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来路不明的“超级传播者” 中国疫情为何突然反弹

撰寫:
撰寫:

自2020年4月29日起,中国大陆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据就维持在了25以下,然而近期似有局部反弹之势。

位于中国东北区域的吉林省舒兰市,因在5月7日确诊了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并导致至少25人受感染,意外成为中国疫情地图里最受关注的地方。

那么,这次小规模暴发是怎么开始的,现今的状况如何,中国的疫情又会因此出现大幅反弹吗?

小城舒兰的“超级传播者”

舒兰是吉林省吉林市的一个县级市,根据2016年统计数据仅有62.8万人。该市5月7日确诊病例的出现,结束了吉林省73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的纪录。舒兰市的那名新增确诊者是当地公安局的一位45岁女洗衣工,住址为舒兰市北城街道供销联社住宅楼。据通报,她的丈夫、大姐、二姐、三姐及三姐夫皆在5月9日被确诊。截至5月15日,由其所导致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25例。

这也意味着,那位普普通通的洗衣工成为了一个“超级传播者”。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规定,把病毒传染给十人以上的病人即为“超级传播者”。

这位“超级传播者”的关联病例包括5月10日在辽宁省沈阳确诊的一名感染者郝某某。郝某某所在班组62人、同宿舍楼217人、其他因工作和生活间接接触的118人,总计397人被隔离观察和检测。但以常理推测,在多日内,人群的间接接触会以指数级放大,时隔数日的追踪难免有所疏漏,应该还有部分间接接触者没有被囊括在内。

一名确诊者产生至少数百名潜在感染者,目前尚且未知这些潜在感染者中有多少人已被感染,但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和巨大危险由此也可见一斑。即使其中的少数密切接触者染病,从吉林跨省至辽宁的郝某某也可能会成为另一个“超级传播者”。

针对东北地区的疫情状况,吉林省舒兰市风险等级已在5月9日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后,次日又从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同在吉林市的丰满区也在5月17日被调整为高风险。吉林市已经采取了“封城”措施,如舒兰城区内小区与乡村都被封闭,仅留一个受到严格管控的出入通道,全市停止一切聚集活动。

中国卫健委、吉林省、吉林市均已派出了工作指导组前往舒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于5月11日离京并在东北黑龙江调研部署防疫措施后,又于13日晚抵达吉林省。大概两周前的4月27日,湖北省现存确诊病例归零,孙春兰返京。距离1月27日抵达湖北督战疫情,孙春兰在湖北一线已有3个月时间。

东北与湖北疫情反复

在东北舒兰小城出现“超级传播者”仅两天后的5月9日,作为早前中国疫情重灾区的湖北省出现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次日又出现5名新增病例。湖北省连续35天无新增确诊病例的纪录宣告终结,再度沦为抗疫战场一线。

据悉,湖北省新增病例为武汉市的重症病例,患者为89岁的高某。高某曾于3月17日出现发热、发冷等症状,在家吃药10天后症状消失,4月15日出现食欲不佳、精神不佳症状,5月7日和9日两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从3月17日至5月上旬,至少有一个半月时间,这也是高某可能将新冠病毒传染出去的一个时间段。根据武汉市卫健委的说法,新增的6例病例,均居住在武汉市东西湖区长青街三民小区,因此其应主要来源于既往社区感染。

那么,高某是如何感染,已经传染了多少人,未来会否导致更多人染病?目前这些问题都还没有准确答案。不论如何,武汉市已经如临大敌,先是对该小区5,000人进行了核酸检测,11日更宣布将在全市开展全员核酸筛查。武汉市东西湖区风险等级亦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

就目前来看,中国的东北(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与湖北省两个地区都出现了新冠疫情小规模暴发的苗头,而且其时间点恰好都在5月上旬。

自5月7日至16日,中国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除东北和湖北外都没有发生本土新增病例,零星出现的新增病例则悉数源自境外。公开数据显示,5月7日、13日、14日和15日东北与湖北之外无新增确诊病例,8日至天津新增1例,9日上海新增2例,10日内蒙古新增7例,11日内蒙古新增1例,12日上海新增1例,这些新增病例皆为境外输入。另外,上海市在5月17日出现1例本地新增确诊,感染源头与途径尚未公开。

其实,不排除中国近期的本地新增病例也是源在境外。如中国东北地区邻近俄罗斯,而俄罗斯目前公开数据累计已有25万余人确诊,且连续多日单日新增病例过万。不过在最终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仍然不宜轻下结论。

5月7日东北小城舒兰确诊的洗衣女工病例无海外居住史、活动史,也未发现境外、重点省份返吉人员接触史,感染源头至今未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首席专家吴尊友分析,第一个报告发病的45岁公安局女性洗衣工未必就是源头。舒兰疫情可能与俄罗斯入境病例有关,也可能是这名洗衣工在洗制接触公安制服的过程当中感染的。

吴尊友还表示,新冠肺炎远远比非典要复杂,对它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从它的传播方式,防控难度和临床表现来看,它都比非典要复杂得多,(防控)要困难得多。

中国疫情进入新阶段

整体来看,暴发于2019年末的中国新冠疫情已经大体平息,但是新冠病毒并未销声匿迹,中国境外疫情仍然处于近乎失控的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时间5月15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表示,“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总体是好的,同时境外疫情形势严峻复杂,国内防范疫情反弹任务仍然艰巨繁重。”基于这一判断,“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是当前中国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两个抓手。

可见,即使认可和盛赞中国抗击疫情的表现,也不得不承认中国也一直面临严峻挑战、承受巨大压力,一旦有所松懈就有可能出现疫情反弹,而如果不能迅速锁定感染者和传染渠道以切断传播链,将重演早前疫情大规模暴发的过程。

这就需要建立一种“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常态化机制,以及迅速处理意外出现新感染者后的应急反应机制。这两种机制客观上都需要对社会成员进行常态化监控,以及以此为前提的精准追踪和定位。

在中国这样人口众多的国家,且正面临复工复产和恢复生活秩序以保障基本生活的压力,做到这些并非易事。除此之外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疫情暴发至今始终未有完全解决的,即新冠肺炎病毒仍有很多未知之谜,其来源、传播途径、潜伏期长度、发作原理等等,都还没有十分清楚。

这就意味着,5月上旬中国东北和湖北所出现的一波疫情小幅度反弹情况,不仅是无法绝对避免的,今后可能还将多次出现。那么,关键之处就在于此类意外的局部的疫情反弹出现后,能够及时有效地作出反应,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或许也可以说,对于东北与湖北的疫情反弹不必太过恐慌,甚至可以视为疫情进入新阶段后的正常现象,如果后续应急防控措施没有很快见效,才是值得警惕的大问题。

不论是东北舒兰还是湖北武汉,疫情局部复发后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采取了比2019年末湖北武汉新冠疫情初发时更果断有力的措施,并防止了疫情的大规模传染。

仅从公开数字来看,舒兰市5月7日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后,截至5月11日,当地全面排查了2,005人。5月9日和10日中国新增确诊数字分别有14例和17例,但此后再度降至个位数,自11日至14日新增分别只有1例、7例、3例、4例。

始于2019年末的新冠肺炎疫情究竟始于何时何地,目前仍是一个有待继续调查核实的科学性问题,也是一个喧嚣不止的争议性问题。但从结果来看,可以确认的是,中国是第一个揭开疫情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扭转本国疫情的国家。

在疫情暴发之初面临未知困境的情况下尚且能够很快扭转疫情,对于疫情大体平息后零星出现的局部反弹苗头,相关应对机制和措施应该也会游刃有余。

(本文转自《香港01》,略有编辑调整)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