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八国联军”伸出索赔之手 赔偿还是开战


“琵琶急骤金戈曲,天籁又多鼙鼓声。”北京时间4月26日,被视为中共官方立场风向标的《人民日报》,以“这就是我们的立场”为题,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类似海报形式的信息——“没有人是病毒同谋 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向受害者‘索赔’ 多显荒谬”。这是中共针对近期西方多国因为新冠(COVID-19)肺炎疫情而出现的“向中国索赔”声的最新公开回应

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欧美开始大肆传播开始,因为疫情“向中国索赔”的声音在西方开始出现并日渐甚嚣尘上,大有对中国形成“围剿”之势。

这股追责和索赔声音反馈到中国,引发了中国舆论的强烈反弹,以至于“辛丑条约”“庚子赔款”这些已经蒙了两个甲子尘土的名词,再一次被从故纸堆里翻出来。虽然诸多理性分析认为所谓索赔论不过是部分政客有意推动下,西方社会的一种情绪宣泄和转移,但是新“八国联军”是否要再次入侵的隐忧在中国的舆论场已经形成,并激发中国社会的民族情节和对西方的对立情绪。

当地时间2020年3月16日晚,福克斯《塔克·卡尔森今晚》节目,现场连线美国印第安纳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塔克·卡尔森今晚》节目视频截图)

索赔声四起

声称中国应该对新冠肺炎疫情负责,从而“向中国索赔”的声音最早出现在美国。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3月13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同一天,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县一家名为伯曼律师团队(Berman Law Group)的律师事务所向该州南区法院发起针对中国的集体诉讼,认为中国需要为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负责,并要求中国赔偿数十亿美元。

据称他们让中国赔偿的事实依据是中国作家方方即将出版的《武汉日记》。整个2020年3月,包括佛罗里达州,美国德克萨斯、内华达和加利福尼亚州发起了至少4份针对中国的起诉,其中一份甚至提出"生化武器"的说法,控告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军方。

如何获得中国赔偿的各种“方案”也开始出炉:美国共和党籍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3月16日在福克斯《塔克•卡尔森今晚》节目中称,为了追讨中国赔偿,可以考虑不兑付大部分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随后,澳大利亚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4月3日向议会提议“收回达尔文港和中国公司租用的农地,作为抗疫的赔偿!”美国保守派杂志《国家评论》也建议美国政府说服其他国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没收中国国有企业资产来补偿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损失。4月16日,两名共和党议员甚至在美国国会发起议案,要求剥夺中国的“国家主权豁免权”,让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可以将中国政府告上联邦法院、索取赔偿。

英国相关智库称,中国应就新冠肺炎疫情向英国赔偿3,510亿英镑。(英国《每日快报》截图)

很快,这股对中国“索赔”声浪从美国、澳大利亚发展到欧洲乃至印度。印度两个律师协会4月4日向联合国诉状中国“秘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新冠病毒”索赔20万亿美元;4月5日,英国一家名为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Jackson Society)的智库还发布了一份44页的报告,报告称新冠病毒对G7国家造成约3.2万亿英镑的损失,呼吁英国应向中国损失索赔3,510亿英镑。甚至德国也有媒体在4月16日发表一封标题为"中国危害全世界"的公开信,引用一些未经证实或澄清的报道如"研究蝙蝠的武汉实验室",进而展出了一份"账单",列出了需要中国政府赔偿的款项。

一时之间,中国似乎再次身陷一百二十年前“八国联军”的包围之中。“新八国联军围剿中国”、“庚子赔款”、“八十国联军向中共索赔”之说开始在中国舆论场频频出现。甚至说法称,西方索赔一旦得逞,中国的国库将被掏空,中国将再次一蹶不振,重复百年屈辱史。

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2020年4月3日开始呼吁在海外的美国人尽快回国,引发准备开战的猜测。(Twritter@Travel Gov)

“八国联军”来了?

这些说法,源自中国近代的一段丧权辱国历史。1900年按照中国古代天干地支纪年法成为庚子年,当年以“扶清灭洋”为口号的义和团运动,引致俄、德、法、英、美、日、意、奥八国联军武力干涉,第二年清政府被迫签订《辛丑条约》,承诺赔银450,000,000两,赔款的期限为1902年至1940年,年息4厘,本息合计980,000,000两,是为“庚子赔款”。

一直存在于中国人记忆中的“八国联军”“庚子赔款”被认为是中国近代衰落的开始,当今天西方多国再次出现向中国索赔的声音时,中国民间的民族屈辱感记忆再次被唤醒,民族情绪与对西方排斥心理再次高涨。

加之3月底,美国北方司令部将重要的指挥部分散到了著名的科罗拉多夏延山掩体和另一个秘密地点,将其隔离以确保在疫情的情况下军方能正常工作。而4月初美国政府开始全球撤侨,更加让外界尤其是中国民众猜测美国已经为战争做准备。毕竟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在战争之前也会动员自己在海外的公民尽快回国。2003年美国攻打伊拉克时,就曾有类似的举动。这成了舆论猜测美国可能再次发动战争的一个重要依据。

美国真的会为了减少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下滑以及其他诸如失业等社会问题,联合他国对中国索赔甚至宣战?

从现在来看,可能性很小。毕竟前文提及的所谓“索赔”声音,均来自一些对华强硬派官员、非政府组织以及以吸引眼球为主要目标的非严肃媒体,并不是各国政府的官方行为。比如针对亨利•杰克逊学会的报告,唐宁街对媒体的回应是不予置评。对于《图片报》这家德国发行量最大的通俗报刊提议向中国索赔行为,德国联邦政府的对应是公开表示,不认为中国政府有意隐瞒以及在应对疫情上有不正当之举。

一些对华鹰派官员的立场当然会部分影响所在国政府,但是即便真有哪个国家政府出面要中国赔偿,这种索赔同样要面临法律和现实障碍。国际法中的主权豁免,指的就是国家及其财产免受外国法律和外国法院的管辖。所以,西方政府根本无权就此向中国索赔。

正如4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于索赔论的三连问:“2009年,H1N1流感在美国大面积暴发并蔓延到214个国家和地区,导致近20万人死亡,有谁让美国赔偿了吗?上个世纪80年代,艾滋病首先在美国发现并蔓延至全世界,不知道给世界上多少人造成痛苦,有谁找美国追责了吗?……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动荡,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最终演变成全球的金融危机,有谁要求美国为此承担后果了吗?”

如果(当然,是非常小的小概率事件)某些议员所谓的强行扣留或冻结中国资产行为真的发生,那么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且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政府必然会祭出相应的报复手段。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双方互不让步,战争似乎也就避无可避。而现实是,即便是军力比中国强大得多的美国,如果贸然和中国开战也难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显然不是理性政客和政府的选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被认为中国强势外交的代表官员之一。(AP)

中国该不该担责?

当然,在否认“索赔论”的同时,也需要承认,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官员代表的中国地方政府,是存在警告延迟和不当应对的。不过正如有的分析所称,“因为地方官员失职而追究国家责任,在国际上是说不通的。”更何况,西方发达国家在疫情爆发初期,因为传播速度快到出乎预料,政府同样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混乱和慌张。

从公开信息看,并无证据或迹象可以说明中国中央政府瞒报疫情。世卫组织(WHO)公布的信息显示,中国政府很早就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充分沟通。中共官方从4月17日开始的修正病例数据和到公布武汉最早的病例会诊记录,也是对他国质疑的正面回应。

更多观点认为,自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到中国用两个多月时间控制疫情的蔓延势头,及至欧美成为疫情爆发地,且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数据远远超过中国,让西方国家从开始“看戏”一般旁观者变为了水深火热的“剧中人”。目前络绎不绝的“索赔论”,与其说与西方对华惯有的傲慢心态和意识形态对立,不如说是疫情肆虐压力下的一种情绪宣泄。要知道,面对中国甚至整个亚洲,西方国家一直习惯以文明、先进的领导者的姿态自居。这种心态下,作为疫情后发国家,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却数十倍于中国,对包括一些政客在内的人来说,从情感上实在难以接受。

这一点,也解释了为何中国周边的亚洲,各国如韩国、日本新加坡等,反而没有这种索赔声。第一因为亚洲国家文化上有相似之处,且历史上西方国家全球殖民的过程中,亚洲各国几乎都是弱势的被殖民。第二,亚洲国家普遍受到儒家文化影响,集体主义在亚洲能得到更多的肯定和体现,这让亚洲各国民众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能更好地配合政府的流动管控政策,从而让疫情控制的速度和效果相对欧美要轻得多;最后,因为地缘关系,亚洲国家更容易了解并接受中国的疫情防控方式。

再者,西方的选票制度,让需要面对今年11月大选的美国政客们,为了抓取更多筹码获得选票,不仅需要寻找“背锅侠”来让民众的不满得以发泄,也需要找一个共同的敌人来制造团结民众的口号。在目前这样的局面下,反华进而索赔就成了一个稳赚不赔“政治正确”的选择。但是这种选择,终究只会是一种政治操控手段下的中西方舆论对抗。毕竟,虽然2020年又是一个庚子年,但是中国已经不是一百二十年前的中国。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