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的怒与火】从支持黑人示威到反白左 中国舆论场为何起变化

撰写:
撰写:

【导语】疫情之后,弗洛依德事件成了思潮的新擂台,既在欧美唤起久违的示威场面,也令无数阵营相互撕裂、结合,往复之间,既有白左与保守的碰撞,也充塞政治正确的再扣问。如今,针对历史的检讨之风悄然刮起,伟人雕像一一倒下,各国的本土视角也互有激荡。

随着事件演变日趋激烈,经济、政治、阶级、种族话语逐一上场,有关人类苦难的解答,向来没有标准答案。弗洛伊德之死,未必成为某个时代的起点与终点,却必然是段值得铭记的历史。多维新闻特以“白左的怒与火”为主题,通过系列稿件加以探讨。本文为第五篇,探讨中国人对美国示威和“白左”的态度转变。

第一篇:【白左的怒与火】僵化的左右斗争:美国示威的压迫与反扑

第二篇:【白左的怒与火】特朗普对立面成“正确”:政治极化与进步价值

因为5月25日一名非裔美国人被警察8分钟跪杀,美国爆发大规模示威骚乱,至今仍未平息。一开始看到美国也出现众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所说的“美丽的风景线”,很多中国人对美国示威表示支持,其中难免包含着对美国支持香港骚乱的回击与敌视。当然出于人类普遍存在的同情心,很多中国人支持美国示威者,也是为了表达对美国警察粗暴执法的反感。

不过随着美国示威骚乱的进一步演变,一些在美华人被骚乱冲击的消息披露出来,加上中国自身存在的黑人和少数民族特权问题被重新提起,中国人对美国黑人示威者的态度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或者说对美国骚乱的感受变得复杂化。一些批评“黑命贵”,反对美国“白左”的声音逐渐传播开来,中国民间舆论分化出了支持美国示威者与反对“白左”的两种价值取向。

2020年6月1日,星期一,在新西兰奥克兰中部,示威者在游行中做手势,抗议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美联社)

支持黑人示威与支持反美

一名非裔美国人仅仅因为使用了一张20美元的假币,就被白人警察用膝盖锁喉8分多钟窒息而死,这样的事发生在任何国家都会引起民众的不满和骚动。因为警察执法太粗暴,明显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十分不公。为被白人警察杀死的黑人讨回公道,应该是所有有同情心的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中国人自然也不会例外,因此美国示威一开始,中国传统媒体和自媒体都表达了对黑人的同情和支持。

反对种族歧视,反对警察粗暴执法是政治正确,是符合人性的选择。不过必须承认在中美两国激烈博弈的今天,中国人最初支持美国黑人示威,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政治因素。众所周知,去年香港因“修例”问题爆发严重社会骚乱,给广大中国人带来深刻的心理冲击。其中让中国人严重不满的是,美国介入香港问题,支持香港非理性示威者,特别是众议长佩洛西用“美丽的风景线”来形容香港骚乱——种下了今天中国人反击美国的种子。

所以,在今天美国爆发大规模骚乱时,很多中国人将佩洛西的“美丽风景线”还给了美国,其中自然有嘲讽的意味。去年美国是怎样支持香港骚乱的,今年中国民众就会怎样支持美国黑人示威,更何况这是符合人性的正确选择。因此,中国媒体、舆论场纷纷发文、发声谴责美国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为非裔美国人争取公平合理的待遇提供支持。

如果问中国民众广泛支持美国大规模的示威,是诉求种族平等多一些,还是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反美情绪?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因为每个人的价值取向都有不同,甚至相反,他们支持美国示威的目的自然也各有不同。不过总体上看,因为中国文化的内敛性,中国民众普遍不太关注他国的社会发展状况,所以对美国示威的支持应该主要还是反美情绪的表达,同时内含追求平等的朴素愿望。

在香港示威中,随处都能见到示威者手举美国国旗。(美联社)

“黑命贵”不如同胞情

正是因为多数中国人支持美国示威是为了表达反美情绪,所以当美国骚乱冲击在美华人利益的新闻出来后,中国的舆论风向自然也会随之反转。6月9日新闻报道,纽约出现众多店铺被砸、被抢案件,其中一家华人经营的金店不仅遭到暴力洗劫,店主一家人还被打成重伤住院,女店主的腿甚至被暴徒打断。华人成为黑人示威骚乱的受害者,中国人为自己的同胞打抱不平,舆论场特别是民间自媒体开始出现反对美国“白左”并批评“黑命贵”的声音。

其实,批评美国的“白左”和黑人在中国并不是新现象。自2016年反对“白左”的非典型人物特朗普(Donald Trump)参加美国大选并赢得胜利以来,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就出现了讨论“白左”的信息和文章,其中不少网友对“白左”提出了批评。为什么要批评“白左”呢?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要先明白何谓“白左”?概括而言,所谓“白左”就是常常站在人类道德的制高点,喜欢为少数族裔、底层人群、边缘人群说话,并积极争取维护他们权益的白人左派人士。

维护少数族裔、底层人群、边缘人群的权益是正义之举,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白左”呢?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样侵害了其他人群的权益。“白左”常常不顾现实社会的差异,要求给少数族裔、底层人群、边缘人群特殊照顾,这就让不被特殊照顾的人群产生了“不公平”的被剥夺感。例如教育问题,“白左”要求高校特殊照顾非裔美国人,让他们在低分的情况下也能被好大学录取。这就严重侵害了擅长学习的亚裔(华人)的权益,减少了华人上好大学的可能,对华人不公平,自然引起很多在美华人的不满。这也是很多美国华人,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原因。

在美华人的声音传回中国,中国人也开始关注、批评“白左”。再加上,美国不时发生黑人欺辱、抢劫华人的新闻,甚至2016年有黑人歌手专门创作歌曲教导大家抢劫华人,有些中国人了解到这些信息,自然对美国黑人不太有好感。回顾历史,再看今天的现实,一些具有保守价值观的中国人,根据新闻的变化抨击“黑命贵”和“白左”,为自己的华人同胞发声,争取权益,也就很正常了。

因为示威骚乱,纽约华人当铺遭洗劫。(微博@豪放的石滔)

中国国内的特权问题

从中国国内的因素看,很多中国人表达对“白左”和黑人的不满,也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因为在中国内部也有与“白左”价值观类似的所谓自由派左翼人士。这些左翼自由派向来站在弱势群体一边,以他们向往的正义、道德的高度去评论各种社会问题,极端主张女权、照顾弱势、保护动物和敌视传统伦理等,并对男权、强权、孝道伦理、大汉族主义等严厉批判。不过,他们的观点常常引起网友的众怒,于是在西方流行的“白左”“圣母”等标签也贴到了中国左翼自由派头上。不同价值观的网友吵架,自由派被批“白左”“圣母”也是常事。总之,在中国“白左”是一个贬义词,并不受大众的欢迎。

同时,与美国类似,在中国也存在着各种对特定人群的“特殊照顾”,而大多数中国人无法享有这种特权,这让没有被“特殊照顾”的不少人感到不公平和不满。其中最让人们吐槽的两种特权现象是,中国的少数民族和在华外国人被特别优待。

第三篇:【白左的怒与火】学术“自由”在美国:政治正确中消失的保守派

第四篇:【白左的怒与火】推倒雕像及其后:示威者战胜了什么

少数民族与汉民族相比,因为存在语言、文化、人数等方面的劣势,中国政府为了达到相对的公平,几十年来确实给少数民族不少优惠政策。如少数民族可以比汉民族多生孩子,少数民族参加高考、公务员考试等有加分和定向招录等优待。另外为了所谓的民族和谐,在汉民族与少数民族发生矛盾时,政府机关一般偏袒少数民族,尽量减轻、减少对他们的处罚。如此等等,让不少经历过类似事件的汉民族对“特殊照顾”没有好感。

而外国人在中国的特权,更让无数中国人愤恨。去年引发众怒的山东大学留学生学伴项目,虽然其中多有误解,但也表明了中国人对外国人在华特权的普遍不满。洋人在中国有特权,被特别优待,有中国近代积贫积弱的历史原因,也有中国人热情好客要面子的文化因素。这种特权已经存在几十年,只是近几年随着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人们对外国人特权的容忍度越来越低,对特权的批评也越来越激烈。

特别是现在在华外国人越来越多,由此产生的矛盾也开始显现。例如中国广州每年进出的黑人有几十万人,长期在广州居住生活的也有一万多人,广州有些地区甚至形成了黑人聚集区。由此带来的问题是,近些年少数黑人在中国的贩毒、抢劫、诈骗等犯罪情况屡有发生,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中国人对黑人的反感。

在中国国内,大家讨厌“白左”,不想被不公平的特权打压,黑人带来的犯罪问题又恶化了其自身的形象,再加上美国华人被黑人抢劫、暴力攻击等,所有这些国内外的因素综合在一起,不得不让中国人反思对黑人示威骚乱的支持。因此,某些态度鲜明的中国民众表达了不一样的声音,从维护自身和同胞的利益出发,开始对“白左”和“黑命贵”发出批评的呐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