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崛起 中共党史语境中“青年”责任的更迭(上)

撰写:
撰写:

2020年“五四青年节”之际,中共中央的《光明日报》、共青团中央的《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北京《新京报》、上海《澎湃新闻》、《观察者网》,与中国大陆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弹幕网(Bilibili)于5月3日共同发布宣传片《后浪》,不料引发评价两极化的热烈讨论。为何致敬年轻一代的视频会受到广泛讨论?在中共语境中的“青年”何以受到如此高度的关注呢?中共对各个时期青年的期望,其肩上所要承担的任务又有什么变化?

中共首任主要领导人陈独秀与其创刊的《青年杂志》(后称《新青年》)。(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陈独秀定义的“新青年”

作为新文化运动领航者之一、中共首任主要领导人(中国共产党中央局书记)的陈独秀(1897─1942年),有鉴于辛亥革命不完全成功,造成民国初年政坛的种种乱象、主张进行思想革命,并要从青年入手。1915年,他自日本返回上海后开始筹备《青年杂志》,并于该年9月15日发行创刊号,到了1916年9月才改为大名鼎鼎的《新青年》。陈独秀在《青年杂志》在第一卷第一期发表发刊词《敬告青年》时指出:“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于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为了保持青年的活力与思想行动的先进性,不被陈腐朽败者所腐化,他对青年提出六点要求:“自由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随着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陈独秀成为中共中央领导人后,追求自由、开放进步、积极进取、放眼世界、实事求是、科学论证等对于“青年”的定义,也成为中国共产党所认知的青年典型。

“五四青年”的任务:反帝反封建与新民主主义革命

中国的知识分子开始认识并积极引介、传播马克思主义,当属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以及1919年的五四运动。作为迄今中国大陆官方历史叙事的权威性文件、于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28年的历史时称:“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和我国‘五四’运动的影响下,在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帮助下诞生的”,将五四运动与中共建党做了直接的连系,并抬高到与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一样崇高的地位。

而五四运动的主体是谁呢?大陆现行初中八年级历史教科书(部编版)称:“五四运动是一次彻底地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在这次运动中,中国工人阶级开始登上政治舞台,展现了伟大的力量。一些初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在运动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

中国大陆现行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外历史纲要》也持一样的立场:

五四运动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五四运动是一次彻底的不妥协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学生和工人是这场运动的主力军,一批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走上和工人运动相结合的道路,马克思主义发展成为新思潮的主流。
《中外历史纲要》(上冊)

由此可知,对中国大陆来说,五四运动不仅蕴含着“学生”、“中国工人运动”、“新民主主义革命”、“反帝反封建”、“中共建党”、“俄国十月革命”、“马列主义”、 “爱国运动”等要素,并且特别突出“青年”在其中扮演的关键性角色,此时“青年的时代任务”,也就成了反帝反封建的先锋队

在国共内战大致结束,中共建政后延续过去国民政府为表彰青年抗日救国,于1939年通令全国、将5月4日定为青年节的做法,1949年12月23日,中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布《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明定每年5月4日为“青年节”,并有相应的放假规定,以国家节日的规格纪念青年于1919年“五四运动”时的贡献。(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