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常委密集离京 疫情下中国社会秩序全面重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高层密集离京赴地方视察,意味着中国各项秩序正在恢复原有节奏。(新华社)

“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北京时间4月20日至23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视察陕西,检查秦岭违建后的生态修复,视察当地脱贫进度。与此同时,中纪委书记赵乐际2020年首次地方调研的消息也获得公开。更早一些时候,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一场脱贫攻坚会上约谈县委书记,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在此期间已经先后赶赴广东、湖南与新疆了。

经历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除了习近平此前具有信号意义的武汉与浙江之行外,中共高层已经3个月不曾外出,此次高层们纷纷离京,开启地方调研模式,这些日常的工作在此时却传递出不一样的信号。从疫情防控到复工复产、脱贫、春耕、反腐乃至扫黑部署等等,一系列的中央动作表明中国社会的秩序正在全面重启。

寻常调研背后的不寻常

从中国官方发布的行程中可以看到,习近平到陕西考察先后去了陕西秦岭、陕西安康茶园、当地的社区与乡村、陕西西安交大西迁博物馆、陕西汽车控股集团等地。总结来说,习此次的地方考察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具有开局意义的一次行程。

从考察内容看,此次的陕西之行与浙江之行有重叠之处,例如都关注了复工复产的情况,强调了生态保护,但更多的是不同。用中国官媒央视新闻发布的报道来说就是,“习近平陕西之行,有多个考察点都与脱贫攻坚紧密相关。”这项行程是习近平历次地方视察中的标准动作,但在其武汉之行乃至半个多月前的浙江之行中并不明显。

此外,中共高层的地方视察动作也在发生变化。至少在过去的3个月,除了可以看到身为中国疫情总指挥的习近平到访武汉以及浙江之外,其余的一众大员是在过去频繁召开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中被提及。而此次在习近平视察陕西前后,负责执行推动扶贫脱贫相关政策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执掌中纪委的赵乐际已经分头前往广东、新疆、甘肃等地,调研脱贫与经济发展的相关情况。而更早时候,曾在抗疫一线担任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副组长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已经先后召开了4次会议,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活动。

中共高层们近日密集的行程意味着,在中国这样一个集权体制治理下的国家,被新冠肺炎疫情扰乱的社会秩序随着高层的推动,正在快速恢复原有节奏。

秩序恢复的几个节点

4月22日,武汉交通全面恢复运营,至此,中国全境因疫情而采取的区域隔离措施全部解禁。同时,舆论预测中国全国两会将在5月下旬拉开帷幕,似乎一切正在恢复如初。生死百天过后,经历了那场疫情的人一定要反问的一个问题是,中国是如何逐渐从这场疫情中走出的?

舆论普遍以1月23日武汉封城作为中国开始应对疫情的一个重要节点,此后中国大陆31省市区相继跟进,陆续宣布进入一级应急响应状态。最严格的的“封锁”、最大规模的新冠肺炎筛查和迅速启动的问责机制,在中共最高层及其直接授权的中央指导组的断然动作下——包括征调力量筹建容纳数万人的“方舱医院”,调动全国和军方医护力量无条件投入“战斗”,有5万人感染的武汉在2月份控制住了疫情,3月14日实现了零新增,中国全国其他地区疫情也基本得到控制。尽管近期输入性病例、无症状感染者等曾导致疫情一度在局部出现死灰复燃,但北京随即采取强化筛查、限制和收窄境外输入的强力措施严防境内反弹与境外输入,重新掌控了局面。3月10日,习近平“突然”现身“震中”武汉视察疫情防控,这一疫情后首次离京视察被认为是中共确信已经扭转局面的象征。随即,封锁长达两个多月的离鄂通道于3月25日重启。

3月29日至4月1日,习近平第二次离京南下浙江。浙江是中国民企和出口经济活动最为活跃的东南沿海省份。习近平此访的注意力已经不再仅仅是疫情防控,而是转向了有条不紊、分阶段分区域的疫后社会经济活动的重启。事实上,北京最高决策层自2月份便开始了战略重心的转移。如果说武汉“封城”前夕习近平的最高指示是果断地按下了整个中国的暂停键的话,那么从2月23日的“17万人大会”前后开始,中共实际上了开始半按了“重启键”。有效的复工复产不仅仅是居民日常基本生产生活物资和服务供应,更不仅仅是紧俏的医护产品供应,而是涉及到从农业到工业,再到服务业的有序复苏。截至4月14日,中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已达99%,人员赴岗率达到94%。

武汉“解封”并恢复与外界的人员、货物等流通,意味着中共已经为社会重启奠定了基础。正是在此背景下,最具信号意义的学生返校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基本从4月中下旬开始在全国按照疫情高中低风险水平评估逐步恢复——毕业年级优先、大龄年级学生优先,先行开学。

直到这次4月底以习近平考察陕西4天为代表,中共高层恢复在外地活动,同时外界期待的已经将近延迟两个月的全国“两会”预料登场,从基本逻辑上看,中共已经具备了恢复正常国家政治生活秩序,并进行大规模人群政治集会的安全条件。可以预料,若疫情不会出现比较大的反复,那么中国有望在6月份之前恢复完全的社会活动。当然,鉴于这次疫情的持续性伤害,中共已做迎接长期性常态化抗疫的准备,中国疫情警报不会就此解除。

当然,这并非判定中国已经完全摆脱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只是,与如今将病毒为主要斗争对象的欧美抗疫相比,当前中国已经转向防疫复工两手抓,甚至以复工复产完成全年既定社会经济增长目标兑现全面脱贫和实现全面小康的政治目标为主。

欧美为何丢失抗疫成功版本?

中国为什么能够在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率先跳出来并在两个多月内实现国家重启,有说是因为体制性的优势,也有说文化的影响,这应该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效应。无论如何,从结果来看,中共领导下的中国抗议确实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成效,而欧美各国却深陷疫情泥沼。用冷静和理性的分析来看事实,抛弃意识形态看待不同国家的制度,将治理和意识形态评价分开,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

如果有注意到习近平对此次疫情的表述,应该可以看到其用了“人民战争”这一说法。这并不是纯粹的政治术语,“人民战争”反映了在中共最高层的判断里,看待这场疫情的角度与处理方式就是以人民的生命安全为第一位。尽管中国采取的手法是严厉的,甚至被西方称为是“侵犯人权”的,但毫无疑问,事实证明这种方式最大程度上保障了人的最宝贵最基本的生存权。

而当中国国内疫情汹涌之时,欧美政坛的整体反应是冷淡的。面对汹涌而来的疫情,大多数民选政府即便对其蔓延的可怕性有所警觉,也很难像中国那样采取断然的措施暂停一切社会活动,因为那将迫使他们不得不面对选民的强大选票压力。于是,他们惧怕极端的所谓“侵犯人权”但有效的措施,转而采取鸵鸟政策、精神胜利法,不负责任地任普通民众产生自我免疫;当然,更有甚者,新冠肺炎疫情被政治化操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幕僚一度将新冠病毒政治化为“中国病毒”,将其视为进一步采取对华敌对立场的有力工具。

在疫情期间,美国不断甩出层出不穷的对中国的挞伐,从“中国病毒”到瞒报疫情再到中国赔款等等。在西方传统的意识形态和现实的政治操弄下,作为疫情大规模爆发的国家,中国甚至在海外工作、生活和学习的华人均遭到了歧视和攻击。但正如评论人士所说,这种转嫁矛盾的方式和无谓的攻击非但无法消灭疫情,反而削弱了共同应对危机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继中国而爆发疫情、反倒比中国疫情更严重,这是西方选举体制的一次重大“滑铁卢”。《纽约时报》曾有文章称西方浪费了中国提供的疫情窗口期,那么究竟为什么浪费了呢?这恐怕正是上文所说,在民主选举体制下,对于政治精英来说,选票比人命更重要,与其说他们错判疫情严重性不如说他们根本就不愿意相信。

这大概也揭示了为何在面对新冠疫情中国可以能西方所不能。美国顶着全球疫情中心的压力与国内数万人死亡的损失而力保经济,以暂停拨款的形式向世卫(WHO)施压,种种措施背后民众生命安全与政治利益抉择的排序昭然若揭。面临的是同一个疫情,作出的是不一样的选择。选票的政治压力或许让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太多无奈,但是疫情的结果却不会给政治狡辩的空间。

同时,中西文化的差异,对个人与集体的选择迥异,被认为是造成中西在疫情中遭受冲击程度不同的重要原因。从社会讨论的角度看,这种观点成立,但是美国不能将其视为政治不作为的借口。美国必须在已经有的民主成就之上,改革自己制度上存在的极大、极多问题,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保护。4月初,奠定中美关系改善的美国原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已经预言到了这次疫情对全球政经秩序的永久性伤害,并敦促美国政府采取有力措施改变其所面临的疫情加剧局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