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药物】瑞典称中药连花清瘟不起作用 与钟南山说法相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瑞典媒体报道称,瑞典官方部门对来自中国的连花清瘟药物进行检测,发现成分仅为薄荷醇,称对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没有作用,并限制该药物入境。这一说法,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观点相悖,引起舆论关注。

综合媒体5月8日报道,对于中国的连花清瘟药物,瑞典药品管理局的调查人员托马斯·尼尔森(Tomas Nilsson)表示,“我们收到了海关总署的许多报告,连花清瘟胶囊已经被禁止了。”

瑞典药品管理局和海关署将这种产品(连花清瘟胶囊)描述为“未经许可的,不得从申根区以外的国家运输的药物”,因此将其扣押在边境。

另外,瑞典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Dan Larhammar)则称,“连花清瘟胶囊”声称包含约13种草药,但事实上只是薄荷醇。

瑞典药品管理局也提出“警告”:“我们还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该药有效,绝对不是我们推荐的东西。”

据悉,2020年2月,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被列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2020年4月,中国国家药监局下发的《药品补充申请批件》显示,以岭药业生产的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被批准可用于新冠病毒性肺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疗程为7至10天。

中国对新冠肺炎患者尤其是轻症患者普遍采取了中药治疗。图为2月26日,在武汉江夏方舱医院的“流动应急智能中药房”里,工作人员在制作中药。(新华社)

另据《中国青年报》5月6日报道,4日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应邀为留学生答“疫”解惑时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

钟南山表示,有充足证据证明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他提醒留学生,假如有点发烧,就多喝水,吃点带过去的药物,比如日夜百服灵、布洛芬这一类药物,这些都是有效的,或者用连花清瘟。并透露,“刚刚做完一个实验,结果很快就要发表了,第一次在世界上用非常充足的证据证实连花清瘟有效,能帮助病人恢复。”

他进一步介绍称,连花清瘟胶囊的成分包括麻杏石甘汤,再加上红花。他表示,这次实验做得比较认真。他们在P3实验室,让细胞染上新冠病毒。离体实验发现,连花清瘟胶囊对病毒抑制作用有一些,但是很弱。但是它的好处是,对病毒引起的细胞损伤、炎症有很好的修复作用。

钟南山指出,80%以上患者都属于普通型新冠患者,连花清瘟胶囊比较适合普通的新冠肺炎患者。

据了解,目前,连花清瘟胶囊已取得了巴西、罗马尼亚、泰国、厄瓜多尔、新加坡等8个国家和中国的香港、澳门地区的注册批文,并且已同时在中东、非洲、拉丁美洲等多个国家启动注册工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