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蓬佩奥会否“走近”杨洁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与中共中央外事委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即将相会美国夏威夷的消息不胫而走。报道说,蓬佩奥预计当地时间6月16日由华盛顿启程到夏威夷,17日在当地希卡姆(Hickam)空军基地与中方代表团会面,议题可能包括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军备控制、贸易、香港、朝鲜,以及中美互相采取针对记者的行动。虽然当前中美双方均未正面回应此次会晤的相关消息,但是目前美媒、港媒乃至中国大陆媒体已经多有报道,且关于会晤的时间、地点等报道十分详细,让外界笃信该消息的真实性。

在过去的半年,中美不间断地争吵乃至更加激烈的冲突让外界更加确信,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时代已经开启。而就在这样的氛围下,突如其来的杨蓬会消息就像是一个信号弹,这是为急转直下的中美关系踩下刹车还是加速大国对抗的步伐?一切都只是猜想。无论如何,在此之前,即使是一天发推200条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此次也守口如瓶,以及中美双方的谨慎表态都暗示了此次会谈的不简单。

“特殊”的杨洁篪 中方释放不一样的信号

自1月中美达成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以来双方尚未有高级别的面对面会谈,而在此期间,中美之间除了唇枪舌剑之外,都各自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因此,如有会面,该次会面的象征性意义应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而从媒体报道来看,传递这一信号的中方人员是杨洁篪。

其实,为什么是杨洁篪的疑问并不难回答。中国外交系统在中央层面具体可分为决策机构,协调议事机构和执行机构。在中国“党领导”、“中央集权”的政治架构下,外交系统同其他领域一样,决策权都在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是中国一切重大方针政策的制定者,当然也就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决策机构。现年68岁的杨洁篪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出人意料地跻身25人组成的中共权力顶峰中央政治局。这就意味着,杨洁篪将成为继已故“外交教父”钱其琛之后,首位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外交官员。

不仅如此,在中共外交最高决策机构——中央常委会之下,特设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习近平为该委员会主任,杨洁篪为排在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之后的委员,同时还是该委员会秘书长。此外,该委员会下设办事机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杨洁篪为办公室主任。

中国外交架构决定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也即中共中央外事委主任的习近平是最高决策者的定位。习(近平)王(岐山)之下,就是外事委办公室主任的杨洁篪,可以说,杨洁篪是今天中国外交的三号人物。不过,从3月27日习近平与特朗普在G20峰会后有过一次通话外,近3个月的时间内两国领导人已经久未通话。因此,此番杨洁篪会晤蓬佩奥是其身份使然,此为其一。

其二,杨洁篪的外交经历与风格决定他是对美外交的重要人物。杨洁篪是中国外交系统中重要的知美派,从1983年到1995年,杨洁篪在中国驻美国使馆由普通秘书一步步升迁为中国驻美国公使。2000年到2004年期间,杨洁篪又担任了五年的驻美国大使。彼时其是中美建交22年来,中国派出的最年轻大使,比其前任李肇星年轻了10岁。他在中美关系历史上的出色表现,甚至被美国前总统老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取绰号为“老虎杨”(Tiger Yang),外界评价中国外交官与美国总统私交甚好。2018年2月当特朗普准备对中国展开“贸易战”的时候,正是杨洁篪前往美国进行各方游说,紧急灭火。可以说,杨洁篪有着长期与美国打交道的经验。在中美关系一直是中国外交核心的现状下,尤其是当中美关系在台面上表现出剑拔弩张之时,杨洁篪所擅长的外交方式将是谨慎处理中美僵局的重要平衡力量。

其三,杨洁篪是蓬佩奥的“老对手”。尽管杨洁篪在2018年中国两会之后卸任国务委员,不在中国政府框架内担任职务。但与此同时,其便转向中共中央外事系统任职,担任着习王外事战略框架中下上通下达的环节和主要执行者。2018年6月、10月蓬佩奥两度访京,杨洁篪与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同时现身与蓬佩奥的会晤。2019年8月在中美贸易谈判几轮过后陷入僵持之时,杨洁篪纽约会晤蓬佩奥,中美双方团队同日通话。而在局势更加僵持的2020年,杨洁篪与蓬佩奥3次通话,其中最近一次是在习特最近一次通话后的4月15日。

虽然在此之后中国官媒锁定蓬佩奥,对其进行了连续多日的炮轰,甚至是人格上的批评,称其为“人类公敌”。但在外交层面,显然,杨洁篪所领衔的对美沟通仍然保持了正常的对话。

外界期待“杨蓬会”这场及时雨

此次中美高级外交官的会晤并非空穴来风,早在6月12日已经有美媒披露了此事,只是当时并未指向哪位中方人员。或许在外界看来,无论是谁,当下中美之间迫切需要一场会谈了。

如果还记得1个月之前特朗普曾发表的一段震惊四座的讲话或许可以理解今天为何会有杨蓬会的消息。5月13日,特朗普在接受带有右派色彩的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可以切断所有(中美)关系。” 即使当时美国新冠确诊病例已近150万,死亡人数达8万之多,一个月之内失业人口高达2,000多万,失业率飙涨至14.7%,这仍旧没有阻挡住特朗普对华强硬。不过这是发生在美国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以及特朗普的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的选情高涨之前。当弗洛伊德之死点燃美国反种族主义示威浪潮,这一左翼浪潮无疑正在给曾自认“我就是民族主义者”的特朗普带来不小的困扰乃至选情倒戈。因此,尽最大努力解决被轰下美国总统宝座的危机是特朗普当前最重要、最急迫的任务。而中国的农业订单显然能够略尽绵薄之力。

再看中国,当下虽然面临较具优势性的抗疫形势,但是地方疫情的反复以及严格的防疫政策对经济秩序的恢复造成不小的打击。例如受疫情严重的餐饮娱乐业早先发起自救行动,但成效甚微。6月11日中国知名影视集团博纳电影集团副总裁因疫情压力不堪重负跳楼。这只是众多行业的一个缩影。在整个社会都面临疫情恢复期的经济困境之时,围绕在中南海案头最重要的已不再是经济增长。2020年两会中国政府没有提出经济增长目标,但面临更大的就业民生压力。此前,中南海曾试图通过解绑“摆地摊”的政策以保就业,预防大规模失业潮的发生以及更加严重的次生效应。但该项政策在地方遭到抵制以及更广泛的争议。

就在这艰难的时局之下,中共仍旧宣称将如期实现脱贫目标及全面小康社会的建成,这一切都要赶在2020年内完成。

显然,中美之间的对抗不仅让两个大国自身自顾不暇,也并没有让相关国家“渔翁得利”。素与美国保持步调一致的欧盟此前表态不会追随美国的步伐,欧盟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应制定符合欧盟利益的政策。6月6日,在华人圈享有盛誉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投书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即使中美无视其他政治力量的声音,但是新冠疫情、美国的弗洛伊德事件等等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证明,当下中美似乎并不能如想象中那样真的能实现所谓的“脱钩”。 而此次的杨蓬会消息似乎更是在证实这一点。

杨蓬会谈什么?

外界有消息称,此次杨蓬会是中方有意促成,无论是否属实,可以预见的是不仅中方有话要说,美方也如此。尽管中国外交部称中美外交保持着沟通,但正如上文所言,习特久未通话,杨洁篪与蓬佩奥的上次通话还是2个月前,而在此期间,中美之间口水战不断,且都经历了不少的“家事”。

由此来看,中美可谈的东西很多。如外界所猜测,全球前两大经济体在各种问题上的紧张关系、因疫情产生的口水争执、香港问题引发的紧张局势,甚至于当前再次出现变动的朝鲜半岛局势等等。

当中美在这些问题上互放狠话,做出强硬姿态过后,也确实是需要有个冷静的沟通了。而从舆论的反应看来,中美也是确实需要一场会谈了。上述所说的各种议题也好,最为紧要的是当前僵持的两国关系确实深刻影响着当前局势的变动。在各方纷纷感叹中美回不去的时候,那么下一个阶段中美将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相处?或许这才是此次杨蓬会互相试探的真话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