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美国为王”受到冲击 但对中国并非全是好事

撰写:
撰写:

疫情之下,此刻中美双方的舆论战无疑是贸易战的延续,它也超出了疫情本身,而是中西方围绕着体制和治理能力的又一比拚。此次疫情,对中美关系、世界格局,都产生一定影响,“中西方”此刻都离不开彼此,但对立氛围及西方焦虑也越发明显。本文转自多维CN第57期“新冠肺炎:一份中美的领导测试题”。

中国的增长一直是一个漫长而积极的故事,但现在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个黑天鹅式的事件,突显了中国有多么不同。这是2月底一位西方学者告诉《纽约时报》的话。而此“不同”,是指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后中国官场存在的瞒报、基层治理存在不够现代化的种种缺漏,该学者认为现在许多公司都会严肃考虑是否太过依赖中国市场。

彼时,这样的声音在国际主流媒体中并非少数。

到了3月中,许多评论风向从“中国制度之种种缺漏,导致疫情严重”转移至对“美国是否仍如过去二十年一般,是世界坚强的第一后盾”之质疑。别误会,世界各国对美国的质疑,与“遗忘中国政府最初的错漏”可是两回事。然而,当3月初意大利、英国、塞尔维亚等欧美国家相继沦陷为疫情重灾区之际,最现实的问题就来了,即医疗设备供应问题。应是世界龙头的美国政府,第一时间采取了“美国优先”。

中国派遣医疗团队进入意大利;塞尔维亚批欧盟(EU)“遗弃自己”而转向中国,连身为“欧洲标准模范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习近平也在3月26日就防疫通电话——疫情较严重的德国北威州甚至致函中国大使馆,期望中德医疗防疫物资畅通。这些还不包括中东等地与中方的物资往来。

于是中美的舆论大战,自3月下旬开打,中国抨击美国防疫失当,美国则挞伐中国藉物资防疫之名将“黑手”伸向国际政治。

特朗普不时在疫情后发表具争议的、针对中国的言论。(AP)

这不单只是疫情,而是“中美贸易战”的另一场延续。近日传出美国砸钱要企业撤离中国的消息,而台湾也在中美之争中被推到前面:台湾政府不断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对骂,不断捐口罩与医疗器材给世界,美国也数次表示“台湾为防疫模范”。在这些争吵中,台湾国际地位能抬升几许并非美国重点,“民主体制不能输给专制体制”是此刻美国团结“主流世界”的最大依据。

然而,除了美国以及疫情相对稳定的东亚地区之外,欧洲各国,都在政治正确及现实中左摇右摆,各自盘算。意识形态自然重要,“传统民主世界”更不会因“中国帮助”一下而颠覆,但中国崛起后所形成的利益捆绑,已使多数国家此刻明了于心:在当今全球化下“去中国化”,不太可能了。

欧美看中国:一个个“YES,But”

在中国疫情爆发初始,西方评论大多认为“专制体制形成的疫情灾难”,然而当欧美各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同样手足无措后,西方舆论在讨论中国防疫之时也难否认其高效,遂对于中国防疫模式形成一个个“是的,中国防疫有效,但是”的“Yes, but”的句式。

比如德国一家媒体的专栏评论文章写道,现在中国的防疫被外界视为有效的,“但是”不能忘记这样的高效是专制的、且其展现的结果未必可信(比如中国政府可能美化数字)。美国专家在媒体上评论疫情时,亦会如此表示“中国防疫有效,但是中国防疫亦涉及政府对人民的监视、经济等问题”。

“中国防疫之高效”后面,往往会再强调“专制之弊”,这绕不开一个西方民主社会的根本疑问,当管制或专制被证实有效时,“民主”如何捍卫自己?因此,韩国、台湾被列为民主防疫典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法国《十字架报》(La Croix)等纷纷以台湾经验证明“民主做得更好,未必要专制”。

然而,当有德国媒体向德国官员提及“是否效法亚洲国家有效防疫”的一些措施,如韩国、台湾均手机GPS定位需居家隔离的人民时,立刻被否定了,称“这是违反人民信息保护的”。也就是说,在这场“防疫考试”中,“民主治理”也有一些“专制”的成分,比如政府有限度管理人民的人身自由、获取民众个人资料并监督等。

疫情之下没有什么“政治正确”可言,端看国家的治理体系能否应对大规模疫情。但是西方国家在看待防疫时就如同看待中国经济崛起一样,充满一个个疑惑与“YES,But”。

“为何专制政权仍能解决问题并往前?一定遮掩了什么问题”、“是的,中国经济发展快速,但是有非常多人权问题”云云。

意识形态为先、而不去解决自身现实问题,正是这样的纠结,让老牌西方国家在过去二十年中国崛起之际陷于恐惧、迟迟未反思自己,于经济是如此,于自身公卫体系之疏漏也是如此。欧美看中国“YES,But”了二十年,终于因为一场疫情,中美的老大老二之争达到了顶峰。

套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话,“现实情况是,在这场冠状病毒危机之后,世界将永久性改变。”

疫情之后,世界变了

此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明白打赢疫情需要中西合作,中国是世界最重要的医疗设备生产者,疲软的世界经济也需要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带动。然而,西方社会同时是烦躁与不安的。

疫情来临之际中美已经打了两年贸易战,美企日企撤离中国之风不绝于耳,贸易阶段性协议虽然一再商议、仍无法缓解两国对彼此的焦虑。美国社会对中国焦虑,而中国也渴望转变过去“以美为尊”之游戏规则。如今这样的焦虑,伴随着疫情,在西方世界的外溢效应尤为明显。

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M Campbell)和美国学者杜如松(Rush Doshi)日前在媒体上表示,美国过去之所以能够领导世界,不单是国家实力,而且具有当全球发生危机时主导物资供应、协调各国力量应对的领导力。

而此次美国政府在应对疫情上,明显失格。这是为何众多美国学者抨击特朗普政府之因,更是美国对“中国藉机扩展”的不满来源。诚然,中国在此次疫情中背负“前期隐瞒,导致各国无妄之灾”之“原罪”,即使中共向世界提供物资及经济援助也无法完全消除各国不满,但是此刻国际的政治学者们都有一个疑问:疫情之后,世界还能依赖单一强权领导吗?

中国崛起后人们就在探讨,世界将从单极转向双极,甚至未来不排除多极,这场冲击全球的疫情,就是一个重要转折点。在疫情结束过后的一段时间内,世界将会共同面对许多现实难题,如谁能带动全球经济复甦、全球产业链的重整等,这也将是未来中美共同面对的领导力测试题。

对于美国而言,须反思过去二十年所忽视的问题,造成今日“美国优先”而忽略自身领导地位的局面。对中国这个新兴强权而言,全球领导力的挑战才刚开始。

自然,就算现在全球供应链重整、一些产业从中国转移至东南亚,拥有庞大经济实力的中国仍将吸引全球资金与人才,这个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但是,当过去欧美所领导的民主政治、国际格局等主流世界认为的“根”,受到“中国势力扩张全球”的冲击时,中国又将如何调和这样的冲击与矛盾?

当欧洲各国在现实考量与政治正确中左右权衡,中国又该如何在仍以西方为主的国际舆论中塑造自己?

疫情之后,世界固然认识到单极强权的时代已过,但中国与美国的挑战与交锋,才正要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