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抗疫白皮书 中共在反省还是自夸

撰写:
撰写:

“反思宦路风波恶,屡触危机梦亦惊。”6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布3.7万字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白皮书详细列举了从2019年12月27日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疫情在中国武汉出现,到4月底开始疫情过防控进入常态化后,中国疫情数据统计、治疗费用等数据,疫情过程中,中国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的所有管控和统筹措施以及对外往来(被捐助以及对外捐助情况)等几乎所有相关信息。

西方嘲讽“自我赞美”背后 中共老旧的党语言风格

对于中国政府这次公布的抗疫白皮书乃至6月7日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中、西方媒体解读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论调,中国媒体多以疫情期间的“中国行动”“中国方案”为题进行解读,西方媒体多以中共“盛赞自身成果”“自我表扬”等论调加以评述。这种差异背后除了中西方意识形态不同,以及西方难以去除的偏见和戒备之外,中共多年持有的一套党语言也是原因之一。

需要承认,这份白皮书中各种数据和时间线的罗列非常详实,但是也充斥着诸如“坚韧奉献”“伟大力量”“毫无保留”“伟大历程”“坚定信心”“最严格最彻底”“前所未有地”“坚强领导”“顾全大局、顽强不屈”“咬紧牙关,团结坚守”这些从延安革命时期就逐步建立以来一套党语言。这些多为强调集体主义、牺牲奉献以及压制个人私欲为出发点的文字,不仅与西方这样的“外人”格格不入,即便是中国国内的青年也普遍不喜欢。

而“全球抗疫的中国理念”“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国担当”“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这些在中共看来或许是可以彰显自信的用词,在西方的解读中却往往变成了变成了中国要称霸的姿态和证明。

+3
+2

与会官员直面尖锐问题 “我不同意”高频出现

白皮书还以显著篇幅驳斥美国这样的“个别国家”就疫情对华追责索赔的言论,指中国在疫情初期已向国际社会发出清晰而明确的信息,但个别国家无视这些信息,耽误疫情应对和拯救生命,却反称被中国“延误”。

这场发布会由中国国新办副主任郭卫民主持,对于这一领域的相关争议性话题,参加新闻发布会的5位高级官员: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徐麟(正部级),中国科学技术部部长王志刚(正部级),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正部级),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副部级),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副部级),罕见地抛开中共官员对于争议性话题一贯的迂回方式,直接回答问题,“我不认同”和“我不同意”高频率出现。

比如:对于“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受到疫情的消极影响”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称“我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认为经过这场疫情,中国“朋友更‘铁’了,朋友圈更大了”。

对于中国境外媒体“中国政府延误一周才公布病毒的基因数据”的质疑,马晓伟回击:“我不同意这家外媒的这种说法,因为这种说法严重的违背事实。”马晓伟称,疫情初期对疾病存在着大量的未知,有一个认识不断深化过程。疫情发生后,中国8天确定病原体,16天研发成功检测试剂盒,“时间经纬非常清楚,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所作的工作,中国科学家所作的工作,能够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他说。

作为中国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此次新冠疫情中充满争议。(国新网)

此外,徐麟在回应“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不实信息来提升中国的形象并攻击西方”的说法时称,中国媒体关于抗疫的报道是实事求是、真实客观的,指责中国媒体进行所谓的“虚假宣传”是罔顾事实。徐麟说,中国媒体无意打所谓的“信息战”。但是,面对对中国的造谣诬蔑和攻击抹黑,中国媒体必须也必然会作出回应。

低调的民众记忆和几欲不被觉察的政党反省

不过,如果就此说中共乃至整个中国社会不知反省甚至很快忘记了疫情的教训,这也是一种错误的解读。尤其在5月25日美国因为明尼苏达州“弗洛伊德之死”发生暴乱且迅速蔓延全美之后,西方有媒体以“失忆之国”来嘲讽中国整个社会已经忘掉了新冠疫情。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中国历史中有战乱不断,也有太平盛世,有国土扩张,也有被外敌入侵。所以中国有事关国家情怀的“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谚语,也有涉及斗升小民的“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的俗语。

谚语也罢,俗语也好,都是中华民族对于战乱和和平的民族记忆。它或许可以作为某些人再次批评中国人民族性的一种借口,但是无法否认,这次新冠疫情当中,中国政府之所以能快速封城、并且让民众居家不出、遵守隔离指令,不仅是中国人骨子里的集体主义意识在起作用,也是17年前非典给中国人的记忆的映射。

如果记忆非要通过西方人认可的街头暴动来证明,那么,只能说,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西方仍然没有真正的了解中国以及中国人。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在中国人看来,恢复生产和反省一样重要。记忆不是抛开一切的喋喋不休。方方日记是一种记忆,湖北官场因为疫情而发生的人事变动是一种记忆,至今仍戴在中国人口鼻之上的口罩是一种记忆,全国各大中小学欣欢鼓舞又小心翼翼的开学是一种记忆,旅游景点仍在限流也是一种记忆。西方如果因为中国人的记忆方式不同于他们的预设,而强硬赋予中国人“集体失忆”的标签,显然是另一种形式的霸权和偏见。

在诸多令西方不快甚至中国国内年轻人都不喜欢的“自夸”字眼背后,中共真的只有遮掩没有自省么?不仅6月7日公布的白皮书中承认此次新冠疫情“暴露出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存在的不足。”中共高层更是多次对官员群体呼吁“吸取教训”。

习新冠疫情中,中共高层做了什么?请见以下图集:

+22
+21
+20

比如2月14日的深改组会议、以及5月的全国两会期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内部会议或者会见地方官员时,就曾经多次提及“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5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及“改革疾病预防控制体系”,2020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疾病预防控制体制,完善传染病直报和预警系统,坚持及时公开透明发布疫情信息”,以及为了“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习近平6月2日专门召开专家学者座谈会。这些无不是中共高层在反省和制度查漏补缺的证明。

不过,在西方看来,中共的反省姿态不够大张旗鼓。确实,因为不同于西方的选举制度,中共虽然也一直要求官员走“群众路线”,但是千百年来“父母官”心态的难以根除,导致中共官员在“取悦”民众方面确实不如西方政客们做得到位。至今依然被沿用的、带有革命口吻的党语言,近乎“关起门来”的反省方式无不是这种“不够讨喜”特征的表现。

只是,需要正视的是,作为一个在中国执政超过70年的政党,如果中共真的如西方所说的那般一直无视自己的缺点和弊端,缺乏不要的反省,那么,谁能解释中共如何能带领中国走道今天?虽然有诸多声音批评中共只是带领中国物质富裕而文化不够强,但即便是中共的反对者也需要承认,中共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它在中国的执政地位依然稳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