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争议不止 地方施政陷“两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山东时的一句“地摊经济是人间烟火”,让地摊经济成为舆论焦点。然而随着舆论讨论的加深,以及一些城市在发展地摊经济过程中暴露的问题,地摊经济是否适合所有城市发展值得思考。

+5
+4
+3

在经济衰退、失业率急遽上升背景下,地摊经济的确能保住底层失业群众的基本生活。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给全球经济造成的衰退已经不可逆,6月8日,世界银行在发布的2020年第6期《全球经济展望》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或将使全球经济陷入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衰退,预计全球经济在今年收缩5.2%。

全球经济受创下,中国也在劫难逃。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第一季度经济已经下降6.8%,虽然境内疫情缓和有助于第二季度经济有所起色,但全国两会上不设年底GDP增长数据的决定还是让外界难以乐观。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4月份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是6%,但根据民间分析,这个数据恐怕相对保守,6月9日中国海通证券发表报告指,中国政府城镇调查失业率6%的数字,或只是冰山一角。同时在2020年政府报告预期目标中,新增就业目标大幅下调,失业率目标明显上调,这也说明中共高层对中国就业形势已有共识。

在这种背景下,地摊经济成为中国疫情后期复工复产的一种有效补充,一方面大量的失业人群可以借助于地摊救济实现再就业,缓和中国紧张的就业形势。另一方面底层民众,特别是底层失业民众,可以借助于地摊经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从这个角度看,与其说地摊经济是经济手段,倒不如说它是社会民生政策。正如李克强在6月1日的讲话中表述的,“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

但不管对就业如何有效,多数城市至今没有找到有效管理地摊经济的方式也是事实,在地摊经济不可避免带来的城市综合治理困扰和特大型城市发展目标相悖时,地方政府应该怎么办,习惯了“一刀切”施政的地方政府该如何解决地摊经济带来的“好”与“坏”。

在6月7日央视评论文章《“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中,署名“秦川”的作者表示,“地摊经济”在一些地方热闹起来,这固然有其生存发展的价值,但并非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定位,也有不同的发展阶段,一旦脱离实际,一哄而起、盲目跟风,就会适得其反,“蚕食”来之不易的治理成果。

他还警告说,“地摊经济”如果一哄而起,各个城市多年积累的精细化管理成效就会功亏一篑,“简单的一哄而起,必然导致一哄而散”。

的确,地摊经济带来的城市交通堵塞、环境污染、占道经营、产品质量不一、城市安全受影响等系列问题曾是地摊经济被中国政府“封杀”的主要原因,在2005年中国大陆展开“文明城市”测评后,各地方的城管人员驱赶流动摊贩、清理占道经营,由此引发的执法过当案件也屡见不鲜。在如今城市发展刚刚取得一定成效时,又急调头重拾地摊经济,往往会让一些城市十几年市容市貌整顿的努力化为乌有,进而再次陷入过往无序的恶性循环中。6月2日大连一夜市因卫生“一片狼藉”、交通堵塞等问题被停业整顿就是一个例子。

+4
+3
+2

但引发这些问题的是地摊经济本身吗?表面上看是如此,但细究起来却并非这样。大陆媒体“财新网”6月8日发文称,“地摊经济不是城市的‘毒瘤’而是有温度的‘毛细血管’,不能用简单粗暴的手段来解决城市管理中的问题”。这句话不仅指出了地摊经济的“无辜”,也点出了地摊经济相关争议的症结所在:地方政府“一刀切”的治理恶习。

这种“懒政”思维在中国地方官场并不少见,一方面是地方鼓励地摊经济,认为地摊经济需要“遍地开花”,往往“一哄而上”造成了“一哄而乱”。如上文所述大连夜市引发的卫生、交通问题;云南广南县多夜市引发的私自划定摊点、乱涂乱画、违规占道经营等行为。

另一方面他们又容易走另一个极端,用老眼光看待地摊经济,认为地摊经济就是脏乱差。殊不知在许多国家,如泰国清迈的周末集市、美国百老汇跳蚤市场、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大巴扎”、巴黎中央市场等,地摊经济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并且成为让世界各国人趋之若鹜的著名打卡“地标”。

因此,地摊经济本身不是问题,地方政府的执政思维才是关键。在经济艰难时刻,对于民众来说,重要的是考虑如何生存下去,而地方政府,应该做的是更高水平的改善城市管理部门的管理水平和服务意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