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女仙如何兼顾家庭事业 细探临水夫人传说的演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由于地缘接近与明清时期大量移民,福建与台湾在传统文化、宗教信仰方面有非常绵密的关系。日前福建福州市传统文化促进会与台湾传统文化促进会共同主办“禅和共临水文传会两岸”,进行两岸妇幼保护神-临水夫人直播交流活动,共吸引55万民众在线观看。另外,台湾“中研院”于当地时间5月29日上午10时,举行“临水夫人与道教女性生产传说的叙事演变”演讲,邀请台湾政治大学宗教所博士后研究员方韵慈主讲,以闽台地区相当盛行的临水夫人信仰,说明道教女仙在生产传说故事的变化。

从求子、顺产到守护孩童平安出世成长,临水夫人给予妇女相当全面的照顾,为闽、台、苏、浙一带民众的信仰。图为台湾台南市的临水夫人妈庙。(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临水夫人,在福建省闽东地区又称作顺天圣母太后元君,为保护妇女与幼童的神灵,信徒主要遍布于福建、台湾、江苏、浙江一带。虽然保护妇幼的神灵众多,不过对信徒来说,临水夫人与注生娘娘、妈祖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方韵慈统计明清两代的道教女仙传记,发现妇女主要信奉的神灵,如观世音菩萨、妈祖等重要神明均无婚姻与生产纪录,如被称作“天上圣母”的妈祖,16岁得道一生从未嫁人;溺水而亡的金花夫人(广东地区的求子神灵)同样终身未嫁。另外,与临水夫人性质相近的注生娘娘,虽主掌生儿育女之事,但亦无生子记录。唯一有经历过结婚、怀孕、生子与难产的女仙,只有临水夫人一个。

到底临水夫人有多特别呢?这要从唐代的女仙故事看起。唐代道士杜光庭(850-933年)虽记载不少有生产纪录的汉唐女仙,但留下传说的只有三位:老子母、褒女与张玉兰。其中褒女与张玉兰的生子情况,较类似“有感而孕”,如接触云雾就怀了孩子,不过她们生出来的小孩非常特别,除了龙子、还有经书,《太平广记》也有收录张玉兰的故事:“张玉兰者,天师之孙,灵真之女也。幼而洁素,不茹荤血。年十七岁,梦赤光自天而下,光中金字篆文,缭绕数十尺,随光入其口中,觉不自安,因遂有孕……忽有一物如莲花,自疈(音同僻,剖开)其腹而出。开其中,得素金书《本际经》(唐代流行的道教经典)十卷”,这些描述主要将女性生产与神性相结合。

道教有关女神的生产传说不多,方韵慈认为,这要归咎于汉唐以来民众对于妇女的生产观念。由于妇女生产完后会排恶露,故生子多被道教认为是污秽、不洁的,因而有麻姑将产污变为珍珠的传说,强调如何去除生产后的脏污。在这样的概念下,众道教女仙当然少有怀孕生子。

另外,在儒家礼制下,想走上修道之路的女性宛如现代的职业妇女般,同时要兼顾事业与家庭,如《太平广记》就曾记载一位魏夫人,生完孩子后只能在夜里修道,但多次被外界因素打断,直到两个孩子成家立业后才能好好一心修仙,最后于83岁时登仙。另一个董上仙,则是年纪轻轻就拥有升天机会,但因父母哀求而选择留下,经过多次反复后终于下定决心成仙。从这两则女性修道成仙的故事,可见女性在为人女与为人母的责任,与儒家传统纲常、宗教伦理之间的拉扯。

图为临水夫人的塑像,因早期专司除魔降妖,与手拿生育簿的注生娘娘不同,临水夫人则是手握法器。(百度百科)

从唐代的女仙故事,就知道成为道教女仙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话说回到主角临水夫人,其一开始的形象并非妇女顺产与婴幼保护神,而是降妖除魔的女仙,直到刊行于明弘治三年(1490)的《八闽通志》,才开始有妇女向其求子嗣的记载:“顺懿庙(今福建省古田临水祖宫),在县口临水。神陈姓,父名昌,母葛氏。生于唐大历二年(767)。嫁刘杞,索白蛇斩之。乡人诘其姓名,曰:‘我江南下渡陈昌女也。’忽不见,亟往下渡询之,乃知其为神,遂立庙于洞上,凡祷雨旸,驱疫厉,求嗣续,末不响应。宋淳佑间(1241-1252年)封崇福昭、惠、慈济夫人,赐额顺懿”。

此后,临水夫人的形象开始有所变化,目前福建有关临水夫人的记载有《海游记》(闽北)、《福建上杭高腔傀儡戏奶娘传》(闽北、闽西)、《福建寿宁四平傀儡戏奶娘传》(闽北、闽西)、《闽都别记》(闽西),以及《临水平妖》(闽中、闽南)。这些记载的临水夫人,都有结婚生子的身份,且在两出傀儡戏-《福建上杭高腔傀儡戏奶娘传》与《福建寿宁四平傀儡戏奶娘传》里,分别呈现了临水夫人婆家与娘家的问题,比如,临水夫人刚生产完,为了照顾孩子无暇没空降魔除妖,引来兄长的不满;或是蛇妖肆虐,临水夫人的婆婆却不小心泄密,导致孩子遭遇不测,还要靠王母娘娘才能顺利出世。

《闽都别记》与《临水平妖》的记载,让临水夫人有别与其他女仙。《闽都别记》里增加了临水夫人24岁时会难产的预言,之后的《临水平妖》则是将这段预言扩大,描述临水夫人明知24岁“脱胎祈雨”将九死一生,仍勇于出面解救乡亲。故事终结于临水夫人的孩子被蛇妖所吃,由于她未习得救胎之术,产后大雨淋身、风寒侵入不能自救,最后魂归仙界。结尾的更动,使临水夫人的形象更加突出。

临水夫人传说的演变,从除妖的女道士,变身为授子、安胎、顺产到守护孩童健康成长的女神。这样丰富多变的形象,是由于道教少有生产的女仙,为了满足妇女的需求,而逐渐增加对临水夫人的相关记载。既然连女仙既要杀蛇妖兼照顾子女,如同大多数平民信众面临的实际生活样态—夹在婆家与娘家之间的两难局面,符合了社会大众的心理需求,更容易使信徒们与之产生共鸣,让临水夫人的信仰得以打破地域限制,变得更加广为流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