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控风云大国博弈】美国强拉中国入局 “军备竞赛”悄然浮现

撰写:
撰写:

近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20年军控遵约报告》摘要,指责中国未遵守暂停核试验、导弹防扩散承诺,并对中国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报告提出质疑。与此同时,美方对于俄罗斯热情动议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一事态度消极,并曾提出把中国拉入美俄军控谈判的建议。

在不确定性增多且悲观预期加重的中美关系里,“军控”正在被越来越多地摆到了台面上,这其实也反映出新一场“军备竞赛”的阴影正在逐渐浮出水面。而这应该是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国都应该尽量避免的局面。

美国强拉中国的盘算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中俄在2010年4月8日签署的一项双边裁减战略武器的条约,有效期10年,并可延期5年。在2020年4月这项10年条约有效期临近终结之际,俄方多次表态愿意续约,但美方无意配合。自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后,美国屡屡“毁约退群”,仅在军备武器方面,就在2018年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2019年退出《武器贸易条约》、《中导条约》。另外,美国在近20年来一直独家阻挡《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迄今未完成库存化学武器销毁。因此,美国在2020年4月不再续约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不过是近年“毁约退群”的一次习惯性操作。

美方为不再续约中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提供了多种说法,例如声称该条约对国力大减的俄罗斯更有利并严重限制了美国的核能力,再如声称该条约并未涵盖足够的俄罗斯武器系统,还有说法是应该将中国纳入军控谈判。

但中国的态度很明确。2019年中国外交部时任发言人陆慷就已回绝称,“搞这样所谓的三边军控谈判的前提和基础根本不存在,中方也绝不会参加。”陆慷所说的“前提和基础”,或许是指中国对核武器的储备与美俄两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据《纽约时报》在2019年7月的报道,据美国军控协会的数据,美国有6,185枚弹头,而俄罗斯约有6,490枚,中国约有290枚。显然,在数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要求中国加入中俄军控,确实缺少说服力。

中国在所有拥核国家中第一个提出“三不”原则,即绝不首先使用,绝不对无核国家、无核地区使用,绝不进行核扩散。自其拥有核武器以来,也从未以此威胁过其他国家。相比之下,美国不仅是唯一将核武器投入实用的国家,而且并不避讳在对外交涉中以这种杀伤性极大的武器作为筹码。

尽管美国加入了很多限制武器运用的条约如《中导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但其执行力度一直被认为有所折扣。近年一系列“毁约退群”的做法,则无异于进一步“解绑”了美国的军事能力,得以放开手脚维持并打造更显著的军事优势,进一步拉开与其他国家本已悬殊的军事差距。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郭晓兵总结美国在军事层面的三个新策略称,“一是退,即摆脱条约束缚,在各个相关领域谋求绝对优势。二是拖,放弃奥巴马政府倡导的‘无核武器世界’,转而提议‘为核裁军创造环境’,把核裁军拖向遥远的未来。三是拉,不顾中国与美俄之间核力量的巨大差距,欲把中国拉进中美俄三边军控,给中国戴上紧箍儿。”郭晓兵还认为,“其(美国)根本目标是要以军备竞赛和军备控制的两手,与经贸战、科技战配合,把对手捆住甚至拖垮,以谋求大国竞争的胜利。”

中美“军备竞赛”风险上升

美国作为“冷战”后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其优势是全方位的,但是相对于正在持续崛起的中国,其经济优势、科技优势都已黯然失色,文化和舆论等“软实力”也越来越不起作用,只有军事优势仍然令中国难以望其项背。中国军界有一个说法称,即便美国军事发展原地踏步20年,中国也追不上。因此,在未来中美关系的演进中,军控问题很可能会被越来越多地摆到台面上。美国军控的主要目标,未必会发生从俄罗斯到中国的转移,至少不会将中国排除在外。

当然,“军控”的另一面是“军备竞赛”,后者也是美方的可能选项,或者说军控只是美国进行军备竞赛的一种手段。所达成的军控协议对美国而言未必构成束缚,却可能成为别国的巨大负担。

美国赢得“冷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前苏联的经济因为“军备竞赛”等问题被拖垮了。近年的中美军事摩擦明显增多,美国国防预算持续大幅增长,“毁约退群”操作又为“军备竞赛”打开了方便之门。美国可能正在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因为核武器是“军备竞赛”里的关键支撑。尽管中国的核武器数量远远不及美国,但是依靠全面的工业体系,其战争潜力也不容低估。如果由“军备竞争”带来另一场“冷战”,将使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全球面临毁灭危机。

除了核武器,值得关注的还有网络技术与空天技术的“武器化”。

中国著名军事学者金一南表示,“从表面上看,好像控制了核武器,就能给全世界带来安全,就没有危险了,实际上,核战争一般情况下是打不起来的,而网络战、网络空间的攻击,现在却天天在上演,太空军事化也每天都在进行之中,这才是国际社会最应该警惕,或者说,当务之急要解决的事情。”

关于“网络战”说法仍有争议,美国与中俄等国各执一词,互相指责对方进行大规模网络攻击。相比之下,太空领域的军事化更加显而易见。2008年,中俄在联合国共同提出《禁止太空武器化条约(草案)》。该条约全名为《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但美国却指责中俄两国令太空军事化,拒绝在该草案上签字。在2019年末,美国成立了新的部队军种——美国太空军。顾名思义,该军正是布局太空的一支军队。据悉,美军已经可以在太空中使用激光武器对他国卫星实行攻击。而美国在太空的军事存在,难免会刺激其他国家发展类似的军事技术,使得太空领域也出现战争风险。

总之,中美关系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而军事领域的较量和风险不出意外也将随之增加。美国在全球拥有巨大军事优势,同时有着强烈警觉性和保护主义倾向,令人担心的是能否被维持在一定的限度,避免局势失控。而中国不断成长的军事力量以及与俄罗斯之间的军事合作,或许会对美国形成一种制衡和约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