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两会】北京观察:李克强的不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5月2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新华社)

“我宁独受焦灼休,无以枝叶为我忧。”2020年中国全国两会注定不会“风平浪静”。不管是已经传遍全球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如何应对,还是由疫情引发的疾控系统反思引发的改革难题,美国对华为“断供”引发外界的中美科技争端怎么发展,亦或是人大会议将审核“港版国安法”引发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威胁将祭出“强烈反应”……不管哪一条,对于这一届中共领导层来说,都是没有经验可以借鉴的难题。

北京时间5月23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参加政协会议中,科协、科技界委员联组会时所讲的一句话引发外界关注。李克强称:“如果把科研人员的创造性充分释放出来,将会迸发出更大的创造活力。不过李克强同时表示,“现在依然有些旧的条条框框,束缚着科研人员的手脚”,“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多个场合讲过好多遍,有关方面发过文件,科研人员也为此鼓了许多次掌,但具体到执行层面有些措施仍没有落实到位,这让我感到不安。”

李克强的“不安”,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各项制度给科技发展带来的桎梏和束缚,一个是中共中央的政策在落实、执行过程中遭遇的阻力。

+2

制度藩篱破解和落实的“最后一公里”障碍

虽然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得以高速发展,但是制度中的“条条框框”给中国科技发展带来掣肘也是事实。近几年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数据是“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知识产权大而不强、多而不优的矛盾凸显”。

2015年3月底,中国官方曾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其总思路中就提及“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就是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破除一切制约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同年5月,中国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首个十年纲领《中国制造2025》印发。以求能“应对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所需”。

具体条规方面,《科学技术进步法》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分别在2007年底和2015年10月修订,但是修改后的条规仍受桎于旧的行政管理体制,不能充分发挥其应有效能。因此,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中南海高层多次提及简政放权,倡导“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2016年11月21日,总理李克强在上海主持召开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座谈会。(新华社)

今天的中国,内有产业升级转型需要,外有美国在多个领域的“围追堵截”,推动科技发展已经迫在眉睫。中国政府2018年3月推出的党政体制改革规模空前,其目的之一就是解放中国科技发展的体制和组织结构上的障碍。但是这种改革显然触及了依靠旧体制获利的既得利益方。所以出现了高层政策出台,但是法规落实耽搁在“最后一公里”的政坛现象。这和高层推动金融改革,遭遇体制“内鬼”抵制已经几次拍案而起的政坛现象如出一辙。

当官员系统中,存在为了私利而置国家发展利益而不顾的现象,当然会让中南海高层“感到不安”。毕竟,从长远来看,它影响的不仅是中共这个执政党“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现步伐,也影响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政治远景的实现。

中美科技竞争已近乎赤膊之战

前文提及的《中国制造2025》,在官方话语体系中出现一段时间后逐渐被淡化到近乎销声匿迹,其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在科技领域虽然出现竞争态势,但是中国的科技实力还远落后于美国。

从2018年年初至今,前有中兴通讯缴交14亿美元罚款及保证金,换取可以重新向美国公司购买零件的机会;后有华为技术被纳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实体清单”,从而遭遇美国长臂管辖,面临全球零配件断供威胁。

美国长臂管辖中兴和华为的背后,是对中国整个半导体行业发展的遏制。(视觉中国)

中兴和华为事件让中国社会深刻认识到:中国和美国的科技水平差距如此之大,中国国产智能手机的芯片等所谓的核心产业如此受制于人,以至于美国一个不高兴,就可以将中兴和华为这种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高科技公司一招打回“原形”。这是一个令中国尴尬却又不得不面对的难堪的现实。

但是在中美科技竞争中,受影响的不仅是中兴和华为。在美国商务部5月15日宣布对华为实施新限制令之后,就有评论指出,美国的封杀指向,并非一个华为,而是中国整个半导体行业。

其实,中美两国的科技竞争,又何止一个半导体行业。从中美贸易战一开始,《中国制造2025》就成为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2018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名单,就与《中国制造2025》有关。同年5月29日,特朗普再次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而其公告则直接指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技术。

因为科技和制造业是美国的优势领域,而《中国制造2025》就是要推动以科技为导向的高端制造业,降低中国对西方技术的依赖。《中国制造2025》力求到2025年提升到7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和关键基础材料能够自主保障。该计划明确指出,中国企业可以控制中国技术市场的份额,以及需要实现“中国制造”的不同产品零部件产量。

在美国的强烈反应之下,中国官方很快开始淡化“中国制造2025”这种关键词。外界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对美国以及西方世界对此强烈反应的一个安抚表现。不过没有人相信中国会放弃自己的科技强国之路。因为先进技术的经济意义丝毫不逊色于其战略意义。

《中国制造2025》淡出视线后,中国又在筹划并将于今年推出下一代的全球标准—《中国标准2035》。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15年蓝图,将涵盖人工智能(AI)、电信网络和数据流通等被视为定义未来十年的全球技术领域。这些科技涉及的是一个尚未出现领导者的新的领域,中国显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要实现这个目标,不仅是中国科技领域需要发力腾飞,中国的行政体系能否有足够前瞻性的政策引领和灵活的配套管理?这也是为何中国总理李克强会在今年两会期间“感到不安”的关键所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