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工谍影】“国产航母总指挥”落马暴露中国军工危机

撰写:
撰写:

中船重工原董事长胡问鸣在中国军工领域履历丰富,掌握不少军工信息。图为2017年4月15日,彼时的中共中央军委委员、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到中船重工某研究所视察,尚未退休的胡问鸣陪同。(中船重工)

中纪委深夜打虎,北京时间5月12日深夜,原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胡问鸣被查。胡的落马显示中纪委2020年持续大力度反腐之余,亦暴露了中国军工领域的一大潜在危机。

中船重工作为中国国务院管理下的特大型企业,其承担中国航母、核潜艇、常规潜艇、水面舰艇、水中兵器等海军武器装备从研发到生产试验的系列任务,目前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以及在建航母均出自中船重工集团。而胡问鸣2010年即出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与中船重工合并之前的“南船”)副总经理至2019年在中船重工董事长一职退休期间,曾担任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山东舰”研制总指挥的角色。

胡问鸣在中国军工领域履历丰富,除了中船重工,其还有中航工业、中国兵器、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的工作经验,涵盖了海陆空三军装备建造研发,中国首艘国产航母、歼10、国产大飞机C919等项目均有其参与。

目前,中国官方尚未通报胡问鸣所涉何罪,但如此重要位置的人物落马已经暴露出中国军工领域的漏洞。更令人担忧的是,军工领域的腐败胡问鸣并不是孤例,2019年,胡问鸣的下属、中船重工原总经理孙波被判12年。据上海一中院宣判,孙波利用担任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船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与大船集团合作成立公司及公司后续经营等事项提供帮助。更早之前,孙波的“老同事”、中船重工原纪检组组长刘长虹于2016年11月落马,经查其涉嫌受贿犯罪。

虽然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让外界见识到中共反腐力度之大,不过军工领域的贪腐尤其值得警惕。反腐本是中共整顿吏治的一个切口,但是军工领域牵涉国安,诱惑力会极大刺激贪腐,即使是个案也决不能轻待。

近日被披露刑满释放的中国国务院原副总理姬鹏飞之子解放军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姬胜德便是一个典型的案例,1999年这位高官之子不仅涉及影响广泛的厦门远华走私案还被定罪出卖情报,即使被中共授予颇高评价的姬鹏飞为子出面奔走自杀后,姬胜德仍被判为死缓。更近的一个案例是2019年4月曾有军工背景,分管科学技术、国防科工以及军民融合发展等工作的中国四川副省长彭宇行落马,彼时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新媒体账号“侠客岛”发表文章称“身居高位的间谍为害尤甚,究其原因,这些人丧失信念、只求物欲,进而被境外间谍抓住把柄。”暗示彭宇行被查涉及境外间谍。

回看中船重工,从原纪检组组长、原总经理到原董事长,连串关键位置的核心人物出现问题,这种大面积的“塌方”应该给中纪委敲起警钟,其背后是否有系统性的国安风险?

随着中国外交更加强调积极有为,以美国为首的国家不断抛出中国威胁论,尤其是此次疫情对国际秩序的冲击让中国领导人对世界变局的判断,都让中国不得不作好以防万一的打算。但是热战的表现从来都不只是海陆空的军事较量,其背后暗藏着各种形式的博弈——或是明面上的军事资源争夺,或是以心照不宣的方式窃密。如果说前者尚能在竞争层面展现对决的姿态,而后者则是更加惊心动魄、防不胜防的密谋,但这却是从古自今各国统治者在处理内外关系中从不可缺的一种竞争手段。

当中国面临严峻的国际挑战之时,处理外部的矛盾固然重要,而祸起萧墙的典故也应该时刻带来警醒,做好内部的管理同样不可忽视。为此,中国在2014年、2015年、2017年相继通过《反间谍法》、新《国安法》、2017年的《国家情报法》三部重量级法规,积极应对国安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