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题风波绝非“专业失误” 香港该复习日本侵华有多惨烈

撰写:
撰写:

打从2020年5月14日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出现“1900-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的诱导式申论题后,立即引发各界强烈抨击,香港教育局要求香港考试及评核局取消该试题。但香港考评局于18日开会商讨后,仍不愿遽然取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只含糊地回复,并形容“今次事件是一个专业失误的事件”。此外,香港教协与部分泛民派议员,则趁机攻讦香港教育局“粗暴”或不尊重“多元史观”,替考评局回护。显然,香港政府如今还不敢断然撤废这道充满史实错误的试题,但日本在近代侵略中国的残酷行径绝对难以抹消。

明治维新后,日本就锐意往中国扩张,并利用1874年牡丹社事件、1894年甲午战争、1904年日俄战争一步步攫夺更多在华利益与领土,比起欧美列强更为凶狠。譬如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日军就出动2万人以上,冠居八国之首,且抢掠户部银库与内务府粮仓,劫走367万以上的银两!更不用说巨额的庚子赔款,又给日本侵略者带来多少横财。

日本在八国联军侵华时出兵最多,图为八国联军各国司令合影。(华声论坛)

尽管日后碍于各国退还部分庚子赔款的压力,日本于1924年与中国签订《关于以庚子赔款办理对华文化事业之协定》,规定每年拨出部分赔款供对华文化事业之用。但管理机构“中日协商总委员会”实质上受日本摆布,且赔款用途被用作日本掠买中国文物与文化入侵,且受资助的多是日本在华团体,藉此培养帮助侵华的“中国通”,受补助的中国学生之花费才占总额不到19%,凸显日本的利己本质。至于1915年的《21条要求》、1917年的“西原借款”就更不用说,全是想在华渗透势力,绝非想帮助中国发展。

而最让中国人民咬牙切齿又痛心疾首的,莫过于自1931年起,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七七事变等一连串的侵华战争,东北、华北、上海、南京等处相继沦陷,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更教人发指。此外还有惨绝人寰的细菌战、“三光策略”与慰安妇等暴行,至今犹有无辜平民受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残害。且在惨烈的对日抗战中,中国人民付出3,500万以上军民的牺牲,占二战各国伤亡人数总和的三分之一以上,直接经济损失1千亿美元以上,间接损失约5千亿美元,被日军掠夺与破坏的文物更是不计其数。譬如南京、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南、湖北、福建、广东的公私图书起码损失2,98万4,750册,中央图书馆寄存于香港冯平山图书馆的善本古籍也未能幸免,战后仅追回3,5000册。至于被毁坏的古建筑与寺庙,就更不计其数。如此庞大的损失与破坏,香港考评局岂能昧于事实,替日本辩护称“利多于弊”?

于南京大屠杀中被大批杀害的中国俘虏。(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即便单论香港自身,从1941年日军侵占开始算起,也承受极大迫害。且比起南京汪精卫、华北维新政府等地方性傀儡政权,日本是直接在香港设置总督府实行军政,压迫更为严酷。譬如为了减轻行政压力,日本于1942年1月喝令没有居住地址与职业的人都得离去,顿时造成50万以上人民被迫逃亡。此外日军还动辄杀害、逮捕、强奸平民,日军宪兵队甚至在九龙皇囿(今九龙京士柏)多次斩首华人,致使香港人口在1945年锐减至不到60万。

端举几例,1944年香港西贡黄毛应村村民邓戊奎、邓德安、邓福、邓寅发等人遭日军逮捕刑求,想问出游击队的状况。邓戊奎被日军连番掌掴,四名日军分别踩住其四肢,还有一名日军踏上其腹部后,竟拿着竹竿捅向邓戊奎的嘴,邓戊奎禁不住折磨昏死过去。但残暴的日军仍不放过他,又将邓戊奎捆绑起来,并在他脚下烧起杂草,导致邓戊奎严重烧伤几乎无法行走。还有一名孕妇张凤,在九龙的日军宪兵部里被多次灌水和烧灼皮肤,丝毫未因怀有身孕便惹起日军的怜悯之心,最后因过度劳动于赤柱监狱身亡。但九龙宪兵队队长平尾好雄,日后在军事法庭上受审时却声称未听过囚犯的尖叫声、更不知囚犯饿死的事故,试图掩盖虐杀平民的事实。这些惨事,难道在支持错误试题的人眼中都是利处吗?

正在香港行军的东江纵队。(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日军的残暴激发中国各地组织军事与文化上的抵抗,除了正面战场的国军以外,中共亦成立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在粤港一带抗日,后来又将几股抗日武装合编为港九大队。尽管东江纵队人数不多,武器也落后,但仍凭着灵活战术与坚忍毅力,累积1,400多次战斗、伤毙日军伪军6千余人、俘虏3,500多人、缴获枪枝6,500多把的战果。东江纵队与港九大队的“土海军”甚至仅凭几艘破旧船只就与日军周旋三年多,共俘获敌方船之43艘、击沉7艘,取得日军40多死、52伤的战果,这对牵制日军在粤港一带的攻势十分有效,连日军都不得不牙痒痒地形容“广州和香港地区之间是治安之癌”。

而东江纵队更广为人知的战绩,便是及时抢救包含800多名文化界与政治菁英逃离香港,何香凝、柳亚子、乔冠华、茅盾(本名沈德鸿)、范长江,以及曾担任广东省副省长的陈汝棠等人,俱是在东江纵队的掩护下从海路或陆路逃离日军的魔掌。在海上飘零多日的何香凝在得到东江纵队送来的物资救助时,还感慨地赋诗写道:“水尽粮空渡海丰,敢将勇气抗时穷。时穷见节吾侪责,即死还留后世风”,替这颠沛的行程留下文学见证,也从侧面反映日军侵华造成的离乱。

东江纵队尚存人世的成员林珍痛斥“为何回归那么多年的香港,还会有这样的考题去考学生,对我们民族、国家利益都不利,我们非常愤怒和心痛”。因此若想大事化小地说这只是“专业失误”、甚至不肯立刻撤废试题,恐怕全中国人民都无法接受,香港当地的受害者家属与游击队老兵更不能接受。加上2019年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加强港澳地区中华文化、历史与国情教育的决议,假使香港特区政府还不能大刀阔斧地清除各种“恋殖“或美化侵略的教材或现象,恐将继续淘空香港学子在历史认知与道德上的基础。对于75年前世界各国取得反法西斯战争重大胜利的史实来说,也会是极大的讽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