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大棒 会是华为的生死劫吗

撰写:
撰写:

对于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来说,在遭受美国持续的大棒打压及重大疫情冲击这双重痛击下,日子显然不会太好过,2020年会是华为的生死劫吗?

华为作为中国科技企业的代表,2020年正在经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美国持续的大棒双重打压。(Reuters)

注册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华为,经过多年积累,从一个小公司发展为中国国际化科技龙头企业,业务范围涉及电信网络、企业网络、消费者和云计算等诸方面,从2012年起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后,近年来在智能手机领域也是佳绩频传。

2018年岁末,在美国授意之下,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华为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5G安全问题等使得华为成为全球舆论的热议。

进入2019年,美国又通过断供等一系列遏制招数,数度出拳痛击华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5月更是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 以期阻截华为与美国企业的商业往来,禁止华为从美国企业购买设备和技术,并在盟国四处游说,倡议排除使用华为的电信设备。

于是,我们看到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19年最后一天发表的新年致辞中,在展望未来时表示2020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他提及,2019年华为尚有5月被列入“实体清单”之前近半年的快速增长,以及大量零部件储备来应对客户需求,而2020年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管制下,储备也快用完了,“没有了2019 年上半年的快速增长与下半年的市场惯性,除了自身的奋斗,我们唯一可依赖的是客户和伙伴的信任与支持。生存下来是我们的第一优先”。

而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抑制了全球对智能手机和网络设备的需求,全球也因此放缓了5G网络部署。这些,无疑让华为2020年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发布的报告称,中国第一季度智能手机销量大跌22%,跌幅空前。

虽然华为是唯一一个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销量增长的智能手机厂商,售出2,870万部手机,增长了6%,超过排名第二和第三的vivo和OPPO手机之和(vivo下滑27%,OPPO下滑30%,而小米销售量大跌35%),任正非还是公开坦承,此次新冠疫情对华为的生产、销售、交付有一定影响。

华为4月21日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第一季度营收仅增长1.4%,为1,82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而2019年华为全年营收增长了19%。

华为会就此倒下吗?2020年真的将成为华为的至暗时刻?

从近期的数据来看,在实体名单和疫情的叠加影响之下,华为交出的业绩还是显示出了其抗打压的韧性。已公开资料显示,华为手机4月后销售开始增长,每月销量预计约2,000多万部,而且由于疫情防控,不少企业都采取了互联网办公模式,华为的平板、电脑销量甚至出现了5到6倍的增长。

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无疑是刺向华为供应链心脏上的一把利刃,虽然美国已数度延长临时许可证,允许美国企业与华为之间开展业务,但危机一直存在。

中国海关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进口芯片共耗费了3,055亿美元,远超作为战略物资的原油。在受到美国贸易制裁后,华为开始将“备胎计划”——自主研发的芯片搭载在自家的智能手机上。在2019年一季度时,美国高通市占率还高达48.1%,华为海思的市占率虽位居次席,但远落后于高通,仅为其一半。

2019年5月29日,由华为海思设计的鲲鹏920芯片组上展示了HI1710 BMC管理芯片。(Reuters)

仅过去一年时间,来自中国自媒体数据宝4月30日的报道显示,海思的出货量为2,221万片,同比微增,首次超过高通,以43.9%的市场份额正式成为中国市场出货量最大的手机处理器品牌,反超高通11个百分点。现在,华为海思已是中国手机处理器市场第一季度出货量唯一保持增长的主要品牌。

居安思危,向来是华为的风格。因为贸易制裁导致美国产品进口受阻,陷入危机后,华为即向外界宣布了供应网多元化,“即使美国采取加强出口管制的措施,我们仍然可以从韩国的三星电子、台湾联发科技、中国展讯通信采购芯片,这是业界的一般惯例”。就在2020年的P40发布会上,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手机已经可以完全不用美国零部件。

2019年5月,受美国禁令影响谷歌暂停了华为的业务往来,这也意味着华为手机的海外用户将不能用上GMS(Google Mobile Service)提供的Google Play商店,Gmail和YouTube等应用程式。但仅过了三个月,在8月9日的HDC.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操作系统鸿蒙OS便正式亮相。

任正非向外界表示,华为的操作系统没有恶性竞争,只是说当别人不给华为的时候找个出路,“我们这个操作系统才刚刚才开始,安卓的生态系统有280万个APP,我们的生态才有上万个,有巨大的差距。当然,我们的系统是后研发的,会有一些优点,但优点也得是消费者体验以后才会得到认同。”

2020年1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表示,美国对于华为的发展是“过份忧虑”。(Reuters)

2020年4月22日,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龙》杂志采访时表示,由于华为是个后来者,要让消费者认同公司操作系统是很艰难,谈到华为的操作系统要想超越安卓和苹果的操作系统,他半开玩笑称,“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不会超过300年。

种种迹象都在揭示,在中西关系结构性变化外溢作用深刻影响世界的当下,中西方在制造业、科技等领域的博弈已不可避免地融入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华为作为中国科技企业的代表,美国对其的遏制无疑是战略性的、长期的。

而对于志存高远的华为来说,不仅要活下来,更想活得精彩。华为在2020年投入的研发费用将继续增加,任正非已表示研发预算将达200亿美元。

疫情加大棒之下,华为“自主创新”的决心未减,反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