红色江山不变色”、炮口对内,展开一场全国范围的整风运动,高举列宁的神主牌以攻击苏联的情况,不如1960年至1965年的总合(46篇)多,总计文革期间《人民日报》上提到列宁诞辰(生)的评论文章仅仅只有6则:《纪念伟大的列宁,打倒现代修正主义!》(1967年4月22日)、《新沙皇是苏联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1969年6月24日)、《新沙皇社会法西斯主义狰狞面目的大暴露》(1969年9月19日)、《替不了罪的替罪羊》(1970年4月5日)、《赤裸裸的暴露》(1970年4月17日)、《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纪念伟大列宁诞生一百周年》(1970年4月22日),另外还有一篇则是批判中国国内刘少奇、周扬是“苏修叛徒集团”的《让无产阶级革命文化磅礡于全世界─学习列宁的《青年团的任务》、《论无产阶级文化》,批判刘少奇、周扬一伙的“全盘继承”论》(1971年8月5日)。显然抬高列宁之目的,还是在批判苏联已走上“修正主义”道路。

时过境迁,如今的中国大陆已经不需要再对已成历史的苏联“针锋相对”,特别是在改革开放40多年来取得重大成就的当下,早已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列宁执政时期与苏联计划经济,但符合、适应中国国情的道路,摸索出一套社会主义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方式,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过度吹捧、神化列宁的作法也已过时,也算是还给列宁一个历史的本来面目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