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后发力新基建 中共官方首次明确新基建范围意在何为

撰写:
撰写:

一场经年不遇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据美国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官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实时数据页面显示,至4月27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290万例,现有确诊病例逼近200万例,累计死亡人数逾20万。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图为4月15日在泰国曼谷的molil冈山教育学院,带着防护面罩的佛教新和尚保持距离参加宗教课程学习。(AP)

世界多国经济已呈现停摆半停摆状态,全球国际经贸往来几近停顿。眼下,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虽已得到有效控制,但从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来看,中国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预期-6%,前值为6%,第一季度GDP环比下降9.8%,这也是中国自1992年有季度GDP数据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疫情过后如何恢复经济,已成为摆在中共面前迫在眉睫的头等大事。

回看历史,发展基建往往是各国应对经济下滑的“常规手段”。中国在几个经济下行周期,也都曾放大招出台过基建刺激政策,以期拉动经济增长。在疫情的影响下,中国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已日益严重,而中共将如何发力“突围”已成为世界关注的“课题”。

北京已进入常态化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状态,图为4月9日通勤者在穿过北京地铁站时戴上口罩,以防止新的冠状病毒的传播。(AP)

越来越多的公众也已注意到,除常规的“铁公鸡”(铁路、公路、机场)外,中国官方已越来越多地提到加快5G基站、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型科技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基建”的含义已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而有了新的内涵。

“新基建”成为新一轮基建热潮的主要特色,北京时间4月20日,中国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新型基础设施的范围,初步研究认为,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实际上,早在2018年年底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国已提出发展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代表未来转型升级的新型产业。从表述上来看,这些新兴产业排在了城际交通、市政基础设施等传统基建项目之前,也在暗示着中国未来基建投资的重点将更倾向于科技产业领域。

自2018年至今,中共已在7次中央级会议明确表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相关政策路线图也日趋清晰。

从近期中共官方公告来看,中国的“新基建”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为了稳经济,有序复工复产,中国推出了多重举措,图为在山东青岛城阳区一复工后的企业车间内,工人在排队领取口罩。(新华社)

一是信息基础设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比如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二是融合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

三是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中国几乎所有省或直辖市的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均有提及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从传统基建到发力新基建,中共正走在一条新路上。

“新基建”就其政策目标而言,无外乎侧重两个方面:一是以“新基建”稳投资,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将产生长期性、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拉动有效投资的新增量,将在促内需和稳投资中发挥重要作用;二是以“新基建”推动交通、能源等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

中国的“基建狂魔”之路始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而伴随着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国“新基建”的内涵、外延也在不断拓展。新冠疫情还在全球肆虐,在西方“甩锅”中国,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结构发展方向转型的大背景下,中共如何唱好“新基建”这场大戏,已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中西方的宏观叙事场景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