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做不可说 华为与中国通信去美化最后一块硬骨头

撰写:
撰写:

有些事可做不可说,有些事可说不可做。自美国制裁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以来,一方面美国政府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不断加码制裁,直至最近的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同时竭力要求欧美盟国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又一再延长对华为的临时出口许可,最近一次延长到了2020年8月13日,微软、英特尔等美国企业都获得了出口许可,禁令并不妨碍美国在其优势领域从华为身上赚钱,可以说美国将“可说可做”演绎得淋漓尽致。而中国表面上似乎“光说不做”,实际上也做了很多,一些事可做不可说,只能从一些细枝末节的新闻中管窥一二。

2020年5月15日,美国宣布对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华为的制裁升级,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新华社)

2019年7月19日,全球最大通信运营商中国移动旗下山东移动宣布,其CRM系统能力开放平台采用华为自研产品进行了软硬件升级,“率先实现CRM核心系统国产化,成功孵化了安全、自主、可控的IT产业链端到端解决方案,在IT系统的降本增效、自主可控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2019年10月,中国移动旗下浙江移动宣布,其CRM全模块、BOSS核心解码模块完全迁移至基于华为鲲鹏处理器的TaiShan服务器,实现了华为鲲鹏处理器在运营商行业的大规模商用。浙江移动成为中国第一个完成核心业务系统全业务大规模向鲲鹏计算平台迁移的运营商。

CRM系统即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属于通信运营商支撑业务最核心的系统之一,也是中国通信领域自主可控仅剩的为数不多的硬骨头。由于美国在信息技术上的先发优势与技术优势,全球数据库基本都是IOE架构,即美国IBM公司的服务器、Oracle公司的数据库管理系统、EMC公司的存储。

IOE垄断之下,不仅采购成本高昂,维护成本更是居高不下,更为重要的是信息安全问题,因而去IOE化是中国业界的共识。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阿里巴巴早在2008年就开始尝试去IOE化,目前已实现了这一目标,电信运营商等关键部门基于稳定性考虑在去IOE化上要慢很多。

中国移动旗下山东移动、浙江移动先后进行了CRM系统升级,可以被视为中国通信运营商去IOE化建立自主、安全、可控系统的尝试。据媒体披露,山东移动所谓的升级实际上是采用一站式国产化解决方案对其CRM核心系统进行替换,华为正是山东移动CRM系统国产化的合作方与一站式国产化解决方案的提供者。

在华为方案中,服务器采用华为公司基于鲲鹏920处理器的TaiShan服务器,与传统x86服务器相比,TaiShan服务器功耗降低20%,平均运维成本降低30%,全寿命成本节省17%;操作系统领域采用华为基于Linux系统打造的欧拉OS(Euler OS);数据库采用采用华为自研内核构建的企业级在线交易型数据库高斯数据库(Gauss DB);中间件采用华为自研的国产中间件OpenAS+TPCLOUD组合,相比原有的IBM公司的Websphere+CICS组合,整体性能提升30%。

2019年1月,华为发布了自主研发的鲲鹏920处理器。该处理器兼容ARM架构,采用7nm工艺,有32核、48核、64核可选,主频2.6GHz(视觉中国)

2020年5月,中国移动举行了2020年至2021年人工智能服务器产品集中采购,华为中标1,000台Atlas800AI服务器,以50%的份额位居第一。同月,中国电信发布了2020年服务器集中采购公告,在传统的英特尔与AMD的X86架构处理器之外,首次为国产处理器敞开了大门,其第8标明确要求基于海光Hygon Dhyana系列处理器或鲲鹏920处理器的H系列全国产化服务器,并且份额高达20%,仅次于英特尔位居第二。

从山东移动、浙江移动CRM系统全面国产化替代,到全国产服务器入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服务器采购,背后是中国通信行业乃至整个国家基于信息安全考虑为实现安全、自主、可控的努力。中国作为落后者,只能少说多做,默默追赶。

而从电信运营商CRM系统全面国产化替代,到全国产化服务器入围电信运营商服务器采购,背后一以贯之的是华为公司。从CRM系统国产化替代尤其是山东移动的案例来看,华为似乎存在一种特质,那就是它所提供的并非简单的软硬件而是一整套解决方案,使国产替代具备了可操作性。

华为的鲲鹏处理器是基于ARM芯片架构研制,此前许多世界知名企业都很看好ARM处理器在服务器领域的应用,或者说试图ARM服务器打破英特尔志强处理器在服务器领域的垄断地位,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失败原因除了市场因素,关键还在于生态的缺失。美国高通就曾与中国贵州省政府成立合资公司发展ARM服务器,试图利用中国市场与地方政府吃下ARM服务器的大蛋糕,但仍失败了,失败的关键就在于高通仅拥有ARM处理器,缺乏服务器相关生态企业的支持。

华为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打开ARM服务器的局面,除了中国政府对安全、自主、可控的刚需造就的市场需求,关键还在于华为基于鲲鹏处理器打造了一整套的服务器解决方案。当别人指望不上时,华为自己投入人力物力研发了与之配套的生态,从而形成一整套的“交钥匙”方案,中国政府的需求又为其提供了市场,形成良性循环。

为配套鲲鹏920处理器,华为还研发包括鲲鹏主板及开发套件等,从而形成了一整套解决方案。图为鲲鹏主板上华为自主研发的Hi1710 BMC管理芯片。(Reuter)

实际上这并不是华为第一次这样做,华为曾经为解决边远地区通信基站的供电问题研究太阳能,最后却将太阳能关键部件光伏逆变器做到了世界第一,能够提供一整套的从建设、管理到维护的智能光伏电站解决方案;业已出售的华为海洋也是世界最大的海底光缆建设商之一。

围绕鲲鹏处理器,华为不仅构建了服务器生态,还搭建了整套的计算机解决方案。2019年底,华为与山西百信合作推出的搭载鲲鹏920处理器的“太行220”台式机亮相,使用中标麒麟、深度操作系统。“预装了办公学习、编程开发、图形图像、视屏播放、网络应用,以及游戏娱乐等软件,完全可以满足公务及家庭范围使用者。”目前,除了山西外深圳、厦门、成都、西安、武汉等中国众多城市都加入到围绕鲲鹏处理器打造产业集群的行列,从计算机到服务器、AI人工智能等各有特色。

美国之所以制裁华为,除了华为在5G技术上的领头羊地位以及中美国家层面的博弈外,华为凭借其研发能力对中国整个产业链的带动作用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当美国发现华为在被制裁一年后过的还不错,中国整个产业链还被华为这只鲶鱼带动起来,美国怎能不恼羞成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