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控风云大国博弈】美俄削减核武器为哪般 中国底线不容谈判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2010年美国与俄罗斯签署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以替代即将于2012年到期的《裁减战略攻击武器条约》(SORT),这一系列军控条约实际上是冷战时期核竞赛与核裁军的延续。以2011年2月5日美俄外长在德国慕尼黑交换文件条约正式生效计算,《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10年有效期将于2021年届满,新的削减战略武器谈判已迫在眉睫。然而,近一年来在是否延长条约或就延长问题进行谈判上却出现了“第三者”,美国试图将中国拉入削减战略武器谈判中。

核战争的阴影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质能方程打开了核子力量的大门,人类掌握了迄今威力最为强大的武器核武器,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投入实战其破坏力就震撼了世界。此后,尽管苏联在1949年突破了核武器,但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是核武器的数量还是质量都占压倒性优势。

1953年朝鲜战争后,面对财政危机和苏联威胁,凭借核武器优势抵消苏联常规军力优势成为美国的战略选择,将国家安全寄希望于核武器尤其是战略核武器的“大规模报复战略”出炉,即无论苏联在何地“侵略”美国都将以核武进行大规模报复。苏联突破原子弹、氢弹后,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美苏核军备竞赛在所难免。

美国凭借技术优势,1959年率先将其第一代远程弹道弹的PGM-19朱庇特弹道导弹部署到意大利、土耳其,直接将苏联首都莫斯科纳入核打击范围。苏联则与受到美国经济制裁、军事威胁的古巴一拍即合,将核导弹秘密部署到了美国卧榻之侧的古巴。1962年苏联核武器部署古巴爆光后,随即酿成古巴导弹危机——人类距离核战争最近的一次。

古巴导弹危机虽以美苏分别从意大利、土耳其和古巴撤出导弹告终,但苏联以远少于美国的核武器成功迫使美国妥协,显示出了核武器巨大的战略威慑力,反而鼓励了苏联发展核武器的雄心。继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后担任苏共总书记的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开始全力发展核武器,试图以核武器谋求与美国的均势。

到1970年代,苏联在核武器数量上超越美国,美苏双方拥有的核武器高峰期时期都超过3万件,形成了“互相确保摧毁”的恐怖平衡,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核战争的阴影下。

美苏核裁军

事实上,美苏高峰时期各超过3万件的核武器,据专家推算足以毁灭地球数百次,不仅远超两国战略威慑的需要,而且核武器库的生产与维护对于双方而言也是一个沉重的经济负担。1960年代弹道导弹防御技术的兴起,又为美苏核军备竞赛再开一局,加之美国经济在1960年代后期陷入衰退,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首先呼吁美苏进行限制战略性武器谈判(SALT)。

从1969年11月起,美苏代表经过长达两年半的讨价还价后,两国元首于1972年5月在莫斯科签署了《美苏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某些措施的临时协定》,有效期5年。根据临时协定,美苏将把双方陆基洲际导弹冻结在1972年7月1日的水平上,把双方的潜艇发射导弹和导弹核潜艇冻结在1972年5月26日实有和正在建造的水平上,对双方的战略轰炸机未作限制。同时签署双方还签署了永久有效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将双方部署的反导系统限制为两处,每处导弹100枚,后双方又进一步降低到一处,即苏联的莫斯科、美国的北达科他州。

在临时协议的基础上,1972年11月美苏开始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谈判,于1979年6月签署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至1985年。确定双方战略武器的总限额为2,250件,其中分导式多弹头运载工具的限额为1,320件。由于一些美国战略专家指出条约对美国不利,例如苏联允许部署的380枚重型导弹破坏力超过美国现有洲际导弹的总和,战略武器的总额和分导式多弹头导弹的限额偏高,有利于苏联发挥其洲际导弹数量多、投掷重量大的优势等等,美国国会推迟了对条约的辩论和表决。

此后,美国国会虽从未表决批准该条约,里根(Ronald Reagan)在总统竞选中也大肆批评该条约,但里根上台后仍同意遵守条约直至1985年届满。不过,由于里根对苏联的强硬态度,限制战略武器谈判陷入停顿状态,直到苏联解体前后为避免世界局势动荡引发核战争美苏才重启谈判。

苏联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左)与一手埋葬苏联的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右),两人接力与美国进行削减战略武器谈判。(Getty)

美国裁军的猫腻

1991年7月,美苏签署《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Ⅰ),2001年底削减计划完成;1993年,美俄又签署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II),美国2002年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后俄罗斯退出START II;1997年开始的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武器谈判,则由于北约东扩以及美国退出反导条约破裂。

不过,基于双方裁剪核军备的共识,2002年美俄签署了《裁减战略攻击武器条约》(SORT)即《莫斯科条约》,将其两国核武库限制在1,700至2,200个作战部署的弹头之间。2010年美俄又签署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替代《莫斯科条约》,将双方战斗部署的核弹头数量限制在1,550枚,同时限制了弹道导弹、轰炸机等载具的数量,条约有效期10年,期满后可延长5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美苏、美俄通过谈判裁减核军备是一种进步,也确实将双方核武器数量从数万枚降低到数千枚,但美国在冷战结束以后的核裁军中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即限制“部署”的核弹头数量。美国核武器库中的核弹头分为现役与非现役两大类,现役核弹头又分为实战部署的弹头、灵活反应力量弹头、正在检修的运载工具上的弹头、备份弹头四大类,条约限制的仅是“实战部署的核弹头”数量。

以2002年为例,美国核武器库规模为8,630枚,实战部署6,144枚。到2012年,实战部署下降到2,200枚,但核武器总规模仍有7,970枚,仅减少了660枚;灵活反应力量从0增加到1,350枚,非现役从1,808枚增加4,060枚。由于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既没有规定核查机制,也未规定削减的核弹头必须销毁,美国更是明确表示不会销毁削减的核弹头,而是部分销毁、部分存储起来。一旦美国需要,这些储存的核弹头随时可以实战部署。因而,有学者戏言,美国所谓的削减只不过是核弹头搬家。

中国的底线

在合法拥有核武器的五大国中,与美苏的大规模报复战略不同,中国、英国、法国都选择了最低限度核威慑战略,并不像美苏一样拥有庞大的核武器库。据公开资料披露,中英法三国的核武器数量都只有数百件,相比美苏高峰时期的3万枚差了两个数量级,就算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的1,550枚仍是中英法的几倍,更何况条约限制的是“部署”的核弹头数量而非核武器库中的核弹头数量。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2019年5月在回应美国要求中国参与核裁军问题时所说,“中国不会参加任何三边核裁军协议的谈判,中方核力量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与美俄不在一个数量级,美国不应以其他国家为借口,逃避自身责任”,“美方是想把中国的核力量谈到美国的水平,还是想把自己的核力量削减到中国的水平?”

显而易见,中国没有扩充核武器库到美国水平的意愿,美国更不可能放弃自己核武器上的优势地位,而中国保障国家安全的最低限度核威慑能力没有任何谈判余地,所谓的中国参加核裁军谈判实际上就是一个伪命题。

同样,美国与俄罗斯也有基于其国家利益的核武库底线。本世纪初,据美国有关部门经过严格论证得出的结论,保留1,700枚至2,200枚实战部署的战略核弹头是确保美国国家安全和履行其同盟义务所需的最低水平,美国空军战略司令部也在其力量结构计划中决定将实战部署的战略核弹头保持在2,000枚上下,《莫斯科条约》的核武器限制数量就源于此。《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部署的核弹头确定为1,550枚,条约将于2021年届满,美国是否能如期完成裁减还是个未知数。

美国明知中国不会参加裁军谈判却抛出中国参加的议题,不知真是为了世界和平呢,还是拿中国作挡箭牌。以目前形势来看,《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大概率是要延期5年,至于5年后,等5年后再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