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海外误读的赵立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三月那则推特(twitter)出来之前,恐怕没有太多人知道赵立坚是谁,一则推特让他在中美舆论场同时爆火,更成为西方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It might be US army who brought the epidemic to Wuhan. Be transparent! Make public your data! US owe us an explanation!”

美军可能带病毒至武汉,美国该透明、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这番话在美国媒体的反应并不难猜,不论是被视为比较民粹、民族主义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还是彭博社(Bloomberg)、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基本都以“中国阴谋论:美军带病毒”、“中方试图转移焦点”等为标题并定调。

中国舆论对此则有褒有贬,有不少自媒体认为别人泼脏水、你便泼回去,这并非中国外交应有的表现。但是传统媒体的调子则一致,自从疫情以来中国受到太多莫须有的罪名,是否还继续隐忍吞声?

而赵立坚,也持续着自己的“网红外交”风格,并未受到什么惩处。

赵立坚这样的“战狼式外交官”完全反应了此刻海外看待中国的面貌。有西方媒体写道,如赵立坚这样的外交官完全反映了习政权及中国当代样貌──中国已经不甘于“韬光养晦”,更敢于主动发起一波舆论战。

对比胡温时期,习近平政权强势、强调“党领导一切”,于是习近平上任后,海外对于习近平政权下的各种小变化充满着或是不解、或是不安的心态。为何赵立坚这样的“战狼外交官”屡次跃上媒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近日不时有“战狼风格”的表态。 (REUTERS)

习近平2013年时曾说,“西方国家媒体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的”、“西方总是攻击我们的体制...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生了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陷入困境,这不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吗?

2019年7月,“赵立坚”这个名字首次在中国网络上火起,那时他从中国驻巴基斯坦外交官、调任至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并与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Susan Rice)在社群网站上交锋。

那时新疆议题吵得正热烈,国际媒体指责中国在新疆上的举措,中国从媒体到民间声浪一致──西方在反恐议题上成就几何?以前对中东又是如何?

2019年新疆议题、香港反修例事件,中美(或是,中西方)舆论不断交锋。特别是西方对于香港的表态,刺痛了中国舆论“以前西方如何对待中国”之历史记忆,尽管人们对于中共“战狼式外交”亦有疑虑,但香港事件完全激起了中国民间的民族情绪。

于是,那时中国媒体与学者都有“中国外交是否还要韬光养晦”之评论。有中国学者很直白地对媒体表示,中国韬光养晦了几十年,确实避免了很多矛盾。“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确实得变了。”

西方媒体分析赵立坚,或是海外舆论分析时,总会说“因为中共强势,所以有赵立坚这样的人出现”,但长期观察中国舆论者就会知道,不论是习近平执政后开始对外展现强硬,还是如赵立坚这样的外交官出现,“中共个人因素”占比低,社会与民心变化占比更高。

中共政权是强势的,这无庸置疑,中美贸易战开打后中国一度有些“求和”(或投降)论,但都火速地消失。然而,在更多时候,比如华为事件,“中国政府是否太软”、“外交部太软”的声音会更多,且中共许多时候在其中是扮演“冷静”、“剎车”的角色──许多海外声音过于强调中共的“强势”,对这点并没有给予太多关注。

一个国家在成为大国、逐渐强盛之后,鹰派的出现是很正常的──不论是民间还是政治需要,中国外交部强势声音的出现不过是时代演变下的必然。

赵立坚的“冲”,不同于以往耿爽、王毅等发言人的风格,但这也不过是中国外交的一面。

当然,“赵立坚风格”须妥善使用,毕竟外交官展现的是国家形象,中共也须谨慎平衡。至于海外,不用太快给中共的“战狼外交”下定论──毕竟战狼不过是其中一面。就当前中美局势来看,中共外交非常审慎克制的另一面,亦非常必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