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希望回归中国真相 中国境内哈萨克人从何而来

撰写:
撰写:

网文《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原本只是中国自媒体的一次墙内自嗨,谁料想哈萨克斯坦外交部竟因此召见中国驻哈大使抗议。纵览这篇网文,中国确实与哈萨克斯坦颇有历史渊源,哈萨克斯坦作为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两国经贸关系也较为亲密,但所谓的“哈萨克斯坦渴望回归中国”纯属标题党,现实世界与标题完全相反。

18世纪清朝乾隆时期的疆域与藩属国。哈萨克汗国大玉兹、中玉兹为清朝属国。(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亚欧大陆北部从蒙古高原经西伯利亚草原、哈萨克草原以至东欧平原历来都是游牧民族的活跃之地,从古至今众多游牧民族你方唱罢我登场,不变的唯有南方的中华帝国。北方游牧民族的融合与分化形成了今天亚洲北部的众多民族,哈萨克人就其中之一,由中亚地区的游牧民族融合而来,大致可以以哈萨克汗国建立为诞生标志,时间在中国明朝中期。

哈萨克汗国统治今天哈萨克斯坦地区,分为大、中、小三帐即大玉兹、中玉兹、小玉兹。大玉兹位于今哈萨克斯坦南部七河流域一代,是哈萨克人发源地,也是中亚最适宜农耕的地区之一;中玉兹位于大玉兹北部,属于哈萨克大草原,在三帐中实力最强;小玉兹位于中玉兹西部,即今哈萨克斯坦西部。

17世纪以来,亚欧大陆西部的俄罗斯帝国崛起向东扩张,亚欧大陆东部的清帝国为解决漠西蒙古的威胁开始向西扩张。在两大帝国的挤压下,中间地带的政权不得不选边站,首当俄罗斯扩张的小玉兹归附俄罗斯,在清朝灭亡统治今新疆地区的漠西蒙古准噶尔汗国后,原本臣服准噶尔的大玉兹、中玉兹成为清帝国的属国。

由于长达百年的清准战争、准噶尔末期内战频发及瘟疫影响,准噶尔汗国末年大量人口或死亡,或迁往哈萨克地区、俄罗斯以及中国其他地区。清朝控制准噶尔地区后,未参与叛乱的部落很多也被清朝编入八旗或迁往漠北,准噶尔地区人口十亭中只剩下一亭。哈萨克人趁机向清朝请求内附,即请求迁入准噶尔地区放牧,清朝虽予以拒绝但阻挡不了哈萨克人频繁的越界放牧,后因准噶尔地区地旷人稀,清朝于18实际后半期开始允许哈萨克人内附。随着内附的哈萨克人越来越多,清伊犁将军辖下的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伊犁、塔尔巴哈台以及斋桑泊等地成了哈萨克人的牧地,这些哈萨克人处于清朝直接统治之下。

俄罗斯控制哈萨克地区后,进而打起了中国的注意,通过《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割占了中国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以及斋桑泊南北的44万平方公里土地。19世纪后半期,来自中亚的阿古柏在南疆建立哲德沙尔汗国时,俄罗斯乘机出兵占领伊犁河谷部分地区,后在左宗棠平定阿古柏的兵威下才撤出。

由此,清朝直接统治下的哈萨克人被一分为二,伊犁河谷地区的哈萨克人仍属中国,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斋桑泊南北的哈萨克人属俄国,后成为今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据统计,2010年中国境内哈萨克人有146.2万,仅次于哈萨克斯坦位居第二,哈萨克人也是中国第17大民族,排在哈尼族之后傣族之前。

1990年代苏联解体后,哈萨克共和国独立为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一个以哈萨克人为主体的现代民族国家建立,开始施行吸引世界各地哈萨克人回归哈萨克斯坦的政策,尤其是2016年哈萨克斯坦修订移民法后。在哈萨克斯坦的移民政策中,外籍哈萨克人特别单列,属于“回归者”,享受移民优待。

按照修订前的移民法,外籍哈萨克人移民至哈萨克斯坦政府指定地区就可以获得“回归者待遇”,取得“回归者待遇”4年后方可入籍;移民至非指定区域且想获得绿卡,则需要向银行存入每人250万坚戈(1坚戈约合0.0024美元)的资金。修订后,不再限制居住区域,在取得定居权后一年内可提交入籍申请,提交申请后3个月内取得国籍;办理绿卡也不再需要银行存款,并可持任何种类签证提交绿卡办理申请,到政府指定区域落户还可以获得补助。

毫无疑问,哈萨克斯坦修订后的移民法为外籍哈萨克人入籍打开了方便之门。而据时任哈萨克斯坦卫生和社会发展部就业和移民委员会副主任阿斯兰·哈尔焦巴耶夫(Aslan Hargiobayev)在就新修订的移民法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自哈萨克斯坦取得独立以来,共有260,325户即955,894名同胞移民我国,其中乌兹别克斯坦移民占大多数,占总移民人数的61.6%;来自中国的同胞位居第二,占总移民人数的14.2%;蒙古国位居第三,占9.2%;土库曼斯坦位居第四,占6.8%;来自俄罗斯的同胞较少,占4.6%;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相同,占1.1%。”

也就是说,自哈萨克斯坦独立至2016年1月,大约有13.6万中国哈萨克人移民哈萨克斯坦,是该国第二大哈萨克人移民来源国,平均每年超过8,000人。中国每年有近万哈萨克人移民哈萨克斯坦,却说哈萨克斯坦想回归中国,真是荒谬。事实上,中国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移民大国,只不过是移出人口远多于移入人口。据联合国人口司《世界人口前景》披露,2017年中国人口净流出1,741,996人,仅次于印度、孟加拉国位居世界第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