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做不可說 華為與中國通訊去美化最後一塊硬骨頭

撰写:
撰写:

有些事可做不可說,有些事可說不可做。自美國製裁中國通訊裝置製造商華為以來,一方面美國政府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不斷加碼制裁,直至最近的全面限制華為購買採用美國軟體和技術生產的半導體,同時竭力要求歐美盟國將華為排除在5G建設之外,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又一再延長對華為的臨時出口許可,最近一次延長到了2020年8月13日,微軟、英特爾等美國企業都獲得了出口許可,禁令並不妨礙美國在其優勢領域從華為身上賺錢,可以說美國將“可說可做”演繹得淋漓盡致。而中國表面上似乎“光說不做”,實際上也做了很多,一些事可做不可說,只能從一些細枝末節的新聞中管窺一二。

2020年5月15日,美國宣布對中國通訊裝置製造華為的制裁升級,全面限制華為購買採用美國軟體和技術生產的半導體。(新華社)

2019年7月19日,全球最大通訊運營商中國移動旗下山東移動宣布,其CRM系統能力開放平臺採用華為自研產品進行了軟硬體升級,“率先實現CRM核心系統國產化,成功孵化了安全、自主、可控的IT產業鏈端到端解決方案,在IT系統的降本增效、自主可控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2019年10月,中國移動旗下浙江移動宣布,其CRM全模組、BOSS核心解碼模組完全遷移至基於華為鯤鵬處理器的TaiShan伺服器,實現了華為鯤鵬處理器在運營商行業的大規模商用。浙江移動成為中國第一個完成核心業務系統全業務大規模向鯤鵬計算平臺遷移的運營商。

CRM系統即客戶關係管理系統,屬於通訊運營商支撐業務最核心的系統之一,也是中國通訊領域自主可控僅剩的為數不多的硬骨頭。由於美國在資訊科技上的先發優勢與技術優勢,全球資料庫基本都是IOE架構,即美國IBM公司的伺服器、Oracle公司的資料庫管理系統、EMC公司的儲存。

IOE壟斷之下,不僅採購成本高昂,維護成本更是居高不下,更為重要的是資訊保安問題,因而去IOE化是中國業界的共識。中國最大的電商平臺阿里巴巴早在2008年就開始嘗試去IOE化,目前已實現了這一目標,電信運營商等關鍵部門基於穩定性考慮在去IOE化上要慢很多。

中國移動旗下山東移動、浙江移動先後進行了CRM系統升級,可以被視為中國通訊運營商去IOE化建立自主、安全、可控系統的嘗試。據媒體披露,山東移動所謂的升級實際上是採用一站式國產化解決方案對其CRM核心系統進行替換,華為正是山東移動CRM系統國產化的合作方與一站式國產化解決方案的提供者。

在華為方案中,伺服器採用華為公司基於鯤鵬920處理器的TaiShan伺服器,與傳統x86伺服器相比,TaiShan伺服器功耗降低20%,平均運維成本降低30%,全壽命成本節省17%;作業系統領域採用華為基於Linux系統打造的尤拉OS(Euler OS);資料庫採用採用華為自研核心構建的企業級線上交易型資料庫高斯資料庫(Gauss DB);中介軟體採用華為自研的國產中介軟體OpenAS+TPCLOUD組合,相比原有的IBM公司的Websphere+CICS組合,整體效能提升30%。

2019年1月,華為釋出了自主研發的鯤鵬920處理器。該處理器相容ARM架構,採用7nm工藝,有32核、48核、64核可選,主頻2.6GHz(視覺中國)

2020年5月,中國移動舉行了2020年至2021年人工智慧伺服器產品集中採購,華為中標1,000臺Atlas800AI伺服器,以50%的份額位居第一。同月,中國電信釋出了2020年伺服器集中採購公告,在傳統的英特爾與AMD的X86架構處理器之外,首次為國產處理器敞開了大門,其第8標明確要求基於海光Hygon Dhyana系列處理器或鯤鵬920處理器的H系列全國產化伺服器,並且份額高達20%,僅次於英特爾位居第二。

從山東移動、浙江移動CRM系統全面國產化替代,到全國產伺服器入圍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伺服器採購,背後是中國通訊行業乃至整個國家基於資訊保安考慮為實現安全、自主、可控的努力。中國作為落後者,只能少說多做,默默追趕。

而從電信運營商CRM系統全面國產化替代,到全國產化伺服器入圍電信運營商伺服器採購,背後一以貫之的是華為公司。從CRM系統國產化替代尤其是山東移動的案例來看,華為似乎存在一種特質,那就是它所提供的並非簡單的軟硬體而是一整套解決方案,使國產替代具備了可操作性。

華為的鯤鵬處理器是基於ARM晶片架構研製,此前許多世界知名企業都很看好ARM處理器在伺服器領域的應用,或者說試圖ARM伺服器打破英特爾志強處理器在伺服器領域的壟斷地位,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失敗原因除了市場因素,關鍵還在於生態的缺失。美國高通就曾與中國貴州省政府成立合資公司發展ARM伺服器,試圖利用中國市場與地方政府吃下ARM伺服器的大蛋糕,但仍失敗了,失敗的關鍵就在於高通僅擁有ARM處理器,缺乏伺服器相關生態企業的支援。

華為之所以能夠在中國開啟ARM伺服器的局面,除了中國政府對安全、自主、可控的剛需造就的市場需求,關鍵還在於華為基於鯤鵬處理器打造了一整套的伺服器解決方案。當別人指望不上時,華為自己投入人力物力研發了與之配套的生態,從而形成一整套的“交鑰匙”方案,中國政府的需求又為其提供了市場,形成良性迴圈。

為配套鯤鵬920處理器,華為還研發包括鯤鵬主機板及開發套件等,從而形成了一整套解決方案。圖為鯤鵬主機板上華為自主研發的Hi1710 BMC管理晶片。(Reuter)

實際上這並不是華為第一次這樣做,華為曾經為解決邊遠地區通訊基站的供電問題研究太陽能,最後卻將太陽能關鍵部件光伏逆變器做到了世界第一,能夠提供一整套的從建設、管理到維護的智慧光伏電站解決方案;業已出售的華為海洋也是世界最大的海底光纜建設商之一。

圍繞鯤鵬處理器,華為不僅構建了伺服器生態,還搭建了整套的計算機解決方案。2019年底,華為與山西百信合作推出的搭載鯤鵬920處理器的“太行220”桌上型電腦亮相,使用中標麒麟、深度作業系統。“預裝了辦公學習、程式設計開發、圖形影象、視屏播放、網路應用,以及遊戲娛樂等軟體,完全可以滿足公務及家庭範圍使用者。”目前,除了山西外深圳、廈門、成都、西安、武漢等中國眾多城市都加入到圍繞鯤鵬處理器打造產業集群的行列,從計算機到伺服器、AI人工智慧等各有特色。

美國之所以制裁華為,除了華為在5G技術上的領頭羊地位以及中美國家層面的博弈外,華為憑藉其研發能力對中國整個產業鏈的帶動作用可能也是原因之一。當美國發現華為在被制裁一年後過的還不錯,中國整個產業鏈還被華為這隻鯰魚帶動起來,美國怎能不惱羞成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