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国关系下的元首友情:习近平特朗普久未通话

撰写:
撰写:

从指责中国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发源地进而索赔到“断供”华为芯片、从因为“港版国安法”出台威胁要制裁到宣布6月16日起禁止中国航空公司客机进出美国……过去几个月的疫情冲击波下,中美关系一冷再冷。两国国家最高领导人是否还有沟通?

距离2020美国大选只剩5个月时间,疫情加骚乱给特朗普是否能连任画上问号。(美联社)

当地时间6月3日,一直号称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好朋友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被媒体问到他与习近平的关系时,特朗普说:“有段时间没跟他说过话了。以前的关系非常好。”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主管中国政策的前白宫官员何瑞恩(Ryan Hass)日前称,现在中美两国关系是“建交以来最严峻的时候”,美国和中国处在一场“一山不容二虎”的斗争中。

疫情下互不理睬的昨日“之友”

习近平和特朗普最近一次通话应该是今年3月27日。公开资料显示,3月26日二十国集团(G20)特别峰会,中美两国同意搁置分歧。第二天,即3月27日,习近平“应约”同特朗普通电话。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习近平“应询详细介绍了中方为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采取的举措”,提倡“中美应该团结抗疫”。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Twitter)发文称,与习近平进行良好对话,详细讨论有关已经于全球大部分地区蔓延的疫情,形容“中国经历了巨大的困难,并从中对新冠病毒有了深刻的认识”,强调两国正在紧密合作。

此后,因为美国疫情的持续扩大,中美关系持续转冷。习特应该一直未有通话。特朗普5月13日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专访时提出,对中国未能成功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感到“非常失望”,一度扬言切断与中国完整关系,可以帮助美方节省5,000亿美元。当被主持人问到,是否已与习近平通话时,特朗普回答说,他与习近平的关系很好,但现在不想与后者谈话。5月15日在前往戴维营度周末前接受采访时,特朗普被问及为什么不愿与习近平谈话时,特朗普称,“现在就是不想与他谈话。我们将看看很快会发生什么。”

5月15日当天,美国商务部宣布限制中国高科技企业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外设计和制造半导体。5月18日的世卫大会(WHA)上,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元首承诺两年内向国际援助20亿美元支持抗疫,特朗普则指责世卫组织(WHO)是中国的发声筒、拒绝出席世卫大会。所以这两位国家元首未能在世卫大会上见面。

在2020年1月20日中国官方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人传人”并随后在第三天(1月23日)封闭疫情发源地武汉之后,美国曾一度赞赏中国的疫情防控。2月7日,习、特二人通电话时气氛尚且很友好,据新华社报道,当时习近平称“我赞赏总统先生多次积极评价中方防控工作,感谢美国社会各界提供物资捐助”。特朗普则称赞,“中方在极短时间内就建成专门的收治医院,令人印象深刻,这充分展示了中方出色的组织和应对能力。”

3月中旬,美国疫情爆发速度增加,每日新增数据出现跳跃式增长,从3月6日当天新增110例开始,到3月18日新增1,823例,3月21日新增5,357例,累计19,624例,然后美国疫情进入几乎每日新增都过万的状态至今。自此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开始转变。

3月22日的白宫例行记者会上,特朗普称,因为中国不配合且没有及早分享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令他对中国有些不满。“他们之前就应该告知我们。”特朗普也表示:“实话说……虽然我喜欢习主席,也很尊敬和欣赏中国,但我对中国还是有些不满。”

曾经不离口的“永远的朋友”

曾经,特朗普言必称“和习近平是朋友”。他甚至发推文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将是我永远的朋友。” 不惜在多个场合强调他和习近平的“朋友”关系。

特朗普和习近平的“友情”回顾,请见下图:

+14
+13
+12

2017年4月,第一次习特会在特朗普佛罗里达豪奢的私人庄园举行时,特朗普得意洋洋地对外宣告他与习近平之间的“友情”:“与习近平有良好的化学反应,与其私人关系不同凡响”。自此,特朗普一直称习近平为“好朋友”。两人如果有通话,特朗普会在推特上称与“好朋友习主席通了话”。两人双边会谈时,特朗普也会强调自己很珍视与习近平的友谊。在公开采访中,特朗普也毫不掩饰地称“习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2018年开始,特朗普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不过他认为这并不影响他与习近平的友谊,依然多次公开说习近平是自己“很好的朋友”(very good friend of mine)。2018年4月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誓:“无论我们在贸易上会出现何种纷争,习近平主席和我将永远是朋友。”2018年5月,特朗普提前对外预告与习通话,称自己将与“我的朋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

让人觉得嘀笑皆非的是,这个时期甚至白宫发表的特朗普有关中美贸易的声明,都会强调一下特习友谊对美国、对特朗普有多重要。就连谈及中美贸易逆差大,特朗普也要坚持对外宣称:“不怪习主席”,要怪就怪(美国)以前的领导人任由这种情况出现。

对于特朗普如此热烈的“深情厚谊”,习近平一直没有对等的回应。2019年1月31日下午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现场中美贸易谈判现场视频显示,习近平嘱托中国副总理刘鹤捎给特朗普的信里说:“我觉得我们已经相识甚久,第一次会面就是这样的感受。我珍视和您建立的友好工作关系和友情关系。我们的会晤、电话,我都很愉快。”其中似乎包含了常见的“一见如故”式中国客套,和接触不深、友情不知该从何谈起的一点无奈。

2019年6月,习近平在俄罗斯和普京把酒言欢,期间曾提及“我的朋友特朗普总统”。(AP)

直到2019年6月习近平在圣彼得堡参加国际经济论坛。此前3天,习近平接受俄罗斯媒体联合采访时称俄罗斯总统普京为“我最好的知心朋友”。6月7日的论坛现场,习近平说:“我们和美国虽然现在有一些贸易摩擦,但中国和美国现在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也很难设想中美全部割裂开。我想,那种情况不仅我不愿意看到的,我们的美国朋友也不会希望看到。我的朋友特朗普总统,我相信他也不愿意看到。”这似乎是习近平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称特朗普为好朋友。

褪色的“友情”

不过世界上哪有什么“永远”,更多的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更何况代表国家利益的国家领导人呢。所以很快,在国际利益的冲突下,习特“友情”急剧褪色。

2019年7月16日白宫的一场活动上,特朗普表示他和习近平的关系不比从前。这位美国总统说:"我们不再像以往那样亲密。然而为了我的国家,我必须这样做。他为中国考虑,我为美国,人生就是这样。"

特朗普2019年8月23日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我唯一的问题是,谁是我们更大的敌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还是习主席?”这是特朗普首次质疑与习近平的友谊。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2019年8月25日称:“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金融和贸易方面已经成为敌人。”

+2

不过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特朗普也没脱离其不靠谱的“反复”特征。在把习近平称为“敌人”3天之后,即2019年8月26日谈到习近平时,特朗普又称习是“伟大的领导人”(a great leader)、“睿智之人”(a brilliant man )。

2020年1月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特朗普1月22日在出席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间隙接受美媒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说,他与习近平“相处融洽”(getting along),但如果中方违反贸易承诺,他将不惜终止第一阶段的美中贸易协议,并“征收巨额关税”。

对于特朗普的这种言行风格,《纽约时报》曾提到他1987年出版回忆录兼商业攻略手册《特朗普:交易的艺术》(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该报称,在这本自传中,特朗普解释了他如何通过奉承、连续打击、哄骗及虚张声势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似乎希望用同样的策略来对付中国。

但是如今,中美关系更加糟糕。美国大面积发现新冠肺炎疫情病例前,中美已经开打旷日持久、影响深远的贸易战;近期动向则显示,双方在一些新、老“战场”频频交恶——比如对台军售、港版国安法、新疆问题以及高科技领域争端等等。

就在中国2020年全国两会开幕前不到24小时,白宫推出一份长达16页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报告称“中共不断扩大利用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迫使民族国家默许,损害了美国的重大利益,损害了世界各国和人民的主权和尊严。”字里行间透露出白宫对中国未能按照其设想完成国内政治经济转型的失望与不满,不加掩饰其对华的强硬与遏华的急迫。5月24日的中国全国两会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明确提出“新冷战”说,指责美国一些政治势力正将中美关系推向新冷战。

无论特朗普和习近平如何表述他们之间的“友情”,语言表述背后都无法脱离中美两国战略关系的大背景。在两国利益冲突的影响之下,特朗普和习近平“有段时间没说过话了”并不令人意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