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横跨江胡习三代 两会要借西部大开发重塑棋局

撰写:
撰写: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新冠疫情(COVID-19)影响下,被延迟的中国2020年全国两会即将开幕。正当外界纷纷聚焦中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如何表述GDP时,北京时间5月17日晚间,似乎毫无预兆之下,官方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

从江泽民到胡锦涛 西部开发完成的基础建设

其实并非毫无预兆,今年两会前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后一次离京考察山西的过程中,4月22日在西安交大西迁博物馆时再提“西迁精神”,现在回看,习近平当时应当就是为这份习时代的西部开发大国家工程背书。

所谓“西迁精神”,指的是上世纪50年代,为适应当时中国大规模工业建设需要,支持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中国中央政府决定将交通大学从繁华的大上海迁往条件艰苦的西安。1,400多名教工、近3,000名学生参与西迁,“开启了一段峥嵘岁月”。

中国政府主导的西部大开发,则起始于江泽民时代。1999年6月17日,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在西安举行的西北五省区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座谈会上发表讲话,提出“加快中国中西部地区发展步伐的时机已经成熟”,要“抓住世纪之交历史机遇,加快西部地区开发步伐”。1999年9月,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国家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当年11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

当时的背景是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在改革开放中,已经因为地理位置和交通优势,以及政策红利而走向了经济快速发展,但是西部地区依然落后。中共领导层启动这项工程的目的是“把东部沿海地区的剩余经济发展能力,用以提高西部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巩固国防。”

2005年9月8日,第九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和亚欧会议贸易投资博览会在中国厦门举行。西部大开发展台人潮涌动。 (视觉中国)

2000年1月,中国国务院成立了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由时任总理朱镕基担任组长、副总理温家宝担任副组长。经过当年的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之后,中国国务院西部开发办于2000年3月正式开始运作。当时制定的西部大开发目标主要分为四个部分:西电东送、南水北调、西气东输以及青藏铁路。以上四个项目,经过胡锦涛时代的发展建设,目前除了南水北调工程外,在2010年基本完成。

2019年是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20周年,当年的中国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制定西部开发开放新的政策措施,西部地区企业所得税优惠等政策到期后继续执行。2019年3月19日,中共中央深改委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时隔14个月之后,即2020年5月17日,这份文件最终版面世。

一带一路战略下 西部如何兑现“后发优势”

此次中共官方关于西部大开发的新《意见》一经出台,就引发外界诸多解读。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应该是《意见》体现出西部大开发的两大主题是“两大”,即(环境)大保护和(经济)大开放。这种政策趋势,也和此前习近平在陕西专门考察秦岭强调环境保护不可放松,去西安交大重提“西迁精神”释放的信号一致。

中国在前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西部因为交通落后无法和东部沿海地区实现同步发展。所以,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西部大开发,更多聚焦于策划和实现西部的基础建设。可谓是“打基础”阶段。

而东南部地区经济虽然得到高速发展,但是同时也带来了环境污染的负面影响。中共十八大之后,高层不断强调的环境保护以及推进的“一带一路”工程,对于可以借助一带一路发展优势的西部来说,既迎来了二次发展的机会,也可以避免东部地区曾经走过的(环保)弯路。

资料显示,西部大开发的范围包括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加上3个自治州:四川省、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云南省、贵州省、重庆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藏自治区、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西部12个省市总面积为685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全国国土面积的71.4%,总人口约占中国的25%,GDP总和占中国全国的20%左右。

在今天,相较于东部省份人均GDP已经接近发达国家的现实相比,中国西部发展虽然落后,但是有了前期基础建设的铺垫,现今的西部地区更有“后发优势”。现在的中共高层显然要借此下一盘大的包括经济乃至国防的棋局。所以,外界可以看到《意见》不仅提出“加快沿边地区开放发展”,将推进西部地区积极参与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也提出“完善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布局,支持西部地区在特色优势领域优先布局建设国家级创新平台和大科学装置。”比如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智能+”产业,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

中老铁路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对接项目,北起老中边境口岸磨丁,南至老挝首都万象,全长414公里。(新华社)

除了对外开放,西部地区对内开放也将进一步实现。比如,西北省份与江苏、山东、河南等东中部省份的互惠合作、珠江-西江经济带建设、东西部自贸试验区交流合作、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合作互动等,不一而足。

此次的《意见》提出,到2035年,西部地区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基本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通达程度、人民生活水平与东部地区大体相当,努力实现不同类型地区互补发展、东西双向开放协同并进、民族边疆地区繁荣安全稳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对于与东部地区发展差距依然较大的西部,这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定位变化。一个极强烈的信号是,东西部地区之间的关系即将被重塑。

事实上,2019年西部大开发进入第三个十年以来,中南海的相关政策已先后上马。从此前的城市群发展规划,到2019年8月15日《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出台,明确到2025年将基本建成西部陆海新通道;2019年9月习近平考察河南期间,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被上升为全国战略;再到2020年初成(成都)渝(重庆)地区双城经济圈面世……一系列宏观政策背后,中共显然欲通过西部开发推动中国经济再上一个台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