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复归】资本已反噬了社会主义体制吗 中共的执政初心挑战

撰写:
撰写:

导语:当马云在中国大陆B站(Bilibili视频网站)发表的演讲《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被数以千计的评论攻击爆棚后,再看看当今的全球社会,令人不禁想问,究竟谁又能肯定自由主义才是人类的唯一解药?

马云的言论,多少带着资本主义精英对现有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认知。更值得追问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问题,让此前不久还受到年轻人吹捧的成功企业家遭重摔在地,成为新世代眼中不屑一顾的贪婪资本家?究竟全球有哪些变化隐藏着马克思幽灵或左翼的重现?自诩为马列继承者的中国大陆面临那些问题?其又是如何看待自己?从中共的历史发展过程、以及隔海的台湾社会来看,又该如何解读左翼回归的论述?以上的问题,多维新闻将以“马克思复归”为主题,通过系列稿件加以探讨。

除了曾形容“996”高工时是“巨大的福气”的马云,于视频里表示“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还称阿里巴巴集团“最大的价值不是利润和规模”,结果招来“剥削有理”、“全世界无产联合起来”、“专政对象都这样了”的恶评之外,顷日中国大陆还发生不少热点事件。如哔哩哔哩网站发布“后浪”演讲视频掀起对消费主义与经济压力的反弹;腾讯旗下阅文集团的合同风波,亦逼使网络文学作者们发起“五五断更节”;丰巢想向超时快递收费,同样激起多地小区的抵制,毕竟正如中国物流学会杨达卿所言“国家其实把快递柜定位为一个社区的公共服务设施”,人民自然不肯在已支付过快递费的情况下,再度被榨取一次利润。

改革开放替中国大陆带来高速的经济发展,图为繁华的北京CBD。(摄图网)

这些事件看似毫无关联,但其实都反映中国大陆自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资本主义的市场法则与社会主义理念的矛盾。尽管邓小平揭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概念以捍卫执政根本,中共宪法亦明言“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但资本主义的丰饶诱惑,仍不停在这块标榜信奉马列主义的大地上流淌,甚至伺机蠹蚀价值观与话语权,也由此引发人民的不满。

市场经济给改革开放带来的效益,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但在一味注重经济发展与私有化的过程里,也引发大陆社会的两大矛盾,一是劳动者的权利受损,另一则是国家主权的牺牲。以前述的马云为例,无论他如何美化旗下公司的经营目的,但都改变不了经商逐利的本质,更掩饰不了劳雇之间的不平等关系。毕竟马克思(Karl Marx,1818─1883年)早已讲明劳动者的异化真相:“劳动力必须不断地作为价值增殖的手段并入资本,不能脱离资本,它对资本的从属关系只是由于它时而卖给这个资本家,时而卖给那个资本家才被掩盖起来”、“在工人从属于资本家的情况下,吃亏的首先是工人”。因此若商业的本质是公益,劳工为何还得劳动?为何还有劳资阶级的分化?这些质问,坐拥3,150亿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财富的马云恐怕无法坦率回复。

马云的言论,恰好给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1820─1895年)于《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语句最好的印证:“你们吸干了无产者最后的一滴血,然后再对他们施以小恩小惠,使自己自满的伪善的心灵感到快慰,并在世人面前摆出一副人类恩人的姿态(其实你们还给被剥削者的只是他们应得的百分之一)”。毋怪乎广大青年会愤怒马云的粉饰之词,更惊诧一个依靠劳工与消费者积累资产的商人,竟敢公然颠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更惹人关注的是,上海媒体《观察者网》曾于2020年3月在微博上称许马云之流的富豪是“人民富豪”、“社会主义富豪”,直接将两种对立的概念径行结合,根本是给“社会主义”一词最大的矛盾与讽刺。

动画《领风者》以马克思的生平为主线剧情。(人民网)

事实上,资本主义不是咆哮恶兽,只是得驯服于国家权力,不能反噬作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只是虽然习近平多次强调毫不动摇此基本经济制度,但仍有部分中共官员与媒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资本化的界线间失了准头。端举一例,2019年时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宣部理论局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策画推出讲述马克思生平的动画《领风者》,但播映的哔哩哔哩网站竟宣告充值成大V会员后便能抢先收看下一集。对照男子组合南征北战演唱的片尾曲《领风者》歌词“为命运团结起来革命,这很马克思”,如此商品化的宣传方式未免太不马克思,共产理想竟成了可营销的利益。制作方恐怕完全没料到,这无疑是砸了自家意识形态的大招牌。

对资本利益的迁就,甚至削弱中共维护国家主权的威信。譬如2016年赵薇因拍摄电影《没有别的爱》,采用支持“太阳花运动”的台湾演员戴立忍与涉嫌辱华的日本演员水原希子,引起大批网民抵制,连“共青团中央”与“紫光阁”官媒都于微博上撰文质疑,没想到竟遭新浪删帖,结果更引起网民“资本媒体过盛”的愤慨。

还有2019年瞿友宁参与制作的戏剧《亲爱的,热爱的》第39集出现缺少台湾、海南、藏南、阿克赛钦的错误中国地图,一时之间引起观众的谴责。不料曾批评瞿友宁支持台独的《环球时报》,竟迅速跳出为其喊冤,向来被视为鹰派的环时主编胡锡进甚至出面缓颊称“我们不主张把带有这张错误地图网剧的播出当成轰动性的重大事件看待”,“他们在地图上丢了中国领土,但真实的中国不会丢弃一寸土地”。而新浪微博于事件爆发后,开始向热搜榜置入女主角杨紫的正面新闻,《人民日报》官微亦删除最初的警告帖子,反而转发其表态视频,形同助力降低杨紫和台独牵连所受的形象冲击。

戏剧《亲爱的,热爱的》出现中国领土有所缺失的问题地图,最初《人民日报》微博曾发表短评警告,但稍后便删除帖子。(微博@人民日报)

官媒与新浪的举措颇令舆论沸腾,尤其在杨紫与双亲拥有的星永灿传媒公司乃《亲爱的,热爱的》投资方的消息被曝光后,更让人民怀疑官方之所以力保瞿友宁正是为了保杨紫,保杨紫才能保住渠等名气背后的庞大产业链。且事后戏剧出品方华策影视仅被处罚10万人民币(约1.4万美元),但这对2018年获利高达2.11亿人民币(约2,954万美元)的华策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起不了多大威吓效果。

至于负责审查把关的广电总局,更是没被究责。且讽刺的是,广电总局曾于2017年向“大逃杀”类游戏表达“偏离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习惯与道德规范”,迫使相关游戏的运营商修改内容。然而,中共官方对《亲爱的,热爱的》剧组的回护,在人民看来又哪里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大一统的民族政治传统?2019年台剧《想见你》有剧情流露“两国论”,但照样通过审批,引入大陆播映的腾讯与爱奇艺只将相关台词或镜头修改打码。种种双重标准,不免让大陆人民气愤:何以娱乐圈资本的错误,可以让失职部门既视而不见又全身而退?何以多次警告“绝不允许少数人在大陆赚钱却支持台独分裂活动”的中共,竟不肯出手维护自己原则、变相保护台独营生?这种国家利益让位给资本利益的行径,对深信中共会力促两岸统一的大陆人民而言不啻是种背叛。

严格说来,中共迄今仍坚持以公有制为主的混合制经济这一方针,同时对台政策也保持统一的基调,毕竟若偏离的话,形同否定中共革命的历史与中共执政的合法基础。还有中共对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张、对农村基建与网络铺设不计成本的投入,这都是资本主义国家无法想也无力大举派发的人民红利。尤其通过这回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中共凭借掌握生产资料与高效动员能力,迅即止住疫情的蔓延,对比奉行新自由主义经济,却面临医疗服务贫富两极化的西方国家,更让大陆人民看见社会主义体制的优势。

所以尽管大陆人民未必个个熟读《资本论》,但察觉马克思所提过的资本垄断、剥削、异化等现象在现实中一一应验、甚至能左右主权问题时,自然要求资本必须受到公权力控制,不能无止境地野蛮生长。而苏联与东欧前共产国家、拉美国家力行私有化产生的弊害,更是历历在目。故与其说马克思与社会主义重新受到大陆群众肯定,倒不如说其从未退潮,且反而在资本主义、两岸与国际形势的刺激下,更激起人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拥护。

不过中共少数官员竟反倒没那么自信,国务院国资委特约研究员宋方敏便为此斥责过部分官员和学者想宣传私有化,力呼“所谓腐败,本质就是化公为私……让本应惠及广大人民的改革红利变味”。因此既保持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人民共同富裕的执政初心,又要不致完全向资本靠拢,导致核心思想变质、伤害农工权益与忽略领土主权,将是中共得注意的治理矛盾,同时还得补足理论短板,以免横受资本方的不公平诘问。而全中国人民也都会睁着雪亮的双眼,看待中共如何用自身信奉的理念站上考场,替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留下最漂亮的答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