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海军陆战队】重新聚焦大国对抗:美海军陆战队转型剑指中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欧美肆虐之时,3月23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公布了未来十年转型规划“Force Design 2030”,中文直译即是“面向2030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力量规划”,通俗地说这是一个以2030年为时间节点、以应对“大国对抗”为目标的未来十年美国海军陆战队转型计划。这一计划既是美国海军陆战近十年来改革的延续,也是美军近年来重新聚焦“大国对抗”恢复正规战争能力的重要一环,而所谓的“大国对抗”的目标不外乎中国与俄罗斯。

越南战争中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图中为1965年岘港登陆后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师士兵,陆战第3师常驻日本冲绳,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目前3个现役师中唯一前置部署的部队,以陆战第3师为主体组建的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军是美国第一岛链防御的核心力量之一。(AP)

美国海军陆战队成立于1775年即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当年,最初只是一支隶属于海军的两栖作战部队,1798年就独立成为一个军种,但直到参谋长联席会议成立10年后的1952年海军陆战队司令才被允许参会,1978年海军陆战队司令才成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正式成员,2005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才首次由海军陆战队出身的将领担任,2015年才出现首位海军陆战队司令升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尽管海军陆战队在美国五大军种中地位颇为尴尬,被戏称为“四等人”,自海军陆战队成立以来一直在进行着两场战争--为国家而战、为生存而战。但因海军陆战队是美国总统唯一不需要议会批准就可以调动的部队,历任美国总统都对其青睐有加,自美国建国以来海军陆战队几乎参加了所有的战争。

据不完全统计,自海军陆战队建立以来的两百多年里,在政治、外交方面为美国政府处置危机情况出动次数多达250次以上,尤其是在美苏冷战最激烈的1945年至1975年,30年里海军陆战队出动多达77次,平均每年超过两次。冷战结束后,海军陆战队更是成为执行美国“以海制陆”战略的急先锋,从两次伊拉克战争到阿富汗战争以及各式各样的特种战争海军陆战队都冲锋在前。可以说,海军陆战队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处理国际事务最为得力的马前卒与急先锋,成为美国推行对外政策、维护国家权益的一张王牌。

也正是因为海军陆战队长期处于维护美国国家利益、推行美国对外政策急先锋与马前卒的位置,尤其是冷战结束后从两次伊拉克战争到阿富汗战争始终冲锋在前,在为海军陆战队赢得声誉的同时,也使海军陆战队长期沉溺于地面作战,有沦为“第二陆军”的危险。

2010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在参观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时就指出,“作为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的‘第二陆军’,海军陆战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他们与美国陆军有何区别?未来海军陆战队的使命任务是什么?”同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盖茨还以“海军陆战队不想要,美国也不需要另一支陆军部队。他们也不想要,美国也不需要,一个‘美国海军的警察部队’”,美国将继续需要一个有能力的部队来“规划不确定条件下的海上作战力量”为海军陆战队改革定调。

罗伯特·盖茨被誉为自麦克纳马拉之后最具革新精神的美国国防部长。图为2009年10月27日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五角大楼迎接到访的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AFP)

作为对盖茨这些讲话的回应,2010年9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发布了长达165页的《2010海军陆战队作战概念》,从当前和未来的威胁与挑战出发,分析了海军陆战队面临的问题,提出了海军陆战队未来发展的方向。其核心内容包括:继续提供两大核心能力,即“确保近海进入”和“赢得‘小规模战争’”。前者主要通过采取军事接触、危机反应和力量投送等三种形式,从而在和平、危机或战争期间确保海上进入。后者则根据每次任务的性质,综合采用军事、政治、经济等手段,实施全方位的“小规模战争”。

采用任务指挥,即强调将决策权下放给下级领导层,倡导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允许适度的冒险以创造战机,这是海军陆战队一直以来的传统。增强空地特遣部队(MAGTF)的作战能力,空地特遣部队是海军陆战队基本的作战编成,是由地面力量、空中力量和后勤保障力量组成的诸兵种合成部队,包括20,000人以上的海军陆战队远征军(MEF)、20,000人左右的海军陆战队远征旅(MEB)、2,000人左右的海军陆战队远征队(MEU)以及规模小于远征队、执行特定任务的MAGTF四大编组形式,前三者其地面力量分别对应陆战师、陆战团、加强陆战营。组建“陆战队空地特遣特种部队”,即每支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组建一支“陆战队空地特遣特种部队”,人数不超过500人,执行安全合作任务。

在这一文件的基础上,2016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又发布了32页的《海军陆战队作战概念:远征部队在21世纪如何作战》,提出“21世纪机动战”即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队开展武力及认知层面的机动战,以生成对敌方的心理、技术、时间及空间的优势并加以利用。为达成这一目标,海军陆战队需要:整合海军部队以在/从海上作战、发展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队、在对抗性网络环境中弹性作战、加强海军陆战队的机动能力、利用陆战队员的单兵能力。

在“整合海军部队以在/从海上作战”中,海军陆战队特别指出:“考虑到介入近海区域及其周边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海军陆战队必须回归海上根本,重新关注海军一体化。……MAGTF作为海军部队的一部分,必须在进行分布式作战时,加强其在支持海上控制及力量投射方面的作用。”海军陆战队重新回归海上机动作战职能,并参与支持海上控制和力量投射任务,与最新的海军陆战队配合海军参与制海权争夺暗合。而所谓的“介入近海区域及其周边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其义不言自明,主角正是太平洋西岸的中国,中国在第一岛链内已经具备令美国忌惮的区域拒止/反介入能力。

2018年,海军陆战队出身的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更进一步,开始在整个美军中推动以应对“大国对抗”为目标的军改,海军陆战队3月发布的“Force Design 2030”正是因应这一战略的产物。海军陆战队将由此前的“由海向陆”转变为“由陆向海”,回归两栖机动部队的传统职能。

2001年阿富汗战争中时任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远征旅指挥官的詹姆斯·马蒂斯准将与海军陆战队士兵交谈。(Reuters)

用现任海军陆战司令戴维·伯杰(David Berger)话说就是,海军陆战队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填补空隙”、未来的装备要求“机动灵巧”、未来的能力要“多维发展”。在戴维·伯杰看来,“美海军陆战队本应是一支填补陆军、空军和海军战力空隙的重要力量”,因而未来海军陆战队应回归国家远征力量的传统定位,“与同级别对手展开各类小规模战争”,主要任务是取得海上控制权、发挥区域拒止能力,“击沉敌船、击落敌机、消灭战区内敌人并阻止其增援力量介入。”

基于“填补空隙”、“机动灵巧”的原则,这次改革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海军陆战队因长期地面作战造成的太“重”的问题。在未来的大国对抗中,海军陆战队装备的大量重型装备对于其而言纯属鸡肋,一方面相对于正规陆军而言太“轻”,并不足以对抗大国正规陆军,一方面又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维持。

因而此次转型海军陆战队首先做了减法,3个师属坦克营及其保障部队全部裁撤,坦克交还陆军;21个炮兵营减少到5个,24个步兵营减少到21个,6个两栖载具连减少到4个,总计裁撤12,000人。陆战队航空兵方面也将裁撤3个直升机中队,F-35中队虽保持不变,但每个中队战机由16架缩编为10架。

除裁撤部队外,海军陆战队现有编制也将发生改变。事实上,同为地面作战力量的美国陆军早已实现了旅级战斗队改革,由师团结构变革为更为科学、高度合成化的师旅结构,重型、中型、轻型三种旅级战斗队已经成为美国陆军的中坚,为应对中国崛起美国陆军还增加了重型旅级战斗队数量,甚至连中国陆军、空降兵、海军陆战队都完成了合成化改革。

而美国海军陆战队至今仍是师团结构,编制庞大而复杂、合成化水平低,已经到了非改可不可的地步。按照新规划,未来海军陆战队将缩减步兵营与步兵团,将步兵营缩小到一个“更容易依托远征基地进行投送”的规模。整体而言,海军陆战队是在以前“包打天下”体制基础上做减法,以回归“国家远征力量”的定位。

2016年环太平洋军演中执行两栖登陆作战的美国海军陆战队。(Reuters)

在做减法的同时,海军陆战队为了更好地完成未来使命又在做加法。一方面增编3个独立远程火箭炮营,装备最远可打击300公里外目标的“海马斯”火箭炮系统,使海军陆战队远程火箭炮营由目前的2个营增加5个营,以弥补中程弹道导弹的空白。此外,在计划末期还将增编21个岸舰导弹连用于区域拒止和岛礁争夺,以有助于慑止对手使用关键区域的海上通道;另一方面陆战队航空兵增编无人机部队,由3个中队扩大到6个,同时将信息化作战系统、无人作战系统等西方班排,作为战力倍增器。

据美国《星条旗报》报道,作为太平洋地区重点发展对象,驻扎日本冲绳的美国海陆陆战队第三远征军将进行现代化改革,组建3个训练有素、装备先进的“新的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海军陆战队滨海团,以在“竞争性海域”开展行动。日本冲绳身处第一岛链关键节点,扼守中国海军进出太平洋的咽喉,距离台湾也不过几百公里,美国将海军陆战队唯一前置部署的远征军部署在冲绳本就是为了遏制亚欧大陆陆权强国向海洋的扩张,中国自冷战以来就是遏制的目标之一。在中国军力快速发展,美国军方都承认“介入近海区域及其周边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的今天,就算美国海军陆战队完成转型与海军紧密合作,仅凭第三远征军与第七舰队就能遏制中国?

推荐阅读:

【透视海军陆战队】美军洗心革面 中国逆势扩军成色几何

【透视海军陆战队】日韩菲海军陆战队的转型与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