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香港风险突出 北京两会启动立法背后有隐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5月22日,中国两会中的人大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视觉中国)

北京时间5月22日上午,因为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被延迟的中国全国两会中的人大会议开幕。官方此前公布的会议议程显示,此次人大会议将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议案,外界长期关注的香港国家安全问题立法终于正式启动。

与此前预期不同的是,今次启动立法的主体是北京,制定的是将放在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中的“港版国安法”,而非香港应自行推动立法的基本法第23条。北京的这种安排被认为是变相为香港国家安全问题部分立法。

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5月22日当天向人大会议作相关说明时称,“港版国安法”针对的是“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等四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香港普通市民的生活不会受此影响。参会此次两会的香港前特首梁振英认为,“中央做这么大的一个决定,肯定已经有了通盘的考虑,而且有非常充分的准备”,并警告“不要低估中央处理香港问题的决心。”

不得不为 香港已成重大安全漏洞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章有关“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的最后一条、即第23条的内容全文如下:“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遗憾的是,到2020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将满23年,23条立法居然至今未能制定。

在23条立法缺位之下,香港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一个突出安全隐患。这并非危言耸听。香港1997年回归以后,泛政治化倾向明显,街头政治层出不穷。

及至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爆发。示威者多次发起不合作运动,瘫痪多条地铁线,堵塞隧道及主要干道,普通市民生活大受影响。随着抗议手法不断升级,示威者暴力行为不断出现:以弹弓或投射器向警员和警署投掷砖头等硬物,用镭射笔照射警员,使用弓弩、汽枪等武器,在街头纵火,投掷汽油弹,以及包围攻击落单警员、占领立法会、攻击香港中联办。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上述行为在北京看来已然具有恐怖主义特征,直接挑战北京所坚持的“一国”底线。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一度迫使香港街头运动陷入低潮,但“五一”后暴力再现。

所以,今年5月份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和中联办的发出了极其明确的警告:“‘黑暴’‘揽炒’是香港社会的政治病毒,是‘一国两制’的大敌。‘黑暴’一日不除,香港一日不宁。中央绝不会坐视这股破坏性力量肆意癫狂。”

更加令北京不安的是,毫无约束和底线的街头政治,不仅让香港本土出现“港独”苗头,甚至已经让多种外部力量趁机介入,香港已经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最大漏洞。

就如中国人大发言人5月21日宣布将审议“港版国安法”后,美国与英国政界均出现反对的声音,《华尔街日报》甚至称美国参议员正准备提出一项法案,以制裁在香港执行“港版国安法”的中共官员和实体,并对与这些实体开展业务的银行处以罚款的奇怪逻辑一样,美国一直深度介入香港问题。

从2014年的“占领中环”到2019年开始的反修例游行,香港反对派及本土激进分离势力背后,无不出现了美国政客或机构的影子。2019年3月,为了获得美国支持,香港政务司前司长陈方安生与两名泛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赴美游说,并会见了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香港反对派代表之一黎智英在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中也公然宣称“为美国而战”。最终,不仅香港的街头游行队伍中出现美国国旗并不罕见,2019年11月27日,美国总统甚至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及《保护香港法案》,让这两个法案正式成为美国法律。

梳理条规 “港版国安法”并未违反一国两制

“港版国安法”的新闻定一经公布。香港反对派援引美国国务院的警告,称北京企图终止“一国两制”的制度。

其实此番立法推动与当初中共对香港坚持“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并不冲突。“50年不变”的“不变”是指一国两制的基本制度、基本框架不变,但不等于在长达50年的“一国两制”实践过程中,具体的法律和政策不能根据客观形势的变化而做一些适当调整。

+2

在中美结构性矛盾愈演愈烈之际,如果北京再不“自筑篱笆”进行法律层面上的安全防控,不仅香港国土安全、政治安全、公共安全遭受严重冲击,香港法治和市民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中国“一国两制”的列车将同样面临脱轨的危险。

根据香港目前现状,让港府牵头推动“23条立法”在操作层面存在极大难度。而在目前的法理框架下,香港推进维护国家安全的方式并非只有“23条”立法一条路。在任何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中,国家安全立法都属于中央事权。所以,近日中国官方媒体纷纷发文力挺称,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根本无法自行完成立法的情况下,北京主动从国家层面进行有关立法,正是为了补上国家安全存在的漏洞,把面临脱轨危险的“一国两制”拉回正轨。

同时,《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征询其所属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意见后,可对列于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

2020年5月22日,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在人大会议开幕式上讲话。(AP)

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在5月22日的说明报告中亦证实称,此番“港版国安法”将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实施。所以,“港版国安法”和目前的香港基本法同样不存在冲突。

香港形势发展到今天,如果没能有安全立法,以后的各项改革显然都难以推动,深层次改革更是谈不上。特别是政治改革,同没有“一国”何来“两制”类似,如果没有国家安全在前,怎么可能启动?此番两会,北京主动填补香港法律漏洞,为“一国两制”的安全修堤漏洞,这既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也是权力和责任所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