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北京疫情大爆发 中国政治叙事中的“首都无小事”

撰写:
撰写:

北京是首都,首都无小事,事事连政治。这句话是北京官场的明规则,只有深刻理解这句话,才能理解当下中国高层,北京政府以及蔡奇对于北京疫情的担忧与重视。

北京——中国首都,正在陷入新冠肺炎疫情二次爆发的危机。6月11日,北京在连续57天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后,再次出现本地病例,6月11日至6月17日24时,一周之内,北京累计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58例,与此同时,全市开展核算大排查。至此,北京成为新一轮中国新冠疫情的“暴风眼”。

作为中国首都、政治中心,北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和重要机关都在此城市办公。北京能否控制住这一轮新冠疫情爆发,也就成为衡量中国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标。作为北京市“一把手”的市委书记蔡奇,也再度站到了镁光灯下。

北京疫情“突然”爆发

北京市卫健委周四公告,6月17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新增本地确诊病例21例、疑似病例3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目前尚在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5例。6月11日,北京在连续57天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后,再次出现本地病例,疫情与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高度关联。6月11日至6月17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58例。

时隔10日,北京又将疫情应急响应等级调回二级。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6月16日通报,即时起,北京市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中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禁止出京,所辖小区村进行全封闭管控。同时北京前往各地航班大面积取消,全国已有多个省份发布对来自北京的人员进行隔离的政策。同时,从6月17日起,北京市中小学各年级一律停止到校上课。初高三年级也同步恢复居家线上教学;北京各类型幼儿园均不再开园;另据北京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消息,北京市高校学生停止返校。

一句话总结,北京已经进入“战时状态”,进入临时性的“封城状态”。

疫情下的“首都无小事”

不过,北京的疫情爆发显然超过了很多中国人的想象。因为自新冠疫情爆发一刻,除武汉外,北京的疫情防控一直在中共高层的关注视野中。

例如,在2020年的多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以及疫情防控的高级别会议中,武汉和北京是唯二的两个被中南海高层强调要保证安全的城市。武汉作为疫情早期爆发地,中国政府宣扬“打赢武汉保卫战”无可厚非,而北京被如此强调的原因,就是因为其作为中国首都的政治地位。

北京是中国首都,首都无小事,事事连政治。这句话是北京官场的明规则,只有深刻理解这句话,才能理解当下中国高层,北京政府以及蔡奇对于北京疫情的担忧与重视。更何况在当下,能否妥当处理新冠疫情已经成为衡量当下中国官员的重要指标。

北京的新冠肺炎疫情反扑无疑是一场危机,对于一个地方的执政者而言,能否处理好危机,往往成为他们能否得民心,以及仕途更进一步的关键。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03年,时任北京市长王岐山应对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的旧事。

当时SARS疫情席卷北京,全中国陷入了极度恐慌。因应对无方,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被免职,王岐山又被中共高层紧急任命为北京代理市长。初掌北京,王岐山除了在传播层面和民众及时沟通,还表示“防非必须大题小作”,从人流和病源着手,以断然措施封锁村庄、社区,有效阻止了SARS病毒的扩散。很快地,SARS疫情得到控制,王岐山就任65天后,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解除北京的旅游警示,将北京从SARS疫区名单中排除。在防疫大战的关键时刻,王岐山将他的果敢个性展现得淋漓尽致。是役,也为王岐山赢得了中共“救火队长”的美誉,也成为他日后“入阁”的重要政绩。

争议中的蔡奇再度走到镁光灯下

1955年的蔡奇是在2017年开始担任北京市委书记,在中国政坛,蔡奇身上的争议可能是最多的一位。首先,蔡奇是一个“标签”十分鲜明的官员,曾长期在浙江政坛从政。自1983年进入福建省委办公厅任职,在福建工作近20年。1999年,蔡奇调任浙江衢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而后在浙江政坛一路往上,先后担任台州市、杭州市的主政官员。在这段时间内,习近平也曾经在福建省工作。而后,蔡奇与当时的龙岩市市长也即现任中宣部部长黄坤明一起被调往浙江省任职,2010年,蔡奇跻身浙江省委常委,同时担任组织部部长、省委党校校长等职。

蔡奇的仕途在中共十八大之后呈“火箭上升”态势。2014年3月,蔡奇奉调入京,出任新成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当时距他出任浙江常务副省长仅4个月。2015年蔡奇升任国安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晋升正部级官员。2016年10月,蔡奇仕途再变,接替王安顺担任北京市政府主官。如今再上一层,升任北京市委书记。正是因为这种多次、长时间的官场上下级关系,蔡奇被认为受到中共核心的高度信任,也符合中国首都的政治需要。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蔡奇是改革开放以后极少数从中央委员会之外直接进入政治局的干部。

但是在担任北京市委书记后,蔡奇一度陷入巨大争议,2017年底发生的北京政府清理“低端人口”事件。因为在2017年年末,北京大兴地区,发生导致多人死亡的火灾。为了消除隐患,北京政府开展了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一时之间整个北京城群租房、地下室等违建建筑遭到清查拆除,在京从事低端产业务工人员流离街头从而”逃离“北京,舆论将其称为“清理低端人口”。这个运动在海内外引发广泛争议,让北京市政府饱受批评。

在此之后,“清理低端人口”运动暂时停止,但是如何保证北京这座“超大型城市”,能够在外来人口不断涌入的现状下,增强社会治理,保证“住有所居”,中国社会曾引发对此公共政策的讨论。

可以说,“京官难当”这句话,在蔡奇身上有着鲜明的体现。这背后也是“首都无小事”这种高度政治性要求之下,北京官员如何作为的问题,其中掺杂着政治、社会治理、官员能力等一系列因素,并主导着北京官员的行为模式。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目前仅有百例新冠肺炎患者情况下,北京市就迅速启动了十分严格的管制措施。一切都是为了保障这个有着2,300万人的特大城市、中国首都不会重蹈SARS的覆辙。因此,北京能否有效应对这一轮疫情传播?目前无论是中国国内,还是世卫组织,都普遍抱有信心。

至于蔡奇能否成为第二个王岐山?这也取决于此次北京能否安然度过疫情二次爆发。虽然蔡奇在外交,经济等领域与王岐山完全不同,但是在应对疫情危机上,王、蔡二人并无分别。若此刻北京政府处理妥当,显然将成为蔡奇的加分项,现年65岁的他是有极大可能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更进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