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日暮西山的大英帝国 末代港督难忘殖民威风

撰寫:
撰寫:

自从第十三届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三次会议于20202年5月22日,做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的说明后,不少欧美国家或个别人士不断挑起对华炮火的攻讦机会,尤其是末任香港殖民总督彭定康(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历年来总不断发言干预香港事务,近日甚至呼吁6月举行的G7会议应讨论此事,并扬言若不阻止中国的话,“世界将成为更不安全的地方且世界的民主自由也会不稳定”。

假如彭定康要自诩为道德与文明的化身,倒不妨好好回忆一下英国是通过多不光彩的侵略战争夺走香港,还有几百年来对第三世界的殖民又是多么血腥惨烈。比如在北美,英国殖民者对印第安人发动多次不分男女老少的大屠杀。1623年弗吉尼亚殖民者骗诱200名潘莽基人(Pamunkey)前来和谈,但竟用毒酒全数鸩杀,接着再以刀杀害50名潘莽基人。1637年,约翰‧梅森(John Mason,1600─1672年)领军屠戮佩科特人(Pequot)村庄,还赞美“感谢上帝让他们如此神速地取得重创敌人的辉煌战果”。这些惨剧,彭定康可知否?

印度在英国殖民时发生多次饥荒,图为1876至1879年间南印度饥荒下的难民惨状。(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南亚,曾被誉为大英帝国王冠上的宝石的印度,英国东印度公司强迫印度人民铲除赖以维生的粮食作物,改栽植公司需要的罂粟,再改制成鸦片外销,以此削减对华贸易的逆差。这既毒害中国人民的健康与经济,对印度人民亦然。据统计,1757到1815年间,英国起码从印度榨取了10亿英镑。但印度社会却在英国的横征暴敛下逐渐衰败,还发生多次死亡人数高达数百万的大饥荒。譬如1943年孟加拉国饥荒可能有400万人饿毙,然而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Leonard Spencer-Churchill,1874─1965年)不但拒绝援助,反而讥讽印度人“像兔子一样繁殖”。这难道就是英国对殖民地施以的德政吗?

在南非,面对同属白人政权的德兰士瓦(Transvaal Republic)与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英国军队于1899年的布尔战争里动起手来亦毫不心软。靠着焦土策略与关押当地平民进集中营,起码有10万人遭囚禁,近2.8万名百姓死亡,连英国自由党党魁班纳曼(Henry Campbell-Bannerman,1836─1908年)都斥责这是“野蛮人的手段”。然而死伤归死伤,英国最终仍将殖民魔掌伸入南非,毕竟搜求资源、扩大资本市场与原料供应本就是帝国主义对外扩张的根本动力,因此主张侵略南非的英国殖民者罗德斯(Cecil John Rhodes,1853─1902年)才会说出“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并吞星星”的狂言。这些道理,末代总督可明白?

至于英国如何苛待中国,可就更罄竹难书。1840年之前,英国与美国起码对华输入了40多万箱鸦片,其中以英国占绝对多数。这造成中国境内约有250万吸食人口,还有1829年至1840年向印度年均外流335万两以上的白银。但面对林则徐(1785—1850年)的禁烟政策,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Henry John Temple, 3rd Viscount Palmerston,1784─1865年)却回避毒品贸易的非法与危害,反咬“为什么他们不禁止在自己的国家种植罂粟”,并怂恿国会“维护英国国旗的荣耀和英国主权的尊严”,最后发动鸦片战争,自清朝手里夺走香港、关税自主权与领事裁判权。彭定康可知晓,香港就是在这场不名誉的战争后成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英国与法国连手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自清朝夺走更多领土与利权。(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鸦片战争之后,英国又与法国发动了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又称英法联军之役),纵火焚烧与抢掠圆明园,并割走了九龙半岛;1887年与1903年侵略西藏地区;1900年英国又随八国联军侵华。即便在腐朽的清朝遭推翻后,英国仍没放弃“炮舰外交”的风格,激使中国社会更大的反弹。

比如1924年6月18日,英商安利洋行(Arnhold)的驻四川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美籍代表霍勒,持棍殴打因洋商轮船侵夺生计的不满船夫,结果因船夫们的反击而落水致死。没想到英国军舰“粉蛂号”舰长,竟于19日喝令万县县署得于下午18时以前处死人犯,否则将炮轰万县,显尽帝国主义的蛮横。

接着1926年8月,英国太古轮船公司(China Navigation Company)所属万流号轮船,撞沉舢舨多艘,四川省长杨森(1884—1977年)要求英国道歉赔偿,并想收回重庆英租界。这回英国不仅一口拒绝,更径自派舰攻击万县县城,劫走遭扣留的英籍轮船,致使中国军民死伤千余人。更不用提1925年英国警察射杀中国游行民众的“五卅惨案”与“沙基惨案”、1927年连同美国军舰炮击南京城的“南京惨案”、还有以剿灭海盗为名屠杀广东村落等一系列悲剧。对于这些血淋淋的史事,彭定康可有听闻过?

璞鼎查既是鸦片战争的英军统率者,亦是英国首任香港总督。(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殖民香港上,英国也秉持利己主义,一开始根本没心改善治理方式。连前身为《广东纪录报》(Canton Register)的《香港纪录报》(Hong Kong Register),也訾议香港殖民当局是“维多利亚女王陛下最不值得羡慕的海外领土之一”。英国在香港只在乎如何扩大对华出口,结果这导致香港成为鸦片贸易与苦力贸易的重点转运站,治安与风俗俱十分恶劣。而英商汇丰银行则在1870年到1890年里,资产额由3805.3万猛增至约14.97亿港元、暴增39倍,成为独霸中国金融市场的资本寡头。

但是英国投入改善殖民机构的精力似乎与牟利效率是反比,英国本土注重的“三权分立”从没在香港落实。首任总督璞鼎查(又译砵甸乍,Henry Pottinger,1789─1856年)独揽行政与立法大权,立法会成员更仅有少得可怜的四人,其中一人便是担任主席的他自己,其余三人也全是其指派。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英国殖民政府规定立法会纪录概不对外公开,直到1858年才有条件刊载,但总督仍有权否决渠认定“不宜公开”的事宜。即便日后英国开始改革殖民机关与培养官僚,但仍以英人为主、摈斥华人,致使华人菁英稀少又极度依附英国当权者。如此独裁作风,彭定康可了解过?

此外,香港还成为英国封锁中国大陆、剥削劳力的经济哨站。1949年,英、美、法、意大利等国秘密组织“巴黎统筹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Multilateral Export Controls),禁止对包含中国大陆在内的社会主义阵营输出战略物资与民生用品。接着当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又于联合国主导发起制裁。英国亦十分配合,连容量4加仑(1加仑约3.785公升)以上的汽油桶和普通衣物都禁止自香港输出,并对任何胆敢贩进走私者处以巨额罚金和徒刑。

最荒谬的是,大陆出口至香港的鸭蛋孵化成小鸭后,香港若想避免这批来自“红色中国”的鸭肉遭禁运,得在脚上烙印证明是“香港培育”,可见欧美列强封锁中国大陆的力度有多严厉,连香港民生也不顾。但也因这种政策太过违反人民利益,同时也会缩减英国对华贸易的好处,所以表面上应依法查缉走私的殖民政府,上自海关、工商署、反贪局,下至普通英商,几乎都卷入“包私出口”的利益链,香港港务局更默许商船伪造出口手续,以方便至大陆港口贸易。港英政府这种力图扼杀大陆经济、但又急于搜刮利润的治港政策,彭定康可知否?

英国殖民香港的始末,正反映帝国主义的衰败,何况香港已回归中国23年,这段时间应足以让顽固的英国保守派醒悟。奈何前殖民地官员不肯正视广大第三世界去殖民化的汹涌民意,坚拒反思英国几百年来的侵略危害,仍念念不忘昔日米字旗在全球各地摇曳、日不落帝国的军舰可随时开赴任何一个不听话的国家的领土,用充满正义的口吻下令发射大炮。彭定康必须理解,这种干涉他国内政的不可一世作派,对当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来说绝对是种冒犯,大英帝国的血色光辉早已黯淡与饱受唾骂,彭定康究竟可知否?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