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毒源争议不断 多国科学家权威解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已在全球蔓延近5个月,这种新被发现的冠状病毒如何跨越物种屏障,从野生动物进入人类依然是难解之谜。多国科学家近日对病毒起源进行了权威分析。

实验室成立初期,科研人员在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进行演练。(中科院官方网站)

据BBC新闻5月12日消息,自2月以来,有关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一家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阴谋论在社交媒体上甚嚣尘上。

具体而言,这些传言分两种:一些人认为这是中国在进行秘密的生物工程研究,另一批人认为这些病毒是天然的,但因实验室事故而意外泄露。

这些说法随后被一些政客所采用。尤其在美国,共和党政府正加紧努力将病毒源头归咎于中国,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之前,不断重复着这种叙事。

但这一说法除了遭到中国的反驳外,亦未获得美国科学家和情报界的认可,甚至连美国的亲密盟友也对此持谨慎态度。

针对病毒的起源,BBC采访了美国、澳大利亚、法国、荷兰等国的七名传染病和病毒学家。

从实验室泄露几率不大

处于舆论漩涡中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科学院旗下的研究机构,也是中国唯一一个P4生物实验室。

P4即生物安全标准中最高等级第四级,意味着这里研究着最高危的病毒。被研究的病原体往往没有有效的疫苗或治疗特效药,例如埃博拉病毒、青猴病病毒(马尔堡病毒)等。

约翰·麦肯齐(John S Mackenzie)是澳大利亚科廷大学一名有着近50年研究经验的传染病教授。在2003年,他是第一个到中国调查非典(SARS)疫情起源的技术考察团的团长。

他认为,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概率极低,因为全世界所有P4实验室都必须要经过相同标准的严格审查,以避免意外泄露。

“我们称这种实验室是盒子中的盒子中的盒子,”他表示,这类实验室往往有多道安全程序保障,很难同时失效。

多维新闻在《【新冠肺炎】揭开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的神秘面纱》一文中,也介绍了武汉P4实验室的防护措施和防护流程。

文章称,P4实验室不仅拥有高标准的生物安全设施,还建立了严格的生物安全管理体系,包括科研项目、人员、实验动物、废弃物处理、感染性材料管理等一系列程序文件和标准操作手册。实验室的物理设施每年须接受第三方机构检测,实验室的运行须接受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监督评审和国家相关部门年度检查。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也持相同观点。她表示,从历史上看,包括H5N1/H7N7/H7N9流感病毒、MERS、埃博拉病毒和寨卡病毒在内的所有新型病毒都是自然出现的,目前还没有因实验室事故而出现新病毒的先例。

55岁的石正丽是武汉病毒所的研究员。在过去数年中,她一直致力于对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进行基因序列分析。

2020年2月,她与同事在权威期刊《自然》发文,指蝙蝠毒株RaTG13与新冠病毒有着高达96%的基因组同源性,使其成为最接近新冠病毒的“亲戚”。RaTG13是石正丽团队2013年在中国云南一个山洞中发现的,其样本一直储藏在病毒所的实验室中。

莎伦·莱温(Sharon Lewin)是澳大利亚多尔蒂感染与免疫研究所所长,她称,尽管新冠病毒与RaTG13有相似之处,但它在进入人体的通道(即受体ACE2上)有着独特的特征,所以RaTG13不会感染人类细胞。

此外,科学家们还强调,在进化方面,4%的基因组差异实际上是巨大的。

“RaTG13虽然和新冠病毒是最接近的亲戚,但与它仍然相差着需要几十年才能完成的进化,”哥伦比亚大学的拉斯穆森说。“基因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来源于一种自然产生的蝙蝠冠状病毒,它们很多来自中国的野生蝙蝠。”

戴尔·费舍尔(Dale Fisher)教授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主席,他表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新冠病毒已经发生了100多次突变,这样的活跃程度进一步证明这种病毒的进化只有在自然界中才能完成。

“冠状病毒在数百万只到处飞行的蝙蝠喉咙里,显然比在一个安全的实验室里更容易发生变异,”费舍尔说。

病毒可能人畜传染

安吉拉·拉斯穆森表示,几乎在任何时候,只要人类接触到野生动物,就有可能发生人畜溢出现象。

杰拉尔德·库什(Gerald Keusch)是美国波士顿大学的医学与国际卫生教授。他表示,在孟加拉国曾爆发的尼帕疫情中,有记录显示,当人类饮用被果蝠尿液或唾液污染的水果原汁可能让人直接受到感染,这意味着蝙蝠可能直接向人类传播病毒。

根据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2018年刊登在《Virologica Sinica》(《中国病毒学(英文版)》)的研究,科学家曾在云南一带调研,发现约2.7%邻近蝙蝠洞生活的人口,对个别蝙蝠冠状病毒产生抗体。这些病毒不一定对人体有害,也不一定会变成流行病。

但库什教授认为,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蝙蝠向其他哺乳动物逐级传播,最终传播给密切接触的人类。就像SARS病毒可能从蝙蝠传播到果子狸身上,或MERS病毒可能通过单峰骆驼而传入人类一样。

莎伦·莱温也认为,目前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多次跨物种传播。她注意到,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除了与蝙蝠冠状病毒有相似之处外,还与中国南方不同地区的一些穿山甲中分离出的病毒有相似之处。这意味着穿山甲可能也是中间的一环。

中国华南农业大学2月7日曾宣布,发现穿山甲很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他们发表的研究显示,团队利用广东省森林公安局和海关在2019年3月至12月截获的25只马来西亚穿山甲中提取样本,发现其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的基因相似,特别是其S蛋白受体,“近乎一样”。

另一个由广西医科大学、香港大学等不同单位组成的团队,则从广西当局在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截获的马来亚穿山甲中提取样本,发现新冠病毒与这些穿山甲身上的冠状病毒有相似性。

目前,中国称溯源工作正在进行,但没有公布更多进展和细节。官方公布的最后一条有关早期患者的信息停留在2月26日,当时武汉市政府表示,最早发病的患者是一名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陈某,他在12月8日发病。

但据武汉前线医生与中国专家发表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的论文显示,武汉最早确诊的病人在12月1日便已发病。香港《南华早报》则引述一份中国政府的内部调查文件称,根据对既往病人的回溯,首名新冠病毒患者可能在11月17日就已经进入了医疗系统的视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