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委称不要强调“所谓的”女权 平权与女权如何取舍

撰写:
撰写:

2020年中国大陆两会召开期间,很多议题都受到网络的热烈讨论,不过中国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彭静,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不要去强调所谓的女权,可能会引起没必要的冲突或不和谐。新闻刊出后引起网民热烈讨论,登上微博热搜,相关标签超过1,600万次阅读、相关讨论超过2万个帖子。

其实,彭静本身就是关心女权议题的人,不久前还对两会提出《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权》提案,如果能够成功立法,单身女性的体外人工受精、卵子冷冻等等辅助生育的技术都将成为基本权利,不再被限制。

不过,彭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她自己并不太喜欢听到“女权”这个词,因为她认为过大的宣扬女权,反而可能会引起更多不必要的冲突或是不和谐。彭静说:“不要去强调所谓的女权,讲男女平等就可以。要全社会达到共识,在制度上、法律上做到真正的男女平等,女性的创业、就业、家庭地位应该平等。你不要女性的权利好像要更大,没有必要。”

但是,彭静的主张却让网民感到困惑,许多人在微博上回应:“主张女权不就是为了男女平权吗?”、“真实做到男女平等就不会主张女权了,做不到就还不让说?”、“玩文字游戏还不如去推广平权”等等,许多都得到几千个、甚至上万个“赞”。

网民对彭静的说法提出质疑。(翻摄网络画面)

当然,从彭静的发言脉络来看,她肯定是支持女权的;所谓的男女平等、女性创业权、女性就业权、平等家庭地位等等,都是包括在女权的议题里面。彭静说不太喜欢女权这个词,并不是指她反对女权、或是反对女性应该拥有的权利,而是担忧“女权”这个词,会混淆了真正重要的议题,并引起对“女权”抱持反感的声音的不满,所以应该改用更中性的“男女平等”才对。

这代表著,彭静在进行广义上的女权工作的同时,也认知到社会上的确存在著一股对“女权”这个词反感的力量。英国女演员艾玛‧沃森(Emma Watson)在联合国发表知名的《He For She》演讲时提到:“我意识到女权主义往往成为‘仇恨男性’的代名词。”下了很好的注脚。

确实,一些比较极端的女权主义者,因为过激的言论常常引起反感或是嘲弄,甚至认为男女恋爱是“不平等”,女性只有和女性才能享有健康的恋爱关系等等。对于极端女权主义的反动,造成一派声音认为“女权”(Feminism)应该用“男女平等”(Equal Rights)来置换,这派声音认为现代女性已经拥有了很多权利,已经不需要再强调“女权”,而是改成强调“平等”,更符合现代人的需求,并寻求更多的支持者。

其实,许多较温和的女权主义,同时也主张平权主义,这两个主张并不是互斥的。不过,现代许多女权主义流派也认同,“男女平等”并不是单纯追求齐头式的平等,而是在认知到男性、女性在先天和后天、遗传性和社会性上的种种差异后,能够进一步去弭平这种差异造成的事实不平等。

例如说,在一些早期民主国家社会中,只有男性有投票权,所以主张“男性有投票权,所以女性也要有”当然是促进男女平等的理由。但是如果进一步观察到,无论女性有没有投票权,在社会上因为家庭背景、传统观念、生活型态等等理由,导致能够被选举的人其实大部分都是男性,而女性候选人则成为弱势的一方,造成事实上的不平等,因此“妇女保障名额”的诞生,就不算是齐头式的“男女平等”。

极端追求“男女平等”有时候反而会成为压迫双方的理由,例如主张男性没有月事假和产假,所以女性也不应该有月事假和产假;或是主张男性应该透过现代科技来怀孕生子等等。其实,不管建立在男女天生的生物学上的差异有多少,这些和追求社会上的男女平等是可以并存的,而这也是现代女权运动应该努力的方向。

“女权”议题近年不只在中国大陆,西方也都有许多省思。要如何保障每个性别的权利又不致于矫枉过正?不同流派的主义,不同性别要如何主张自己的权利而不流为互相谩骂甚至压迫?都成为当代社会的热门话题,而由政府,专家学者开启议题并引发讨论进而开展对话,就是重要的开始。

推荐阅读:

【蔡英文就职】最“父权”的女总统 新内阁女性30年来最低点

“这杯水要强奸我” 女性主义的论述困境

通奸罪仅“惩罚”弱势反成压迫工具 台妇团呼吁除罪化

性侵女童丑闻导演获奖:水土不服的法国Me Too运动

上千男子闯女校猥亵 印度强奸案日增罪在莫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