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境冲突进入多发期?印度为何屡次在班公湖出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时,两国边防部队就在中印边界西段班公湖附近大打出手,最近发生的中印边防部队群殴事件也发生在班公湖附近。边境敏感地区连续发生冲突绝非偶然,班公湖成为冲突的焦点也并非偶然。

中印边境地形示意图。印度洋板块与亚欧大陆板块的冲撞,在中印边界地区形成了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自英印时期以来印度在东段就试图将边界推进到喜马拉雅山脉,麦克马洪线就是基于这一目的划定;在西段,印度则吞并了拉达克,越过了喜马拉雅山脉推进到了喀喇昆仑山脉,在高原上建立起了战略支撑点。(谷歌地图截图)

从地形上来看,中国青藏高原是亚欧大陆中部一系列高原山地的一部分,由于印度洋板块与亚欧大陆板块的激烈碰撞,两大板块接壤处形成了一系列雄伟的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山脉。这些山脉不仅阻挡了来自印度洋上的水汽,也成为两地地理上的天然屏障。

中印边界东段传统习惯线则越过了喜马拉雅山脉,位于山脉南麓、临近雅鲁藏布江河谷地带,从战略上讲不利于印度的防御,因而在英印时期印度政府就费尽心机炮制了“麦克马洪线”,试图将边界推进到更易于防御的喜马拉雅山脉,以山脉分水岭为两国边界。

时至今日,印度通过多年的鲸吞蚕食,已经事实上将中印实控线推进到了喜马拉雅山脉,实现了其战略目标。因而中印边界东段相对比较平静,喜马拉雅山脉地区恶劣的地理环境事实上也限制了双方的作为。以喜马拉雅山脉为实控线后,山脉之间的垭口战略价值凸显,这些山口一方面成为中印边境贸易的通道,一方面也成为两国在东段可能的冲突爆发地。

西藏与锡金之间的乃堆拉山口就是中印之间最大度边贸口岸,但1967年两国曾在此爆发激战。由于乃堆拉山口临近印度东北部“军事生命线”西里古里走廊,印度始终对乃堆拉山口心存担忧。

连接印度本土与东北部的西里古里走廊是印度极为敏感的地带,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就源于洞朗地区直面西里古里走廊。(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总体而言,在实控线推进到喜马拉雅山脉后,中印双方仅需扼守山口,军事上的压力大大降低,尤其是对于边境兵力上处于绝对劣势的中国,中印东段总体上保持了平静状态。2017年爆发冲突的洞朗地区位于临近西里古里走廊的敏感位置,因而中国在修路之前就通报了印度,印度却翻脸不认账大动干戈,最后也没有实现阻止中国修筑边境公路的目标,沦为一场闹剧。

在喜马拉雅山西段,山脉从东南向东北将印控克什米尔一分二,即山脉以南的克什米尔河谷和查谟、山脉以北的拉达克。拉达克历史上为西藏的属国,属于藏文化圈,与印度主流的印度教文化、喜马拉雅山脉以南克什米尔地区的伊斯兰文化完全不同,在英印当局支持下克什米尔和查谟土邦吞并了拉达克。

占据拉达克后,印度势力越过喜马拉雅山脉登上了高原地区,在高原地区拥有了一个支点,将势力推进到了喀喇昆仑山脉,中国与巴基斯坦之间的边界即是以喀喇昆仑山脉为界。从保卫印度安全的角度来说,将边界推进到喀喇昆山脉已经是英印的巨大胜利,就算是以喜马拉雅山脉为界对于英印也是有利的。然而英印并未满足,而是继续向前推进,“地图开疆”最远甚至将边界划到了昆仑山脉,将包括阿克赛钦在内的大片土地划入了印度。一旦这些地区落入印度之手,不仅切断了中国新疆与西藏之间的传统通路,也足以威慑中国新疆与南亚、中亚的传统商路。

中印边境西段争议区示意图。图中红色为谷歌地图上中印实控线大致走向。在班公湖附近,印度越过拉达克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突出部;在班公湖以南,印度则推进到了森格藏布河谷,再向南则占据了巴里加斯争议区,又形成了一个突出部,沿河谷而上可抵达中印西段中国后勤基地狮泉河。(谷歌地图截图)

也正因为英印在西段属于“地图开疆”,从英印到印度都未能实现这一“宏伟”的构想。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后,中印西段实控线基本在喀喇昆仑山脉,唯一的漏洞就在班公湖附近——印度在班公湖附近形成了一个突出部,不仅控制了班公湖西部,还越过班公湖北部的山脉进入了北麓,增加了中国在这一地区防御上的困难,此次中印边界冲突最初的爆发地加勒万河谷就位于班公湖以北、喀喇昆仑山东麓。更为致命的是,班公湖以南印度河正源森格藏布河谷地区部分为印度实控,尤其是巴里加斯争议区为印度控制形成了有一个突出部,溯河谷而上可直驱中印西段中国后勤基地阿里地区驻地狮泉河。

从战略上来看,中印边界西段争议区因距离印度核心区较近,控制这一地区中国将占据优势,因而从英印时期开始就努力向喜马拉雅山脉以北扩张。但是,从国土防御的角度来看,印度翻越喜马拉山脉占据拉达克,将边界推进到喀喇昆山脉,在高原上拥有了战略支撑点,对于中国西藏、新疆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加之印度所谓的“攻势防御”策略,即以攻为守的蚕食策略,中印在西段尤其是班公湖地区发生摩擦冲突是迟早的事。

班公湖以南曼冬错附近中印实控线两侧态势示意图。图中红色为谷歌地图标示的中印实控线,印度不仅在实控线附近修建了哨所,还在不远处修建了野战机场,边境公路也修到了这一地区,中国的哨所则距离实控线较远。(谷歌地图截图)

进入新世纪尤其是最近十余年来中印边界摩擦增多背后,还在于中印两国在新世纪随着国力的增强,开始不断加强对边境实控区的控制。措施之一即是修路,将道路修到实控线附近,一方面便于前沿哨所的后勤保障,以及将哨所推进到实控线附近,一方面便于对实控区的巡逻管控。

据印度媒体报道,到2020年印度将在中印边境地区建成73条公路,而中国在西藏规划与修建的边境国防公路并不比印度少,基于强大的基建实力中国边境公路建设进度比印度还快。当然,中国的进度快事实上还是在补课,中国很多哨所后勤保障极其艰难,但其位置距离实控线还有一定的距离,反而是印度往往贴线修建哨所。班公湖以南实控线附近,印度不仅临近实控线修建了哨所,哨所以南还修筑了野战机场,中国一侧的哨所距离实控线则较远。当中印两国都推进到实控线,日常的摩擦在所难免。

中印之所以总在春夏之交发生摩擦,则源于青藏高原地区独特的气候。冬季高原地区大雪封山,很多哨所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状态,边境巡逻极为艰难乃至停滞,当夏天到来冰雪融化时,边境巡逻恢复常态,一些双方交叉巡逻的地区就成为边境摩擦发生的隐患,尤其是印度基于蚕食策略经常在一些地区越线巡逻以制造既成事实,班公湖附近的几次冲突就源于此。

以中印两国态势以及中国最近几年处理领土纠纷的历程来看,凡是主动在与中国存在争议的地区制造事端的,事件最终的结果往往事与愿违。菲律宾在南海黄岩岛挑起事端,结果却是中国实际控制了黄岩岛水域;日本曾在钓鱼岛制造麻烦,结果却是中国海警船只常态化巡航钓鱼岛;印度在洞朗制造事端,试图阻止中国向边境线修路,结果却是中国不仅修了路还是设立了哨所。此次印度在班公湖制造事端,其结果恐怕也不外如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