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两会】后疫情时代 李克强透露北京有“进”有“退”

撰写:
撰写: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中国内外部环境更趋恶化,李克强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得不“一退再退”。(Reuters)

“对我们这样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能在较短时间内有效控制疫情,保障了人民基本生活,十分不易、成之惟艰。我们也付出巨大代价,一季度经济出现负增长,生产生活秩序受到冲击,但生命至上,这是必须承受也是值得付出的代价”,北京时间5月2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说完这段话,现场响起掌声。

当天,被推迟两个半月的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演。这是自1995年以来,北京首次将“两会”召开时间被迫延后至年中。在此之前的数月里,中国大陆几乎动员了所有力量迎战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至今,其对中国大陆社会和经济秩序的冲击尚未消失。作为中央政府负责人,李克强在今次政府工作报告中不仅打破常例总结过去一年半尤其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更要在当下内忧外患中拿出实际举措、传递信心。

改革开放后最短政府工作报告

当天,作为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重头戏,李克强这次宣读工作报告用时仅不足一个小时,较之以往年份大约1小时40分钟的时长大幅缩短。中国媒体称,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篇幅最短的一份政府工作报告,全文仅1万多字——而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长达近2万字。而且,人们也敏锐地注意到李克强在读这份工作报告时语速明显快于往常。

但从现场的反应看,30次左右的掌声表明人们对这份报告的认同。事实上,这份姗姗来迟的“压缩版”报告从2019年12月开始酝酿,期间一改再改。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成功地完成了“保六”目标,但6.1%的年度经济增速已经是二三十年的最低,而同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更是令这份报告陷入“难产”的尴尬中。这实质上是一份跨度为一年半的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在报告中大幅压缩了常规性内容,而对中国如何应对疫情以及走出“后疫情时代”的危局着墨最多,所有的“调整”几乎都在围绕疫情困局调整年度预期和政策手段。

在这份报告中,李克强对今年中国所处形势的判断比2019年更加严峻。一年前,李克强只是强调了中国发展面临多年少有的国内外复杂严峻形势,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而这次,李克强认为中国所面临的除了“世界经济增长低迷,国际经贸摩擦加剧,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外,还面临内外部环境的困难局面:1)受全球疫情冲击,世界经济严重衰退,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国际贸易投资萎缩,大宗商品市场动荡;2)国内消费、投资、出口下滑,就业压力显著加大,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困难凸显,金融等领域风险有所积聚,基层财政收支矛盾加剧。

为此,李克强在这份报告中再度强调“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释放清晰信号——北京将“牺牲”一年时间的经济增长补缺今年的疫后恢复,让政府花大力气压缩开支将有限的财政资金应用于大规模的投资热潮和扩大内需。如果得当,这不仅能够确保脱贫攻坚顺利完成,更重要的是帮助中国率先在全球疫情背景下触底反弹,走出阴霾天。

在会议现场,李克强试图鼓舞信心,“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面临风险挑战前所未有,但我们有独特政治和制度优势、雄厚经济基础、巨大市场潜力,亿万人民勤劳智慧……当前的难关一定能闯过”。

中共的“进”和“退”

外界对李克强的这份报告抱有某种程度的期待是必然的,但是现实地,从放弃GDP目标设定,到浓墨重彩的“六保”,人们读到的信号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纽约时报》的报道称,作为在习近平之后的党内二号人物,李克强总理在华丽的人民大会堂向近3,000名戴着口罩的人大代表发表了讲话。他承诺以限制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为目标,帮助减轻经济下行的影响。

而德国之声和《华尔街日报》则对李克强绝口不提GDP增长目标异常在意,并表达了深深的悲观情绪。德国之声称,李克强避而不谈确切的经济增长数字是史无前例的举措,凸显中国经济当前的不确定性。《华尔街日报》同样认为,中国打破持续了近30年的传统,没有制定2020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这一非同寻常的举动表明,在中国经历了4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萎缩之后,政府领导人并不急于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这预示着越发依赖中国作为增长引擎的全球经济将面临更多痛苦。ABC中文网引述专家的观点“开脱”认为,今次不设定GDP目标,避免了尴尬,设定负值会非常尴尬,而正值则可能达不到;该专家并抱怨李克强在供给端着墨太多,恰恰在最关键的需求端存在问题。

但有时候,暂时的退却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是为了未来更强有力地反击。从毛泽东打“游击战”,到邓小平提倡退回到资本主义和实施“不均衡发展”,中共似乎向来深谙此道。

李克强的“方案”可能并不会令所有人满意,甚至感到乐观。从表面看,近年,中国经济增长陷入困境,增速一落再落,从两位数跌到一位数,从“保八”到“保六”,然后再从疫情前呼吁“六稳”避免系统性风险、应对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再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经济增速失速坠落至负增长时强调“六保”,北京应对似乎也是在一退再退。

但是,其内在的逻辑是,中国经济增速一落再落的背后是产业机构在大踏步优化,在逐步摆脱粗放的高产出高污染发展道路。当然,在北京提出“经济新常态”时,中国同时也要应对日益恶化的外部形势,数不胜数的企业和劳动力为此付出了代价,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条路是早晚要走的,主动放弃一部分短期利益比未来被动应对、失去主导要好。

李克强并没有在这份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GDP增长目标,或许可以更好地轻装上阵,而且在北京看来,“六保”是稳住经济基本盘、兜住民生底线、实现脱贫目标。5月22日,此次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解释说,“有的人讲‘保’是被动的、防守的、消极的,实际不是。平常我们的速度跑得快一点,这是进取,往前走。当面对外部强烈冲击时,能稳住阵脚、站稳脚跟、不后退甚至少后退,这本身就是积极的,在冲击过后再往前走。”

事实上,为了稳住阵脚、保住企业这一基本盘,李克强在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抛出诸多总额数万亿(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的刺激计划。当天,李克强宣布将中国年度财政赤字率上调到3.6%以上,规模比2019年增加1万亿元。须知,这对中国来说是一次不小幅度的增长。受限于国际通例3%财政赤字红线的限制,中国财政赤字率水平很少超过3%,2016年、2017年赤字率均为3%,2018年赤字率为2.6%,2019年提高到2.8%。同时,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也将同1万亿财政赤字共计2万亿“全部转给地方”“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强化公共财政属性,决不允许截留挪用”。

此外,李克强还为“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宣布一系列税费优惠减免、金融支持政策: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降低工商业电价5%政策延长到2020年年底,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减免国有房产租金,鼓励各类业主减免或缓收房租;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再延长至2021年3月底,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40%……

同时,他还承诺由地方政府安排3.75万亿元重点支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等。而“撒钱”提振社会经济,各级政府被继续要求“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本级支出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重新安排各类结余和沉淀资金。他警告说,各项支出务必精打细算,一定要把每一笔钱都用在刀刃上、紧要处。

所以说,李克强内阁虽然看似战略收缩,但其“退保”策略又并不是完全收缩开支这一消极方式。其实,这种主动放弃GDP目标和有选择的“收缩”“后退”让中共拥有了更多的弹性和腾挪空间,在必要的情况下解决迫在眉睫的正如香港国安立法问题等。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