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旋涡中的方方日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方方日记,以一位武汉作家的视角,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了武汉封城后的见闻及感受。方方日记发表后,国内便争议不断,支持者称赞为“社会良心”,包含着一位知识分子对中国社会的反思和担当,批评者则指责只揭露中国阴暗面,不够正能量。而随着《方方日记》(Wuhan Diary)将要在美国和德国出版,不少支持者转为反对方方,极端者甚至指责她是“背叛者”。方方日记,成为汇聚中国社会心理的现象级事件。 

方方日记德文版。(微博@帝吧出征)

良心与背叛者

方方,本名汪芳,是居住在武汉的中国作家,曾任湖北省作协主席,获得过鲁迅文学奖等诸多奖项。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3月24日武汉宣布提前解封,方方用60篇日记记录并表达了她对封城后的武汉及中国抗击疫情的观察和看法。

疫情初期,中国主流媒体对武汉疫情的负面报道几乎付之阙如,方方能够以一名体制内作家的身份,冒着风险和身心疲惫,从民间视角,连续60天记录对武汉疫情的观察和思考,尤其是批评、揭露了疫情早期中国地方主政者及卫生部门存在着迁延、犹豫、瞻前顾后、惊慌失措乃至误判的行为,揭示出公共卫生防疫系统的堵塞和官僚主义,并公开要求中国政府对这些失职渎职的官员进行追责,从而获得大量网民认同。 

她的这些记录都有事实依据或个人信息来源,而且大部分说法与后来的媒体报道吻合,让公众在疫情初期除获取主流媒体的正面报道之外,能够获得不同的真实信息和批评声音,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推动了中国的抗疫进程。这也是她能够在初期获得巨大社会反响和支持的原因。许多支持者将方方日记看作“难得讲真话”、“社会良心”,是能引起社会反思,让社会进步的好作品。众多学者、作家等知识分子也公开力挺方方,将她称为最出色的“战地记者”。

后来随着中国中央政府动员全国力量救助湖北和武汉后,武汉防疫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切都在迅速就位,整个社会组织高效运作,经过艰苦努力,武汉、湖北和整个中国短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反倒是之前对中国多有批评乃至冷嘲热讽的欧美国家,由于白白浪费中国争取的宝贵时间,犯下了许多严重错误,导致深陷疫情,成为全球疫情的新震中。这一鲜明对比,让中国社会总体舆论从此前的批评转变为积极的支持和赞扬,包括对政府的支持,对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志愿者和基层工作者的赞扬。而这个时候,方方日记尽管也对政府的积极努力和抗疫工作给予了肯定和赞赏,认为“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但因写了不少所谓负面或批评的话语,还是被许多人批评为“描写了太多苦难、阴暗的事”。

后来,传出方方日记英文版和德文版计划8月在美国和德国出版的消息,反对的人开始增多,甚至有观点认为方方在“给西方世界递刀”,“里通外国”。而曾经一些支持方方的人也逐渐对方方表示不解,公开反对方方的做法,认为日记仍是以批评为主,此时出版有些不合时宜,而且人不在少数。抛开一些情绪发泄的人身攻击和喊打喊杀,反对者的依据主要是,认为方方日记太多描述的是中国疫情期间的阴暗面,不能客观公正地反映和代表中国在整体防疫中的宏大叙事,没有传递出中国防疫中积极的面向。而现在中国所面临的国际舆论环境对中国充满偏见,尤其是美国等国家的一些政客因本国疫情严重而向外转移责任,频频在病毒起源问题上对中国展开攻击,甚至试图联结其他国家向中国提出天价索赔。而此时在国外出版对中国抗击疫情充满批评和负面消息的方方日记,无疑是送去来自中国本土的第一手资料,是授人以柄,甚至有“背叛者”之嫌。

此外,即便一些温和的方方反对者也认为方方日记不该在此时去海外出版。由于西方整体舆论一向对中国充满偏见,方方日记中对中国地方政府初期防疫不当的“批评”,并不能在国外起到像在国内那样发挥“不同声音”的作用,而只会强化西方社会固有的傲慢和偏见认知。 

宏大叙事的一环

平心而论,方方日记以一个作家的个人视角,记录疫情中的武汉普通人的状况,尽管初期疫情严重时有一些消极情绪,但基本的事实和描述,还是与事实乃至媒体的一些监督报导吻合。而且方方日记发表在网络上,获得巨大阅读量,在中国读者中产生巨大影响,成为现象级的存在,它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国这段疫情防控历史的符号,是一份珍贵记录。

至于方方日记中被一些人批评的阴暗面,尤其是对中国在疫情防控初期治理能力低下、防控不当、失职渎职的抨击,以及对这场疫情中折射出的体制性弊端的反思和要求对渎职者的追责,正是每一个监督者和批判者的应有担当,也与中国政府提出的提高治理现代化的方针相符合,是值得鼓励和提倡的。因此,即便日记整体色彩偏悲观,不能完全代表中国在整体防疫中的宏大叙事,在众多积极正面的宏大叙事对照下,方方日记还能以一种个体的视角成为中国防疫宏大叙事中的不同声音,成为对主流叙事的补充。中国官方允许方方日记以网络文章的形式发表,也足见官方对这种批评是有容忍度的。中国网络上一些人要求只谈正能量,而不许发出负面批评,甚至对发声者人身攻击,显然有悖时代精神。况且就像方方所回应的那样,这部日记中并非只是负面和阴暗,也“详细地写到了后期湖北换帅之后的各种举措,写到了疫情是怎样得到有力控制的,写了方舱医院,写了下沉干部,还写到了医护人员、志愿者、建设者们是如何努力的,以及武汉九百万市民是如何坚守的”。 

问题是,当方方将日记放到美国出版,尤其是在中美战略性对抗日益升级的当下,就多少有些考虑不周,选的时机不太好,说明她不懂国际政治。当然,方方有在任何国家出版日记的自由,但当这个自由与许多人认为的国家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确实应该慎重抉择。而现在应该就是这种时刻,中美在贸易平衡、战略资源、国际领导力等多个领域展开全面对抗,甚至大有开启“新冷战”之势,任何一场博弈都可能影响到国家利益,进而影响到中国民众的切身利益,因此,从政府到民众都对中国当下的处境格外敏感。而方方此时不考虑中国社会这份颇有代表性的关切,选择在海外出版日记,无疑会刺激到社会敏感点。 

但话说回来,方方日记在海外真有那么大的破坏力吗?真的能以有可能被人曲解和利用的借口而否认方方在海外出版日记的正当性吗?欧美国家每年出版的书籍数以万计,只不过中国人在海外出版的书籍相对较少罢了,放到图书市场,不过是沧海一粟。而海外对中国的批评已然太多,不缺方方一个,何况方方的批评与西方社会的一贯批评相比并不严厉。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一个健康的社会也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也许中国社会应更开放包容地看待方方日记及其出版,只有包容批评和质疑的宏大叙事,才能被人信服,禁得起检验。当然,方方以及她的支持者,也应该认识到现时中国社会的承受能力以及中国在这场全球疫情中面临的巨大国际压力,在批评和质疑社会的同时,也要容得下被批评和被质疑。

本文转自《多维CN》056期(2020年4月刊)《观察站:旋涡中的方方日记》,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请留意056期《多维CN》、053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