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最高党报《人民日报》两则漫画说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连日来,因应于新闻热点需要,中共最高党报《人民日报》通过法人微博发布了几张漫画,其中有两张尤其引人关注。

一张发布于5月26日晚间,作为“人民锐评”的搭配——漫画命名为“是时候灭虫了”,且特意用了繁体字。漫画中,一个硕大的手握着写有“香港国安法”的灭虫器,被灭的,分别是身披绿甲的蔡英文、惊慌失措的独派大佬黎智英以及从旁煽风点火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人民日报》连日来发表几则漫画,回应当下热点事件。(@人民日报)

漫画之外,《人民日报》亦写道:“台湾民进党当局没有威胁制裁香港的本钱,不可能影响国安立法的进程。蔡英文的种种表演 ,不过是又一次蹭热点、博眼球的丑剧,是继续利用香港局势进行政治操弄的阴谋。说到底,蔡英文这两面三刀的拙劣‘把戏’绝无可能得逞,只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只会贻笑大方、自取其辱。”

另一张发布于6月1日晚间,这一次,漫画是绝对的主角,“美国的人权之下”几个字只是辅助。在漫画正中,是诺大的代表美国精神的自由女神像,而在自由女神像之下,却是那个被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以及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怒火与抗议。美国的人权之下是什么?《人民日报》用这则漫画给出的回答是:付出生命代价的个体、种族主义以及随时一触即发的大规模抗议浪潮。

屁股决定脑袋,以《人民日报》的定位来看, 推出这两则漫画并不意外,而且微博本身针对的受众,就是内地民众。况且这两则漫画,不仅符合内地民众“是时候给香港点颜色看看了”、“不能再惯着香港了”、“武统台湾”的心理期待,也迎合了人们因疫情、台海、香港等问题被一再推高的反美情绪。所以,当蔡英文、黎智英、蓬佩奥成了“虫子”,北京只需要轻轻一压灭虫器,便可以将这些分离势力消灭掉,何其解气!当美国爆发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暴力骚乱,昔日那些用来围堵中国的自由、人权、民主等口号,不仅成了绝妙的反讽,而且面对打砸抢烧等暴力的双标更是暴露于广场中央,何其打脸!

如果漫画只是为了迎合民众的心理期待和反美情绪,那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这一点从这两条微博的转发量和点赞量可以看出来。但作为最高党报的《人民日报》,目的理应不限于此,格局也不该限于此。更重要的是,这两则漫画所呈现的该报对于香港问题、美国问题的理解,也是只知其表不知其里。

先来看第一则漫画对于香港问题的理解。自去年反修例风波爆发以来,很多人都试图搞清楚一个源头性的问题,那就是香港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到这地步的?这其中固然有外部力量的因素,比如《人民日报》漫画中呈现的美国和台湾的介入,也有黎智英等独派力量的鼓噪与借题发挥,但这些因素之外,最重要的还是香港自回归以来一直未能引起重视的深层次结构矛盾。而深层次矛盾背后的责任人,既有特区政府,也有建制派、泛民,以及涉港机构和北京。

香港反修例风波成为北京出手订立“港版国安法”的最大诱因。(Reuters)

具体到这一次“港版国安法”的推出,针对的是香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面向的也只是极少数人,也即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以及外部势力干预。但“港版国安法”是否真能如《人民日报》漫画所描绘的那样,那只硕大的手只需要轻轻一按就能消灭掉港独势力,同时让盘踞在其周围的台湾和美国闻风丧胆而逃?但凡对香港问题有所了解,都不会如此乐观。

一方面,“港版国安法”目前还停留在法律条文阶段,具体到实操层面,势必会有很多问题出现,内地与香港在司法层面的巨大差异之外,还有两地执法惯性的问题,港人对于内地司法的不信任等等,所以注定了“港版国安法”不会一蹴而就,想想“铜锣湾书店”、刘晓波事件;另一方面,中美结构性冲突已经在疫情这一催化剂的影响下彻底公开化,香港再怎么样,也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所以就算“港版国安法”订立了,美国不仅不会就此收手,反倒会尽可能加重这一筹码的分量,进行最后一搏。特朗普上周在记者会的表态,足以说明问题。至于台湾,虽然心底里明知老大哥美国越来越靠不住,但除了继续骗自己,继续装睡,还能做什么呢?毕竟两害相权取其轻,比起美国这一“害”,中共这一“害”,在蔡英文看来更不可忍受、不可接受。

而对于“港版国安法”与香港深层次矛盾的关系,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会见港区代表时曾表示,香港有很多深层次的经济民生问题要解决,也必须解决,“但解决这有个前提是什么?要有个安定的社会环境,没有安定的社会环境,很多问题就提不上议事日程,就没有办法在社会进行共同讨论,形成共识。”言外之意是,香港因为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所以才没有办法进行深层次结构改革。但反过来问:香港不正是因为一直以来没有进行深层次结构改革,才一步步沦落至此吗?如此看来,“因”与“果”,在泛政治化的香港,早已不再泾渭分明,所以《人民日报》那则漫画单向度呈现的“正义”与“邪恶”,注定解释不清楚错综复杂的香港问题。

再看第二则漫画对于美国问题的理解。时下,疫情之外,美国正在被一场突如其来且迅速蔓延开来的暴力骚乱所困,不少人第一时间将其称为“美国之春”。按照《人民日报》那则“美国的人权之下”的漫画所述,美国一向标榜的人权之下, 是对于非裔美国人的普遍歧视,是积重难返的种族主义。这个判断,说对也对,因为这的确事关美国少数族裔的人权,也暴露出了美国种族主义土壤一直都在,但透过“人权”的表层,这个判断又并不全面,因为人权和种族主义更像是一根引线,一个足以掀起一阵飓风、一场海啸的由头,最根本的是美国的阶层固化、贫富分化等深层次矛盾。以疫情为背景,这一矛盾的广度和烈度更是呈现几何级增长。就像香港的反修例风波一样,《逃犯条例》只是一个由头,内里却是香港的深层次矛盾。

特朗普应对骚乱的举措,被认为是“火上浇油”。(AP)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科学系主任达内尔亨特(Darnell Hunt)就此表示:“社会学家研究了几十年的集体行为和城市动荡,我认为可以肯定地说,一致的观点是,导致动荡的绝不仅仅是一个突发事件,这总是一系列因素的综合作用,使局势变得适合集体行为、动荡。”明尼苏达州进步派司法部长埃里森(Keith Ellison)提到自己在散步或者跑步时,会感到“一种盘旋的焦虑即将爆发”。“许多人已经被关在家里两个月了,所以现在他们在一个不同的空间,一个不同的地方。他们不安。有些人失业了,有些人没有房租,他们感到愤怒和沮丧。”

另外,在《人民日报》那则漫画的下端,愤怒的潮水汹涌而至。这样的表达,不免造成误解,那就是因为警察暴力执法在先,所以后续的打砸抢暴力行为就是顺理成章的,甚至是可以理解的,抑或是值得同情的。暴力行为,尤其是打砸抢烧,放在哪里都是违法犯罪行为,香港是这样,美国也是这样。

物理学有一个有名的熵增定律,也叫热力学第二定律,最初用于揭示事物总是向无序的方向发展,以及孤立状态下热量从高温物体流向低温是不可逆的。换句话说,孤立系统总是趋向于熵增,最终达到熵的最大状态,也就是系统的最混乱无序状态。而对于开放系统而言,由于可以将内部能量交换产生的熵增通过向环境释放热量的方式转移,所以可能趋向于熵减进而达到有序状态。对于过去几年不断自我限缩、越来越走向孤岛化的香港,以及特朗普上台后不断退群自我孤立的美国,是继续孤立导致熵增,还是切实地以开放姿态应对世界之变渐次走向有序,的确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了。好在,香港正在主动或被动地做出改变,“港版国安法”就是最大的变化,而对美国来说,要想从无序走向有序,从熵增到熵减,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毕竟时下,疫情还在疯狂肆虐,遍地的愤怒亦没有退潮的迹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