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香港風險突出 北京兩會啟動立法背後有隱憂

撰写:
撰写:

2020年5月22日,中國兩會中的人大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視覺中國)

北京時間5月22日上午,因為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被延遲的中國全國兩會中的人大會議開幕。官方此前公布的會議議程顯示,此次人大會議將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議案,外界長期關注的香港國家安全問題立法終於正式啟動。

與此前預期不同的是,今次啟動立法的主體是北京,制定的是將放在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中的“港版國安法”,而非香港應自行推動立法的基本法第23條。北京的這種安排被認為是變相為香港國家安全問題部分立法。

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5月22日當天向人大會議作相關說明時稱,“港版國安法”針對的是“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等四項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香港普通市民的生活不會受此影響。參會此次兩會的香港前特首梁振英認為,“中央做這麼大的一個決定,肯定已經有了通盤的考慮,而且有非常充分的準備”,並警告“不要低估中央處理香港問題的決心。”

不得不為 香港已成重大安全漏洞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章有關“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最後一條、即第23條的內容全文如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絡。”遺憾的是,到2020年7月1日,香港迴歸中國將滿23年,23條立法居然至今未能制定。

在23條立法缺位之下,香港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一個突出安全隱患。這並非危言聳聽。香港1997年迴歸以後,泛政治化傾向明顯,街頭政治層出不窮。

及至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爆發。示威者多次發起不合作運動,癱瘓多條地鐵線,堵塞隧道及主要幹道,普通市民生活大受影響。隨著抗議手法不斷升級,示威者暴力行為不斷出現:以彈弓或投射器向警員和警署投擲磚頭等硬物,用鐳射筆照射警員,使用弓弩、汽槍等武器,在街頭縱火,投擲汽油彈,以及包圍攻擊落單警員、佔領立法會、攻擊香港中聯辦。

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訊號,上述行為在北京看來已然具有恐怖主義特徵,直接挑戰北京所堅持的“一國”底線。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一度迫使香港街頭運動陷入低潮,但“五一”後暴力再現。

所以,今年5月份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的發出了極其明確的警告:“‘黑暴’‘攬炒’是香港社會的政治病毒,是‘一國兩制’的大敵。‘黑暴’一日不除,香港一日不寧。中央絕不會坐視這股破壞性力量肆意癲狂。”

更加令北京不安的是,毫無約束和底線的街頭政治,不僅讓香港本土出現“港獨”苗頭,甚至已經讓多種外部力量趁機介入,香港已經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最大漏洞。

就如中國人大發言人5月21日宣布將審議“港版國安法”後,美國與英國政界均出現反對的聲音,《華爾街日報》甚至稱美國參議員正準備提出一項法案,以制裁在香港執行“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和實體,並對與這些實體開展業務的銀行處以罰款的奇怪邏輯一樣,美國一直深度介入香港問題。

從2014年的“佔領中環”到2019年開始的反修例遊行,香港反對派及本土激進分離勢力背後,無不出現了美國政客或機構的影子。2019年3月,為了獲得美國支援,香港政務司前司長陳方安生與兩名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赴美遊說,並會見了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香港反對派代表之一黎智英在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中也公然宣稱“為美國而戰”。最終,不僅香港的街頭遊行隊伍中出現美國國旗並不罕見,2019年11月27日,美國總統甚至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保護香港法案》,讓這兩個法案正式成為美國法律。

梳理條規 “港版國安法”並未違反一國兩制

“港版國安法”的新聞定一經公布。香港反對派援引美國國務院的警告,稱北京企圖終止“一國兩制”的制度。

其實此番立法推動與當初中共對香港堅持“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並不衝突。“50年不變”的“不變”是指一國兩制的基本制度、基本框架不變,但不等於在長達50年的“一國兩制”實踐過程中,具體的法律和政策不能根據客觀形勢的變化而做一些適當調整。

+2

在中美結構性矛盾愈演愈烈之際,如果北京再不“自築籬笆”進行法律層面上的安全防控,不僅香港國土安全、政治安全、公共安全遭受嚴重衝擊,香港法治和市民生命財產受到嚴重威脅。中國“一國兩制”的列車將同樣面臨脫軌的危險。

根據香港目前現狀,讓港府牽頭推動“23條立法”在操作層面存在極大難度。而在目前的法理框架下,香港推進維護國家安全的方式並非只有“23條”立法一條路。在任何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國家安全立法都屬於中央事權。所以,近日中國官方媒體紛紛發文力挺稱,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根本無法自行完成立法的情況下,北京主動從國家層面進行有關立法,正是為了補上國家安全存在的漏洞,把面臨脫軌危險的“一國兩制”拉回正軌。

同時,《香港基本法》第18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2020年5月22日,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人大會議開幕式上講話。(AP)

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5月22日的說明報告中亦證實稱,此番“港版國安法”將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實施。所以,“港版國安法”和目前的香港基本法同樣不存在衝突。

香港形勢發展到今天,如果沒能有安全立法,以後的各項改革顯然都難以推動,深層次改革更是談不上。特別是政治改革,同沒有“一國”何來“兩制”類似,如果沒有國家安全在前,怎麼可能啟動?此番兩會,北京主動填補香港法律漏洞,為“一國兩制”的安全修堤漏洞,這既是形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也是權力和責任所在。

推薦閱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