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崛起 中共党史语境中“青年”责任的更迭(下)

撰写:
撰写:

2020年“五四青年节”之际,中共中央的《光明日报》、共青团中央的《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北京《新京报》、上海《澎湃新闻》、《观察者网》,与中国大陆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弹幕网(Bilibili)于5月3日共同发布宣传片《后浪》,不料引发评价两极化的热烈讨论。为何致敬年轻一代的视频会受到广泛讨论?在中共语境中的“青年”何以受到如此高度的关注呢?中共对各个时期青年的期望,其肩上所要承担的任务又有什么变化?此前《多维新闻》已刊出《后浪崛起 中共党史语境中“青年”责任的更迭(上)》,今刊出下篇。

由河南黄河科技学院团委、学生会制作,纪念2020年“五四青年节”的海报。(新浪微博@黄河科技学院团委)

中共建政 培养青年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

1949年中共建政,在华帝国主义基本已随着“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与社会主义政权的成立而消失,过去五四时期“反帝”的目标已基本达成;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府及其政治体系也已撤往台湾,在全中国范围推行社会主义改造、公私合营后,大量生产数据已归国家或集体所有,传统地方上的“土豪劣绅”、“地主”、“富农”等“封建势力”也被大力扫荡。既然“反帝反封建”的阶段性任务都已达成,接下来就是要对原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华大地进行改造与建设。

无庸置疑,青年作为每个国家主要的劳动力来源,对建设社会主义责无旁贷,但毛泽东在此前已发现青年学生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毛病。毛在1942年5月2日“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曾经提到:

我是个学生出身的人,在学校养成了一种学习习惯,在一大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学生面前做一点劳动的事,比如自己挑行李吧,也觉得不像样子。那时,觉得世界上干净的人只有知识份子,工人农民总是比较脏的。知识份子的衣服,别人的我可以穿,以为是干净的;工人农民的衣服,我就不愿意穿,以为是脏的。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毛在此处点出青年学生作为自视甚高的知识份子,既不从事实际劳动生产,亦不愿接纳、接触在田间耕作或工厂车间的中国革命主要力量:农民与工人,不利于新政权成立后动员群众进行大规模生产,所以必须通过一定程度的教育或思想改造运动。据台湾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员余敏玲的研究,中共建政后通过教育(中小学教科书)、歌曲、电影、表彰劳动模范等方式,灌输中共的国际观、敌我观、爱情观、集体主义,来消除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等独善其身的倾向,借此形塑出“社会主义新人”以及“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意识形态。

到了文革初期,协助国务院总理周恩来(1898─1976年)主管经济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1900─1975年),在《对团中央机关工作人员和首都青年师生的讲话》中提到,要培养造就青年成为红色革命接班人。1967年5月4日,为文革爆发后第一个“五四青年节”,《人民日报》编辑部发表《知识青年必须同工农相结合》,呼吁知识青年必须同工农群众相结合,且“只有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锻炼改造自己,才能把自己培养成为坚强可靠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包括毛泽东在1968年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也提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可见此时中共已将青年的时代任务从具有开拓、斗争性质的“反帝反封建”,转变为较守成性质的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

共青团中央为纪念2020年五四青年节,以“青年文明号”的船只形象制作宣传海报。(新浪微博@共青团中央)

改革开放 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经过1976年四人帮倒台、文革结束,1978年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宣示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着重发展生产力,有鉴于过去政治挂帅,改为弱化阶级斗争色彩。从1986年至1988年,《人民日报》于连续三年的“五四青年节”时,向青年发出了“为建设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做出新的贡献”的号召,希望广大青年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四有新人”。1995年,学者李泽厚、刘再复所著《告别革命》对话录,揭示“告别革命”为改革开放后一段时期里,中国大陆削弱意识形态的作法。既然此时中国大陆的发展战略转至发展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等“四个现代化”上,青年的时代任务自然落在服膺“四化”与经济建设上。

然而,虽然中国青年在改革开放以来被赋予发展生产力的重责大任,但作为中国大陆最大的青年组织─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共青团),却遭习近平痛批“说科技说不上,说文艺说不通,说工作说不来,说生活说不对路,说来说去就是那几句官话、老话、套话,同广大青年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爱好,那当然就会话不投机半句多”。中共中纪委也批评共青团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并以《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大力整顿,力求青年在思想和行为上保持政治性、先进性与群众性,符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这个中国青年运动的时代主题。2019年10月1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群众游行中,情境式行进“青春万岁”环节,旁白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青年始终是先锋力量”。这也可以视作自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接班以来,对中国青年的未来期许。

新冠疫情让青年创造“后新冠时代”

蒋介石曾称“时代考验青年、青年创造时代”,当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许多年轻人甘当“逆行者”,在疫情初期一般民众赶忙逃离疫区时,却自动请缨上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在病毒的考验下,防疫成绩也获得社会上广泛的肯定与嘉许。从动机和结果来说,中国青年也的确为中国大陆社会创造了一个可以逐步恢复正常生活、安居乐业的“后新冠时代”。从“反帝反封建”、“共产主义接班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到如今的防控疫情,百年来中国青年的时代任务虽不脱国内外政治与官方期望的影子,但其与时俱进且符合时代需要的特性,,事实上也体现了青年的“自我实现”(Self-actualized)与价值。相较于“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壮志豪情,眼里只有小资情调、消费主义的文艺青年,或许新时代才正开始考验着他们。(全文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