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美欧舆论围攻北京 中国航天曝巨大隐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花心思在积极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和救治感染者身上,而是将大量精力花费在了“舆论战”上,意图将锅甩给中国,为即将到来的大选开脱责任。(多维新闻)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下的欧美舆论场,就如同当年毛泽东诗句形容的一般——貌似声色俱厉,却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十分可笑。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肆虐,围绕病毒源头、信息公开等问题中西舆论争议不断。近来,欧美国家一些极端势力,发起了向中国索赔的闹剧。4月21日,美国中西部的密苏里州就新冠病毒起诉中国,称中国政府是该病毒目前全球大流行的责任方。密苏里州成为第一个因新冠肺炎疫情,起诉中国的美国州。

除此之外,英国、意大利也有少数团体和个人扬言起诉中国,向中国索取高额赔偿。

对于目前多国向中国提出“索赔论”的声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于早在4月20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回应称,中国同其他国家一样,都受到了病毒的攻击,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更不是病毒的同谋。

同时,耿爽强调称,“面对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和传染病的威胁,国际社会应当团结协作、同舟共济,而不是相互指责,甚至叫嚣什么追责索赔”。

将疫情问题“甩锅”中国,已经是美欧一些国家的惯用伎俩。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此前一直宣称“中国应该承担责任”,还将新冠病毒故意说成“中国病毒”。在面对即将到来的2020年选情,美国共和党更是支招候选人,要全方位“甩锅”中国。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4月24日爆料称,美国共和党参议院委员会给党内各竞选阵营发送的一份备忘录,建议共和党候选人通过积极攻击中国来应对本地的新冠疫情。备忘录长达57页,从如何将民主党候选人与中国官方联系起来,到怎么对付种族主义指控,内容可谓详尽。

上述备忘录的作者是共和党资深战略师布雷特·奥唐纳(Brett O’Donnell)的政治咨询公司,其曾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顾问。近来,蓬佩奥被指始终处于“抹黑”中国第一线。

奥唐纳则给共和党提供三条攻击中国的路线:包括污蔑中国“掩盖”病毒导致疫情爆发,民主党人“对中国太温和”,以及共和党人将“推动制裁中国的计划,理由是后者涉及传播病毒”。

华春莹近来一直冲在反击西方不实指控的第一线。(Reuters)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美国社交媒体Twitter发声“夸赞”这真是一出“好剧本”,她还建议大家都看看。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国主流媒体均转载这一消息,中国民间舆论则狠批这种行为太过“无耻”。新华社称,这种做法反倒说明,美国人也自认特朗普的(糟糕)防疫表现没什么可辩解。

面对中国的强势崛起,美国很显然表现得极为不适应,从经济、政治、军事、舆论诸多领域全面对华发难。此番甩锅、抹黑中国就是舆论战的一部分。对中国而言,高层领导人要求具有底线思维,应对极为复杂的环境外,始终强调做好自己的事。针对当下的舆论战,中国外交部近来加大进攻力度,主动发声,以反对不实指控。

事实上,中共高层在3个月不曾外出之后,近期纷纷离京开启地方调研模式。这些日常的工作在此时却传递出不一样的信号。从疫情防控到复工复产、脱贫、春耕、反腐乃至扫黑部署等等,一系列的动作表明中国社会的秩序正在全面重启。在这场蔓延全球的瘟疫中,中国最先“倒下”,但也最先重新站了起来。【相关新闻:这是一场谁先重新站起来的比拼

4月24日是中国第五个航天日,亦是中国首颗卫星“东方红一号”卫星成功发射50周年纪念日,中国官方在这一天公布了备受关注的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名称、任务标识等。中国行星探测任务被命名为“天问(Tianwen)系列”,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被命名为“天问一号”,后续行星任务依次编号。

从1970年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到今天已经有200多枚各种特殊功能的卫星;从1980年第一枚运载火箭,到2003年首次实现载人航天;从2011年中国首个空间站“天宫一号”,到2019年中国的“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在月球背面着陆——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再到2020年即将发射的火星探测器。在太空探索领域,中国以后来者的身份,步步为营,实现了诸多突破,逐渐成为太空探索领域的重要参与者,未来甚至可能成为主导者。

不过,成绩之外亦有隐忧。近年来中国航天的发展之路并不顺利,航天发射多次失败。统计显示,2016年9月,中国高分10号卫星发射失败,同年11月长征5号遥一火箭发射失败,随后的12月,高景1号卫星部分失败;2017年6月,中星9A卫星部分失败;2017年7月,长征5号遥二火箭发射失败;2019年5月,遥感33卫星发射失败,同年8月,中星18号卫星失联;2020年3月16日,长征7号卫星发射失败,时隔24天,4月9日,搭载印尼PALAPA-N1通信卫星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也没能成功入轨,星箭最终坠毁,成为中国今年的第二次火箭发射失利。

公开统计显示,2016年至2020年4月,美国发射111次,成功110次,成功率达99%;俄罗斯发射80次,成功77次,成功率达96.25%;欧空局发射44次,成功42次,成功率达95.45%;日本发射20次,成功19次,成功率达95%;印度发射25次,成功24次,成功率达96%;中国发射121次,成功112次,成功率92.56%。

特别是2020年两次发射活动失败是在一月内出现的,颇为罕见,这也将中国航天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由于中国将在2020年有40次左右的发射计划,其中包括新一代载人飞船试验船、嫦娥5号、火星探测器发射任务,接连两次发射失败,可能对原定计划产生重要影响。如何确保发射的成功率,特别重大项目以及载人项目,可能是中国航天领域需要突破的。

另一方面,纵观中国舆论,待遇不足重挫航天工作者的积极性也是现实的问题。除少数拔尖的航天工作者获得无数荣誉和奖励外,更多的是一些默默无闻的中低端工作者,构成中国航天的基层主力,但这些人面临着如同普通民众那样所遇到的房价高涨、子女入学和医疗等问题。

2018年张小平离职事件被认为是这一问题的集中体现,彼时作为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研究员的张小平,因待遇问题而离职进入民营航天企业,但遭到原东家的阻挠,引发广泛关注。张小平在体制内年薪仅在十多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1美元),但离开后的年薪高达百万元。

4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给参与“东方红一号”任务的老科学家回信时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志气不能丢”,“新时代的航天工作者要敢于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对航天工作这个体而言,精神激励重要,但提高待遇,让普通航天工作者无后顾之忧,免于生活压力,同样也很重要。这可能也是高层需要考虑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