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特朗普欲对华“切断” 北京如何反制

撰写:
撰写: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持续爆发,中美之间紧张的氛围也进一步加剧。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日在华盛顿说,美国可以切断与中国的“一切关系”。这加剧了外界关于中美或将“脱钩”的猜测和忧虑。让这种忧虑加重的是,面对华盛顿的“步步紧逼”,北京似乎也并没有让步的打算。

中美之间隐藏竞争关系,在特朗普和习近平分别担任两国最高领导人期间从暗到明,开始加剧。图为2019年6月29日,习近平和特朗普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会晤。(路透社)

从口水战到制裁

抛开中美从2018年3月就开始的贸易战不说,从今年3月疫情在美国爆发开始,特朗普就在多种场合表达对中国的不满。5月14日特朗普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到会如何对付中国的问题时说:“ 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我们可以切断一切关系。”他说:“假如你做了,会发生什么?假如你切断一切关系,你可以节省5,000亿美元。”特朗普在这个采访中还表示,这次的疫情证明他是对的,因为他早就说过,美国不应当有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供应链,而应当全部在美国。

似乎为了印证特朗普的决心,第二天(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就宣布限制全世界所有半导体厂(包括芯片代工、IDM厂),只要有使用到美国软件和设备,在为华为生产芯片之前,都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这意味着美国试图切断华为在全球的芯片供应。

美国商务部宣布新的制裁后,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立刻回应,其英文网站援引“中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如果美国计划对华为实行半导体产品禁运,中国将采取“一系列反制措施”,比如将美国公司列入中国“不可靠实体清单”,根据中国的网络安全法和反垄断法对苹果(Apple)、高通(Qualcomm)和思科(Cisco)等公司调查和实施限令,暂停购买波音飞机等。虽然《环球时报》的报道并没有指出其消息来源的身份和姓名,但是其报道仍然被视为中国官方借媒体的一次吹风。

这并非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中美之间的第一次隔空对决。针对疫情爆发后,美国政客和媒体引导下产生的各种因疫情要求中国政府赔偿的呼声、甚至有议员试图提案建议美国立法,允许美国人起诉中国政府的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1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要求美国政客立即停止对别国的“甩锅”和“抹黑”。同一天,《环球时报》称,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内就疫情针对中国的求偿呼声极为不满,已在着手准备对一些提出制裁中国议案的国会议员、求偿的密苏里州及美方相关个人和实体进行惩戒。

对于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为代表的政客,频繁指责新冠疫情是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泄露、甚至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另一位发言人华春莹5月7日的发言,被形容为“火力全开”:“美方可不可以开放德克里特堡生物基地,开放在美国国内以及世界各地,包括在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的生物实验室来接受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美方可不可以接受邀请世卫组织或者国际独立调查团、独立调查专家去美国调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真正的起源和美方的应对情况?我想这都是大家的疑问。”

当然,相比于口水战性质的相互指责,中美之间的相互制裁和反制才是能造成两国关系甚至全球格局动荡的举措。

从“去中国化”到中美“脱钩”

特朗普政府一向主张把制造业从海外迁回美国,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为这项努力提供了新的动力。在5月14日的被采访过程中,特朗普表示,这次的(新冠)疫情证明他是对的,因为他早就说过,美国不应当有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供应链,而应当全部在美国。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基思·克拉克(Keith Krach)近期也曾公开证实:“最近几年,国务院一直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在全力推动这一计划。”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曾在1月底说新冠疫情有助于产业回流北美,是美国的“胜利”,虽然曾被批为政治不正确。不过随着美国新冠疫情愈演愈烈,特朗普政府对华追责的冲动愈益强烈,现在美国朝野上下,不仅在推动全球供应链的“去中国化”,而且有意与中国进行经济上的大范围“脱钩”。把与中国进行经济 “脱钩” 作为解决美国经济困境的方法。

除了前文提及的5月15日的对华为芯片供应链的“切断”,5月初,特朗普又签了一条行政命令,大力排查大容量电力系统中的安全风险,监控或替换那些采购于不可信任的“外国供应商”的设备。外界几乎一直认为,特朗普意在切割美国电网中的中国设备。

不光特朗普政府,美国不少对华鹰派议员也在竭力推动中美切割。比如有议员提出“医疗物资供应链安全法案”,要求政府了解美国医疗产品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克鲁兹(Rafael Edward "Ted" Cruz)最近提出“2020年本土稀土议案”,要求在美国建立关键矿物资源的供应链,减少并终止对中国的依赖。

除此以外,美国也试图与它的盟友建立一个被称之为“经济繁荣网”的“可信任伙伴”联盟。美国的盟友、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政府在4月中旬宣布,将提供20亿美元的补助和贷款,支持日本企业将生产线从中国迁回国内,推进“供应链改革”。与此同时,德国等国家也在推进其企业的部分去中国化。

北京已经有所准备

中国国内的经济界人士以及中共高层,当然知悉美国国内的“脱钩”情绪以及由此外溢形成的“去中国化”趋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在5月9日举办的“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云峰会上就表达了对“去中国化”的担忧,并告诫说,中国应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5月14日召开的一次会议也体现了北京的这种风险意识。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的这次会议除了分析国内外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以外,也研究了如何提升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

华为的处境无疑是中美之间在科技领域竞争态势的一个缩影。围绕华为,美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之后开始出牌,无论是美国半导体设备公司向中国客户发函,还是台积电在美国建厂,特朗普对华打击面已经从华为蔓延到中国整个半导体产业,而在美方触及中国政府的底线之后,中国也必将祭出强硬的反制措施予以应对。

对于中方来说,缓解美国压力的关键在于继续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保持自己对全球资金以及市场的吸引力。这应该也在中南海高层的考量范围之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尚未完全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的中国,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履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并推出更多开放举措的缘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