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委彻底收权最后一步 武警法修订内容披露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形势趋缓,中国人大最新一次常委会议于4月26日至29日举行。在首日会上,有关武警部队的新法草案获得审议。

鉴于疫情影响,中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以现场加视频方式举行。26日,中国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

2020年4月26日,中国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中国央视截图)

王宁指,现行涉及武警的法律自2009年8月27日颁布以来,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重新修订完善。

而需要重新修订的直接原因是武警已完成改革,2017年12月,中共决定调整武警领导指挥体制,划归中共中央、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共军委-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归中共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

这一改革的直接后果是中共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均无权调动武警。此前,特别是周永康执掌政法委时代,地方政府以维稳名义随意调动武警部队,给后者名声带来的恶劣的影响。

中国武警部队接管海警,成立海警总队,图为海警总队隶属的海警船。(超大军事论坛)

2018年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向武警授旗。同年3月,中共在机构改革中要求,海警队伍全部转隶武警,黄金、森林、水电等部队移交其他部门等。6月,海警划归武警,成立海警总队,统称中国海警局。

中国官方披露,此次法律修订增加“组织和指挥”一章,将“任务和职责”一章调整为“任务”和“职权”两章。

草案总则规定武警担负执勤、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海上维权执法、抢险救援和防卫作战任务,并单设“任务”一章,细化执勤任务范围规定,增加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和抢险救援的任务范围规定,对海上维权执法任务和防卫作战任务作援引性规定。

中国海警船海上射击演练。(HSH论坛)

草案还强化对武警权力运行的监督,明确中共军委监察委员会、武警各级监察委员会是法定监督机关。

简而言之,修法一是落实“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改革要求;二是明确上述“六位一体”使命任务;三是对武警的组成、指挥关系、与地方党委和政府之间的兵力需求对接、指挥协调机构、业务指导关系作规定;四是对武警的职责权限做规定;五是相关保障和监督检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